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美姿:你們沒有錯,是大人的錯

每一代人都有屬於自己的政治啟蒙,我認識的很多記者,他們會毫不猶豫答你,六四天安門事件,縈繞半生;現在看來,或會成為他們一輩子移不走的石頭。有人會把電話號碼的幾個數字,特意選上8964,有人會把偶然出現在帳單上的8964,視為一種悼念和自省。那時他們正在念大學,是人生最澄明的年歲,是告別渾沌後所看見的第一線光。你沐浴在哪一種光圈底下,通常那就會成為你畢生一層深埋的底蘊,那是一代人。

早前訪問了電影《一念無明》的金像獎導演黃進,廿七歲,我們談起政治。他告訴我,他的政治啟蒙是反高鐵事件,那段時間所發生的一連串公義和醜惡的場景,他都身在現場。有一幕他忘不了的,是立法會通過撥款當日,他親眼看着幾個高官在保安護送之下,倉惶逃去地鐵站:「他們有如鼠竊狗偷。」彼時他正在念大學,那是一代人。

二○一四年雨傘運動,初衷是為香港人爭取全民普選特首,因為港人值得一個真正民主的制度,去行使個人的政治意志。你反對東北發展計劃未審議完成就開始工程、質疑樣板式的國民教育、鄙視高官政治獻媚,你不想那些能力E級的人把香港直送火葬場。高官大人不能代表你,就有另一班人走在我們的前頭;在時間軸上,出現過很多機會,在位者有必要了解和疏導這一種民意和民憤,他們必須跟港人對話和解釋,而非對立和瞞騙,但他們選擇了出賣,再狙擊。

出賣沒有盡頭,直到香港再沒有剩餘價值,直到香港人的身分和意識燒成灰燼。東北發展、高鐵事件、反國民教育和雨傘運動,那是一代人。你們沒有錯,那是大人的錯,是他們冒犯了法律的真諦,親手把公義滅口。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8月20日),原文題為〈是大人的錯〉,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9%84%ad%e7%be%8e%e5%a7%bf%ef%bc%9a%e4%bd%a0%e5%80%91%e6%b2%92%e6%9c%89%e9%8c%af%ef%bc%8c%e6%98%af%e5%a4%a7%e4%ba%ba%e7%9a%84%e9%8c%a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