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能不為這樣低質家長式管治擔憂嗎?- 葉漢浩

我們當然可以不同意甚至譴責有關言論,但以個人道德標準變成刑罰就很大問題。一個有言論自由的社會必然會出現一些非主流的言論,但是應該透過社會討論及評論來保持社會的道德價值。

更令人擔心的是,這群從來對大事大非都不聞不問的馬主席及有一定背景的團體,突然成為道德的定義者,更甚的是成為定罪者。除此以外,更有建制派一些原為假學歷及梁特收UGL錢護航的,突然又成為道德勇士,要追究為學生在原有的空間中說的話。你們對被囚的劉霞有沒有發聲?對立法會偽學歷者有沒有如此落力追究?

大家必須清醒,這種「歪風」不是針對那些過火的言論,而是利用機會製造家長式管治的文化,是自由社會最大的敵人。

馬主席問我們是否想有這樣的人做教師,我更要問,我們是否想要這樣「突然」道德的人、言而無信的人(當日辭職說的病呢?) 做教育大學的校董會主席?教育大學不是辦教育問,學生有問題不是應該去教嗎?不是有教無類嗎?對老師要求高,對教育局的官員不是應該更高嗎?

我對近日有某些團體借故干預大學自主更擔憂。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199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