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家傑:動與不動怎麼動

律政司長袁國強大細超,「重奪公民廣場」的「奪」等於暴力,何君堯「殺無赦」的「殺」是否違法就「不能單憑一兩個字(來決定)」。

當發生有代表性的事故或處於關鍵時刻,一個地區的領袖如何回應,標示其捍衛這個地區的制度和核心價值的決心。袁國強在這方面長期不及格,所以民望下滑直逼劉江華與陳茂波。林鄭特首則較為機巧,本周二的一番話,並無為討好北京而一面倒包庇「反港獨」炮手何君堯;她說不管政治立場如何,文明社會不能接受粗暴、侮辱、恐嚇性言論。此外,親政府陣營有人主張引用《刑事罪行條例》打擊大學校園的「港獨」標語,但林鄭除了重申政府反港獨立場,卻道政府不介入大學管理。換作梁振英在任特首時,定必加鹽加醋,落井下石,向大學校長和學生公開施壓,甚至叫袁國強又出手「重典治亂世」。

何君堯水平低,成事不足敗事有餘,但正如本欄上周四文章〈再回頭已是百年身〉分析當前局勢,「獨裁者為自保權位,只想人人皆順民,最忌知識分子」,利用「港獨」偽命題,「唯恐天下不亂、欲小事化大、乘勢整治年輕人和大專學府者,大有人在」。

大學校園出現「港獨」標語已經半個月,有學者苦口婆心勸學生要有策略,除了維護學生自行管理的民主牆的言論自由之外,不要堅持在校園其他地方展示「港獨」標語,勿與校方管理層走向對立,予「社會勢力」口實進入校園大搞中共擅長的群眾運動,整治師生及「平亂」乏力的校長。

上述提議,學生可能不中聽,但筆者認同在波譎雲詭的時局中更加需要策略性思維;林鄭特首一番機巧的話和保皇派一些人對何君堯的批評正是根據他們的策略思維行事。形象一點來說,無論黃營藍營,都在爭取政治冷感、息事寧人、「唔好阻住我搵食」的大部分香港人的支持或同情,黃藍任何一方的言行出錯,就是趕人到對家,將一名淺黃趕去淺藍或變成不黃不藍,是黃營的損失。知所進退,動與不動之間,動時怎麼動,都要理智地拿揑,妄動與盲撞,只會自絕於天下,對民主運動沒有益處。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1日)

http://www.pentoy.hk/%e6%a2%81%e5%ae%b6%e5%82%91%ef%bc%9a%e5%8b%95%e8%88%87%e4%b8%8d%e5%8b%95%e6%80%8e%e9%ba%bc%e5%8b%9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