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家指中國可能在WTO反擊美國貿易戰

美國川普政府最近在美中貿易和投資問題上態度強硬,在一系列問題上可能對中國產品採取單方面行動。外界擔心,美中兩國可能掀起一輪“貿易戰”。貿易問題專家預計,如果美國對中國出口產品採取懲罰性措施很可能違反美國在世界貿易組織(WTO)義務,中國可以在世貿組織對美國發起訴訟。

川普要用“301大棒”打擊中國知識侵權?

美中貿易最新一波摩擦可能發生在智慧財產權領域。川普政府正在考慮由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USTR)根據《1974年貿易法》第301條對中國對待外國知識產權的做法進行調查。

“301條款”賦予美國總統寬泛的權力、使到行政部門有權對被調查所認定的不公平、不正當的貿易行為採取多種應對措施,包括提高關稅、對進口美國的外國服務和產品施加額外限制、停止侵權國在美國享有的貿易優惠政策等。

在世界貿易組織1995年成立之前,美國有使用301條款成功解決貿易糾紛的先例。上世紀80年代和90年代,美國使用301條款解決了不少與日本和南韓的貿易爭端。1989年,美國貿易代表辦公室憑該條款認定日本在電腦和衛星等方面封閉市場,最終迫使日本政府開放了這些領域。

中國自90年代初就成為301條款的關注國家之一。美國目前主要關注的智慧財產權問題,是在華企業面臨的技術轉移強制要求。中國要求在華投資的外企必須與中國公司合資或建立夥伴關係,並與中國分享技術。

英國《金融時報》8月7日發表社評,認為美國政府把關注點放在中國對外企的技術轉移強制要求是“迫切需要的“。社評說,從發電到高速鐵路、從電腦晶片到電動汽車等行業,中國迫使歐美和其他外國企業在中國成立合資企業或與當地合作夥伴分享科研成果,轉讓技術已經成為進入中國市場的“潛規則”甚至是“明規則”。

美國智庫布魯金斯學會中國經濟資深研究員杜大偉(David Dollar) 認為,中國的外企投資的要求大部分沒有違反其“入世”承諾。克林頓和小布希政府與中國進行入世談判時給中國留下了寬泛的餘地。

杜大偉對美國之音說:“美國政府在考慮發起301調查,是為了讓自己有更多的施力空間。當然,中國的很多所作所為其實都符合中國在世界貿易組織的承諾。”

杜大偉認為,西方國家希望中國“入世”後經過經濟發展,會放鬆對技術轉讓的堅持,公平對待那些跨國企業——但事實卻截然相反。

杜大偉說:“中國對自己的產業政策做法非常執著。想要讓中國改變不是容易的事。”

川普政府對美中經濟對話失去耐性

很顯然,川普政府這次沒有走世貿程式的意願,而是更願意採取單方面行動。中國認為,美國301條款緊盯中國不放,反映的是美國對WTO爭端解決機制的不信任。

美國政府此次釋放出動用301條款信號的時機似乎也反映了美國對中國的貿易做法失去了耐性。7月下旬,川普就任總統後首次舉行的美中全面經濟對話不歡而散,雙方沒有發表任何共同聲明。

前美國貿易副代表溫蒂科特勒(Wendy Cutler)對美國之音說:“鑒於美中全面經濟對話出現的僵局,美國可能需要考慮重審自己的戰略,單靠對話恐怕不夠,更合適的方式可能是使用美國的貿易法律。”

不過,布魯金斯學會的杜大偉認為,301調查不會產生太大效果。他說:“我想這項301調查只能記錄我們已經知道的東西,也就是中國使用市場准入手段迫使外國公司轉讓技術、以及其他侵犯智慧財產權的行為。”

301調查後,中國如何反制美國

分析人士說,如果美國對中國採取單邊懲罰性措施,中國反而可以在世貿組織對美國提起申訴,進行反向報復,因為中國設置的投資要求並沒有違背其世貿承諾。

杜大偉表示,需要關注的是301調查之後美國政府如何採取行動。外界認為,美國最可能的反制措施是對中國產品徵收懲罰性關稅。

杜大偉說:“這隨後的問題就是,你要怎麼做。301調查能給美國總統對中國產品徵收繁重關稅的權力,但中國完全可以在WTO對美國發起訴訟,因為這一(徵收關稅的)做法可能不符合WTO規定。”

此外,中國也有可能以牙還牙,對美國產品提高關稅。

前貿易代表科特勒說:“我猜測美國會對一定價值的來自中國的進口商品提高關稅,中國可能會針對那些能夠影響美國、具有相同價值的產品進行反制,可能是農產品、飛機或別的美國出口產品。”

調查近期可能難以進行

正是出自受到中國報復的擔心,相關美國行業組織已在紛紛遊說政府,試圖阻止美國對中國發起301調查。

遊說組織美國大豆出口協會的主席吉姆米勒8月4日對向美國媒體表示,該協會已經與美國農業部長和美國貿易代表會面,討論美國可能對中國發動的制裁將如何影響美國農業。

中國2016年進口了214億美元的美國農產品,大豆佔農產品進口總量的三分之二。

另外,川普政府將北韓核問題與美中貿易掛鉤的做法讓目前的涉華貿易調查前景更加難以捉摸。

多家美國媒體星期二引述白宮官員的話說,針對中國智慧財產權問題的301調查已經延遲。這名官員說:“我們仍在朝著這一方向前進。一些工作被推遲了,但沒有取消。”

分析普遍認為,這一推遲計畫與中國上星期六(8月5日)支持聯合國安理會限制北韓煤炭、鐵、鉛礦石和產品和海鮮出口的決議有關。

與此同時,川普政府另一項針對中國鋼鐵和鋁產品的調查也遲遲不見結果。川普4月20日指令美國商務部根據《貿易拓展法案》有關國家安全的232條款的規定,對包括中國在內的海外鋼鐵和鋁產品進口展開特別調查。

美國多年來試圖通過多種手段解決美中貿易爭端,包括直接對話、世貿組織申訴、使用反傾銷、反補貼法規等。布魯金斯學會的杜大偉認為,美中貿易問題沒有簡單的解決之道。他認為,川普讓美國退出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議讓美國失去了一個重要籌碼。

杜大偉說:“我想美國的最佳選項可能是挽回跨太平洋夥伴關係(TPP)協議,與其他有看法相似的國家建立更大的共識。”

杜大偉說﹕“這是從長計議,當然不會在短時間內讓事情發生改變,但是這麼做是接受中國不會輕易改變的現實。”

https://www.voacantonese.com/a/cantonese-xcq-us-china-trade-war-0811-2017-ry/3980392.htm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