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岳橋:北大民主牆之死

在這大學校園的多事之秋,我想起北大的三角地,也想起金耀基校長的〈大學之理念、性格及其問題〉——簡直想原文全篇抄在這裏,香港的大學生和大學管理層實在太應該銘記這篇經典。

三角地,就是北京大學民主牆。打從一九六六年文革第一張大字報開始,那裏就是北大學生接收各種校園資訊、激烈地論時辯政,甚至是表演行為藝術的地方。正如金校長在〈大〉文所言,一所大學既要傳授,也要做研究,更要培養一種該校獨有的文化精神生活,讓大學成為「時代的表徵」;三角地聚集了來自五湖四海不同學系的學生在交流、在激辯,說這裏就是北大的靈魂,相信沒幾位校友會反對。

民主牆是大學獨有的一種自治領域,校方通常會撥給學生會自行管理,而這種管理通常都是極為寬鬆。大學之所以要在課堂外設立這片讓學生暢所欲言的小天地,背後牽涉到培養學生獨立自由的精神;在這個兼收並蓄、各種主張各種意見互相正面撞擊的地方,你貼上的意見我可以自由反駁然後等待你明天的回覆,甚至如果校方不認同牆上的主張,也有權利在上面回應——在同一面牆上。大學的排名或許要靠收生標準和研究成就來評斷,但它的校風、格調,就要由民主牆、宿舍傳統等等校園精神生活,經過一屆又一屆的學生,建構起來。

我在北大讀書時,三角地已鮮少見到政論文章,舉目都是各種補習班、托福考試班和租房子的廣告了。二○○七年學校為了京奧的緣故而把三角地告示欄移除,今年年頭甚至將整片三角地上的建築物夷為平地,改建成綠化道路。三角地之死,因着網絡發達處處都是民主牆,學生毋須聚集於此,也象徵着大學的靈魂在慢慢磨蝕,大學亦淪為金校長所言的、為社會提供人力資源的「服務站」。

民主牆上的言論,若如這次「恭喜事件」般品味拙劣、欠缺風度、態度涼薄的話,自然會被正確的言論駁倒,或被新的大字報所覆蓋。校方、政府的高調介入,違反了公平比例的原則——學生在辯論擂台上以言論互搏,校方和政府卻以猶如狙擊槍的公權力,在圍繩外向他們開槍——這正是孔子話齋的「不教而殺謂之虐」。

請當權者深思這句話。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10日〕,原文題為〈三角地之死〉,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6%a5%8a%e5%b2%b3%e6%a9%8b%ef%bc%9a%e5%8c%97%e5%a4%a7%e6%b0%91%e4%b8%bb%e7%89%86%e4%b9%8b%e6%ad%bb/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