偽命題和假結論 – 夫子自唱: 劉銳紹 – am730

上周我在本欄說過:近期一些社會現象跟文化大革命和「六七暴動」前期很相似。果然,連日來某些事情更加深了這個憂慮,令我這個過來人在傷心、痛心和擔心之餘,不能不再說幾句話,請大家小心冷靜,盡一切努力,防止悲慘的歷史簡單地重複。尤其是有公權力的人,包括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妨像前幾年流行的一個籌款活動那樣,自己用冰水從頭頂淋到腳跟,好好冷卻一下。

有些人說我無限上綱,妖言惑眾,硬要把今天的現象跟文革和「六七暴動」扯上關係。其實,我說的是前期現象;如果不懂得杜漸防微,讓惡性循環的怪圈不停轉動,早晚都會出現大家不想見的惡果。且看,冒犯性的語言不懂收斂,這兩天還出現「殺」氣(這不一定是鼓吹「殺」的行動,但也可以語意相關),還有「撕」的行動。大家都認為自己是絕對正義的一方,但歷史上不知多少事情都是借正義之名而行,卻原來是借勢行事,甚至是被人借勢行險。

所以,最重要的方法就是防險,而不是借勢而噬。例如近期較熱的「港獨」議題,有人認為這是「偽命題」,但關鍵是:怎樣處理「偽命題」才能防險、脫險?我也不贊成「港獨」,但會努力保障討論「港獨」的自由;我會用我的理據說服對方,但不會用禁止對方說話的方法令對方放棄「港獨」。也就是說,為政者不能用行政手段來解決意識問題,也不能用純法律手段來解決政治問題。

有朋友說我只是良好願望,不切實際,但我仍會從歷史、現實、名實對比和臨界點判斷等角度努力遊說對方;即使對方「冥頑不靈」,聽不入耳,但我仍會這樣做。因為我在討論的同時,旨在爭取更多人認同我的看法;目標是廣大市民,只要大多數人認同我,那怕一小撮人不理解我,這才是鞏固根基的方法。如今,官方用禁言來防止和封殺「港獨偽命題」,那麼「防港獨」也會淪為假結論,只會愈禁愈出事,抽刀斷水水更流。

還有,如果皇帝不開明,太監宦官就更有機可乘。待到國破家亡的時候,再分清誰是良臣?誰是賊子?誰是死諫?誰是愚忠?已是明日黃花了。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5%81%bd%e5%91%bd%e9%a1%8c%e5%92%8c%e5%81%87%e7%b5%90%e8%ab%96-96189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