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普評論】 十九大動向之三:言論控制越收越緊


習近平自上台以來,採取各種方式緊縮言論。在十九大即將到來之際,言論緊縮的趨勢越發明顯。整個言論界和輿論界除了官媒一花獨放之外,幾乎已是萬馬齊喑。

言論緊縮在教育界表現得尤為突出。進入2017年以來,已經連續有好幾個教授或副教授因為發表“錯誤言論”而被解職或被處分。一月,山東建築學院教授鄧相超因為“多次在其新浪個人微博中貼發“錯誤言論”,而被行政記過並處分,他被要求“停止其在校內的一切教育教學活動”。

近期又有兩例。7月底,北京師範大學解聘了副教授史傑鵬,理由是,史傑鵬“長期在網絡上發表錯誤言論”,“與主流價值觀不一致”,“逾越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違反政治紀律……”。人大教授張鳴為此而批評校方的做法,其微博隨後被禁言180天。8月初,山東省煙台市芝罘區政府解聘在黨校掛職的山東工商學院政治系主任、副教授李默海的職務,山東工商學院隨後責令李默海“停職檢查”,理由是他“在網絡上發布錯誤言論”。

言論緊縮在黨內也不例外。8月1號中共中央公布新規定,下令對8千9百萬黨員的言行和互聯網活動加強監管。該規定一方面禁止黨員幹部發表和傳播有損中共形像、政策和有嚴重政治問題的文章和言論,一方面嚴禁黨員幹部登陸“違禁”海外網站。近來,中共黨員幹部因發表不當言論而被懲處的例子屢屢傳出。河北石家莊市文化廣電新聞出版局副局長左春和,就因發表錯誤言論被免職。

發表錯誤言論是這些教授、官員被解聘被處分的共同原因。什麼是錯誤言論?從他們的言論看,批評毛澤東是錯誤言論,批評中共的意識形態洗腦教育是錯誤言論,批評黨史是錯誤言論,批評中共樹立的英雄人物是錯誤言論,批評公有制是錯誤言論,傳播黨和國家的負面信息是錯誤言論,批評“人民”是個虛假概念也是錯誤言論,而“妄議中央大政方針”更是錯誤言論。

錯誤言論何其之多,判定標准又是什麼呢?北師大對史傑鵬的指控“逾越了意識形態管理紅線”,提供了一條判定標准。這就是說,中共有一條“意識形態管理紅線”,凡是逾越了這條紅線的都是錯誤言論。那麼,什麼是“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這讓人聯想起四年前,一份由中央辦公廳頒發的《關於當前意識形態領域情況的通報》,即9號文件,其中的“七不講”,很可能就是北師大稱道的所謂的“意識形態管理紅線”。“七不講”包括不講普世價值、不講新聞自由、不講公民社會、不講公民權利、不講黨的歷史錯誤、不講權貴資產階級,不講司法獨立。

這份文件是2013年4月22日由中共中央辦公廳印發,在各高校傳達,事後一些高校不敢公開承認,也許是因為這個“七不講”實在太逆歷史潮流了。今天,我們可以推斷,這個四年前在高校鬼鬼祟祟傳達的“七不講”,就是這條“意識形態管理紅線”,這條任意伸展的紅線也是當下言論緊縮的始作俑者,而“紅線”的始作俑者,誰都知道,是今上習近平。

如果說四年前的中共對“七不講”還猶抱琵笆半遮面,2017年的中共已經堂而皇之地公開祭出強力灌輸意識形態的大旗。7月19日,北京網信辦約談搜狐、網易、鳳凰、騰訊、百度等知名網站負責人,責令網站立即對自媒體在“曲解政策違背正確導向”、“顛倒是非歪曲黨史國史”等方面,進行清理,並要求他們灌輸愛國主義精神。

由此,我們可以得出如下結論:第一,所有關於社會弊端、時政、歷史、人物等議題,只要不符合中共的“意識形態管理紅線”,就屬於“錯誤言論”;這條“意識形態管理紅線”可以隨著黨的意志,任意伸展。第二,中共用這條任意伸展的紅線整治知識分子,整治黨員幹部,整治自媒體和網絡;在這條紅線下,學校已無學術自由,互聯網和微信的自由已經大打折扣。第三,“意識形態管理紅線”在2017年進一步延伸,是為十九大造勢;十九大要開成一個成功的大會,勝利的大會,擁護習核心的大會,任何不一樣的聲音都不被允許,輿論一律顯然是必要條件。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wp/com0816-0815201714210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