【買起香港】電影(1):合拍「吸金」港產「自由」 香港導演如何拿捏?|852郵報

2017-8-12 19:48

中國為保障本地電影界的利益,一直設有進口片配額,而外國廠商只可以獲得票房25%作回報。正常情況下,每年只有34套荷里活大片可以獲得簽證,但《衛報》於去年尾報道,2016年共有38部荷里活電影獲批進入中國市場。然而,中港合拍片一直非常接近這個數目。

為何香港電影不受限,其實要由2002年開始說起。當年中國落實「電影市場化體制改革」,並於翌年和香港簽訂《 內地與香港關於建立更緊密經貿關係的安排》 (CEPA)。CEPA當中訂明,香港拍攝的華語電影經過當局審查後,可以由中國電影集團公司統一進口,不再受配額限制,除此之外,合拍片在中國更可以被視作國產電影。要成為合拍片,中國主要演員的比例不可少於主要演員的三分一,而且故事情節或主要人物亦應和中國有關。

港產片和合拍片最大的分別,應該是在於分賬比例。現時但港產片等「引進片」只可以獲得25%回報,但合拍片的回報可以大幅上升至四成左右。因此,外國電影如要打入中國市場,一是犧牲高達三至四成利潤,否則就要以合拍片的方式製作,配合中國市場。2010年的香港電影《志明與春嬌》,演員和故事背景均建基於香港,不過2012年拍攝續集《春嬌與志明》時,需要將背景更改為北京,就是因為合拍片的限制。

《志明與春嬌》預告片截圖

此外,中國當局的審查方面亦是一個問題。計入國產片的合拍片,可以在拍攝完成後加上配音,直接送往審查,不過港產片則需要完成所有後期製作,才可以送往審查。如港產片最後需要刪剪,則比合拍片更費時失事。

港產片打入中國市場前,其實亦需要大量投資。香港政府曾經在去年財政預算案中撥出2,000萬,經「電影發展基金」支持港產粵語片打入中國市場,每套電影可獲50萬資助。不過本港電影導演鄭保瑞指出,要宣傳及發行一套電影,最少需要幾百萬,大片更可達千萬甚至上億。因此政府的措施可謂「意義大於一切」。香港演藝學院電視電影學院院長舒琪甚至於Facebook直斥:「叫佢慳番啦!二千萬!真係當香港電影人係乞兒!」

中國電影市場

中國人口眾多,雖然農村地區及窮鄉僻壤未必可以負擔得起,但對城市地區而言,電影仍然是個龐大的商機。根據香港貿發局資料,2016年中國電影票房收入首次超越北美,達445億元人民幣。

根據香港電影發展局資料,在成功打入中國市場的香港電影中,在2012至16年間,每年於中國收得最高票房的10套香港電影全為合拍片。港產片方面,只有2014年上畫的《魔警》成功打入第11位。由此可見,港產片即使成功在中國播放,但仍然不及合拍片「吸金」。合拍片在中國的收益越來越多,以每年中國票房最高的合拍片計算,由2014年開始,最「收得」的合拍片票房收入直線上升,收入實在無可挑剔。

合拍片問題

合拍片在中國容易賺錢,即使質量備受質疑,仍然有一定票房。不過這亦不代表合拍片一定有質素或備受兩地觀眾喜愛。2016年王晶拍攝的《賭城風雲III》,在中國共收約11億元票房,香港亦收約2千5百萬票房,但卻連奪取中國第八屆金掃帚獎最令人失望電影、導演、集體演出,及獲最令人失望編劇與最令人失望女演員提名。至於香港蘋果日報金話梅電影獎方面,《賭城風雲III》同奪最爛電影導演,另取得最爛場面獎項。

《賭城風雲III》預告片截圖

2012年上映的《河東獅吼2》雖有張栢芝坐鎮,但在港僅收15萬票房,中國票房同樣無法破億,僅收7千5百萬。此片獲金話梅獎最爛導演、電影、場面、女演員及合拍片獎項,更榮登鳳凰娛樂「香港內地十年合拍爛片評選」中頭位。

《河東獅吼2》預告片截圖

合拍片對收入雖然有一定保障,但同時亦帶來其他問題。隨著中港矛盾日益明顯,香港人對偏中國口味的合拍片越來越缺乏興趣,而中國觀眾亦以「不接地氣」一詞,形容不符當地文化和口味的電影。因此合拍片,經常要面對兩面不討好的情況。

《打擂台》導演郭子健曾於2014年撰文,點出香港電影業界面對的矛盾。他指香港人過往愛拍的動作、槍戰、警匪片已因「不接地氣」,不受中國觀眾歡迎,但與此同時香港人又開始排斥有中國元素的電影,如果導演想拍無法於中國上映的本土港產片,則難以找到投資者。

不過《志明與春嬌》導演彭浩翔對「地氣」有另一番看法。他接受英國廣播公司專訪時表示,自己認為兩岸三地觀眾的差異,其實沒有大家想像中那麼大,只不過部份電影在某一個市場失敗後,業界會將原因歸納為「水土不服」,但很多時候這未必是原因。他認為,有很多投資者和製片人,都會要求導演「接地氣」,但他們自己製作的中國電影,同樣無法「接到內地年青人嘅地氣」。他因此認為「接地氣」和地域,其實是無關的。他認為最重要的是,不要僅僅因為合拍片會賺得比較多,因此直接固定自己的思考模式,不考慮任何無法通過審查的事物。

「拍一啲純港片或者拍一啲合拍片,你兩樣嘢都做,咁就係最好嘅。」

《春嬌與志明》預告片截圖

不過舒琪卻曾於Facebook撰文揭露合拍片的黑暗一面。他引述一名資深製片人指,中國出資者和電影人接洽時,經常會透過一些「broker」作中間人。當電影人向「broker」開價時,他們就會將數目乘大一成至五成不等,將多出來的數目作回佣。而出資者投資電影的原因,亦不是為了製作電影,亦是「另有所圖」。

成功的合拍片

當然,合拍片當中亦有成功之作,甚至有香港著名導演的作品。2013年上映的《一代宗師》,正是香港大導演王家衛頭一部中港合拍片。該片奪第33屆香港電影金像奬中12個獎項,當中包括最佳電影、導演、編劇、女主角等獎項,並曾獲奧斯卡最佳攝影及服裝設計提名。《一代宗師》以詠春高手葉問的故事為主線,背景分別設於廣東佛山及香港。此外,曾因此片獲金像獎的女主角章子怡,同樣為中國演員,因此符合中國對合拍片的要求。

《一代宗師》預告片截圖

不過值得一提的是,比起其他合拍片和港產片,當年此電影於中國的票房僅排第6,於香港亦只排第5。反而當年周星馳主理,一獎不獲的《西遊·降魔篇》在中國獲得最高票房,比第2位《狄仁傑之神龍王》的票房高逾倍。不過《西遊》在港僅排票房第3,可見兩地觀眾確實會作不同的選擇。

除此之外,著名香港導演徐克和陳可辛均有製作合拍片。徐克2014年執導作品《智取威虎山》,曾奪得多個金像獎殊榮和其他獎項,而陳可辛2007年作品《投名狀》同樣奪得多個金像獎。

《投名狀》預告片截圖

有多年製作合拍片經驗的陳可辛曾指,中國審查制度並非白紙黑字,而會隨著社會和政治因素而改變。他認為審查並不是自己的敵人,因為電影局依賴自身經驗來審查電影,如果上映後有人投訴,審查機關亦要負相應責任,所以應該將電影局當成戰友和合作夥伴處理。

港產不再?

合拍片的增加,到底是讓港產片不再香港,還是為香港電影業界帶來機遇?杜琪峰於2012年出席「港產片的歿落與重生」座談會時,認為電影要同時顧及中國融資、審查和觀眾口味,以及保留香港本地文化,其實非常困難。因此他在拍攝電影前,會先作好定位,以達到不同的任務。「我有些電影是刻意迎合市場拍攝,它們的任務就是賣座賺錢,拍幾部這類電影,儲到足夠彈藥,我又可以拍自己喜歡的題材,到時就不必考慮內地審查,想拍甚麼就拍什麼。」

對於香港電影界人才流失的問題,杜琪峰指,「香港電影不會死,因為香港仍然有自由,有自由就可以拍地方到其他地方沒有的東西。」

在合拍片成為香港主流的時代,也許這就是港產片的生存方法。買起香港系列明日將會探討香港明星如何擁護大中華市場,甚至因此被港人嘲諷。

http://www.post852.com/225421/%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9%9b%bb%e5%bd%b1%ef%bc%881%ef%bc%89%ef%bc%9a%e5%90%88%e6%8b%8d%e3%80%8c%e5%90%b8%e9%87%91%e3%80%8d%e6%b8%af%e7%94%a2%e3%80%8c%e8%87%aa%e7%94%b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