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時輪到教育局去譴責?by David Tang

立場新聞》



我絕不支持拿政棍家人的不幸來開玩笑,但這畢竟是有關官員的私事,那官員本身可以譴責,但什麼時侯輪到教育局來譴責?教育局用的,是公帑,處理的,是公事,個別僱員的私事,你拿公帑去發表聲明做什麼? 那麼,教育局長住的單位,樓上漏水了,教育局是不是又要拿公帑去發表聲明譴責?教育局政助的老公去滾了,教育局是不是又要拿公帑去發表聲明譴責?教大學生的行為,教大會管,教育局管的是政策,關你什麼事?你以為教育局是公共機關還是你的私人幫派? 公私不分,拿公共資源跟權力去毒害香港學生以求升官發財還不夠,現在還要拿公帑來維護私事,這才是真正的歹毒,OK? 還有,最沒有資格譴責別人歹毒的,正正是教育局。2016年10月,吳克儉公開的說,大專生自殺源於未做好生涯規劃,在壓力下「有啲唔舒服嘅嘢就頂唔順」。OK,其他人自殺了,是他們自己的錯,抵死,而說這番偉論的局長,不但充滿人性、一點也不歹毒,而且更值得每月拿30萬公帑。換作自殺的是副局長的仔了,幸災樂禍的人,卻就就是歹毒無人性,要趕出校。 一人做事一人當,我不贊成拿政棍家人的不幸來發洩,但面對這種政權,要我主動批評這次幸災樂禍的人?我卻做不到。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5%B9%BE%E6%99%82%E8%BC%AA%E5%88%B0%E6%95%99%E8%82%B2%E5%B1%80%E5%8E%BB%E8%AD%B4%E8%B2%A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