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少江評論】 在政治抗爭的同時堅守香港法治

自由亞洲》

昨天,香港高等法院上訴法庭就2014年“衝擊公民廣場”案進行宣判,判處前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監禁六個月、學聯前秘書長周永康監禁七個月、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前常委羅冠聰監禁八個月。他們的罪名分別是“參與非法集結”和“煽動他人參與非法集結”。這個案件本來在去年八月已經由地區法院進行判決,當時分別對三人判以社區服務和緩刑。但是香港特區政府律政司認為量刑過輕,向高院提出刑期覆核上訴,最終導致高院這次更改量刑。

無疑,這是一個有著濃厚政治色彩的案件。兩年前的抗議行動是一個非暴力的政治抗議運動,但是在運動中一些學生領袖和抗議者的過激行為的確違反了法律,對他們進行適當的法律懲處無可厚非。我從來都認為那場抗議運動是一場香港民眾要求民主權利的正義運動;運動中出現的一些激烈行為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央和香港特區政府壓制民主的頑固立場和時任特首梁振英的挑釁態度;但是這並不能掩蓋事實的另一方面,即一些抗議中的行為違反了香港法律。

正因為如此,我在道義上堅決聲援兩年前的市民抗議運動;同時我也認可法院對有些抗議者作出的違法認定並且加以適當的處罰。其實,這些學生領袖和其他運動參與者也是知道這個後果的。他們並不主張暴力,而且也做好了犧牲個人自由、承當法律後果的思想准備。這是一個法治社會的政治抗議者的理性選擇,也可謂求仁得仁,對此我給予理解和支持。我敬佩香港年輕人的政治勇氣,期待他們平靜地接受判決,以此向社會昭示他們對道義的追求。

在人類歷史上,公民採用非暴力的方式進行政治抗命的行為並不罕見,其中包括殖民地人民爭取自由、獨立的鬥爭,也包括歷史上一些受歧視的弱勢種族和群體爭取平等權利的鬥爭。他們的鬥爭兼具政治訴求的正義性和違反當時既有法律的雙重性質。他們有意違反法律的行為,或者是為了凸顯現有法律的不合理性,從而要求更改一些過時的和不合理的法律條文;或者是為了顯示他們在現有政治制度下的絕望,期待以激烈的行動來喚醒和警示當局和民眾。

中央和港府在政治立場上的非正義性十分明顯。但是我仍然主張在反對政治不公的同時堅守法治,並且堅持認為這是香港人民的利益所在。我這樣主張首先是因為香港有一個基本良好的法律體系,而且有一個基本守法的執法系統。前不久法院對非法毆打示威青年的七位警察和對前特首以及其他受賄高官的依法懲處都證明了香港法院執法的公正性。具有諷刺意義的是,那些在警察毆打示威者一案中無視法律的建制派,如今卻齊聲要求法院對抗議者進行嚴厲判決。

我希望在政治抗議的同時堅守法治原則的另一個重要原因是,假如香港的法律制度遭到破壞,從中得到最大益處的是大權在握的北京政府及其在香港的代理人,他們將更加肆無忌憚地將共產黨在中國大陸藐視法律、為所欲為的那一套複製到香港。值得注意的是,北京政府正在不斷地破壞香港的法治,從派遣特務越境綁架這樣的下流伎倆,到公然宣布中英聯合聲明無效和違反基本法這樣的膽大妄為,這些都說明了他們正是破壞香港法治的最大危險。

毫無疑問,港府律政司在這個具體案件中的所作所為有著明顯的政治動機,我也十分藐視他們的政治動機。但是他們採取起訴和上訴的行為本身是合法的;而法院對這些年輕人的違法認定也是有著充分的法律依據的。在一個正常的法治社會裡,法律條文的合理性應該是政治層面解決的問題,但是對法律條文的解釋和認定則是執法者的職責。我希望香港未來的政治抗議能夠在法律的框架內進行,並且相信這樣的政治抗議一定會贏得更多香港民眾的理解和支持。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hsj/COM0818-08182017075313.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