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忌評論】 光天化日下林子健被擄

自由亞洲》

民主黨創黨成員林子健聲稱,曾於8月7日左右接到國安「語氣很重」的電話,警告其勿把有巴塞球星美斯的簽名,轉交劉曉波的妻子劉霞,否則後果自負;林子健沒有理會之際,於2017年8月10日下午4時左右,在旺角至油麻地附近買印有球星美斯的球衣後,在光天化日之下被兩名說普通話人士擄走,箍頸被推上在街上停泊的客貨車,車上約有4-5人,在毆打林子健及奪去其手機後,以迷魂氣體令其昏迷;醒來時林子健被蒙眼綁在床上,被質問是否認識劉霞,以及美斯簽名的下落,再毒打林子健的肚部,以及用釘書機在其大腿上打十字架釘,最後再被弄暈。

林子健稱再醒來已身處海灘,及被穿回完整衣服,沿小路走發現有紅色的士,才知自己身處新界的西貢,於凌晨3時多回到家,於3時半把受傷的照片傳給民主黨創黨主席資深大律師李柱銘,及接受其妻子的關心換洗衣服;李柱銘指清晨6:30見到照片後聯絡對方,知道已清洗衣服,其證據的缺失已不可彌補,因此決定先行於早上11時召開記招,然後再報警,由回家到正式召開記招之間,時間差距只有7-8小時。

警務處處長盧偉聰在事發後竟聲稱:「呼籲市民遇事要報警,因為可增加破案機會」云云,更令人質疑警方的中立性;事實上很多非法禁錮或強姦案件,受害人因受到過份驚嚇,以及感到羞辱無法啟齒,往往需要一段時間冷靜下來,才能前往報警;一如上星期五一宗屯門的強姦案,女事主於早上11時半被埋伏在門外的色魔強姦,女事主受驚未有即時報案,經商議後到傍晚6時多才報警求助。

連沒有政治原因的案件,當事人一直留在家中,也會出現這種受驚的後遺症,何況根據林子健的說法,他先被迷暈再被移動到荒郊野外,醒來回家已達半夜三小時多;警方明知這是政治問題,如事實屬實更加會令人質疑一國兩制以及警方是否可信的問題,不但沒有第一時間澄清,更反過來責怪受害者,單此態度本身,足證林子健沒有第一時間報警的態度,是完全可以理解--天知道喪心病怪的中共會否一直跟蹤,甚至上門恐嚇?

此案的最基本問題,就是如果林子健所言屬實,本身就是一件完全屬於政治的案件,因此一開始就不能以「非政治」的情形來衡量;在一般情況而言,市民當然相信在非政治案件之中,警察大多都能做到公正與中立,但當明顯涉及政治因素,特別是涉及中共國安的問題,林子健的反應當在預期之內,因為即使行兇的人被捕,如主謀涉及中國共產黨,身在大陸主謀當可逍遙法外。

事件如屬所謂「自編自導自演」,以中共的國家勢力,當很快可以揭發林子健「說謊」的詳情;反之則足以證明,事件的可信及可怕;當然最大的疑問,是為劉曉波已經去世,一張美斯的簽名相予劉霞,中共又為何要反應如此激烈?究竟是負責維穩的部門已經囂張到不理一國兩制?還是中共故意宣示沒有一地兩檢也敢放肆?還是中共的權鬥故意要為當局製造混亂?這些都有可能,然而一旦事件屬實,則再一次證明香港的「一國兩制」已經名存實亡,香港的自由與法治,已經在全面的崩解之中。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com0814-08142017084852.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