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商鄉黑新境界? | 朱凱廸 | 香港獨立媒體

圍繞「殺無赦」論的批評持續了幾日,焦點落在為曾樹和護短而愈描愈黑的何君堯身上。但除了追究言責外,反港獨大會當日的發言組合其實同樣值得關注。

一)民建聯自由黨出席 何君堯有 face

何君堯是新冒起的建制派怪茄。本來以為北京想多一個律師在立法會提升形象,誰知何律師也文也武,一年下來成了建制派民粹勇武動員的旗手。由他及衛星同鄉會搞的活動,幾乎每次都有參與者郁手郁腳。北京這輪與民主派的角力,由其「倒戴反獨動員」擔正,民建聯的陳恆鑌和周浩鼎,以及自由黨的邵家輝都給面子出席,可說是何律師至今最風光的時刻。何的民粹勇武動員在「威權政體內部競爭」中,似乎會得到更大的重視,資源也更多。

二)曾樹和復出上大台

「殺」論源自屏山鄉事委員會主席曾樹和。此人自從去年橫洲被揭發利用影響力改變公屋發展內容,以保自己露天貨倉生意後,曾經低調了一段日子,聽聞連鄉委會主席之位也可能不保。因此,曾樹和有份在金鐘集會上台發言,成為新界西的社團代表,份外耐人尋味。是否代表北京不介意「官商鄉黑」勾結,更要借反港獨的保護罩,進一步將新界惡勢力帶上主流政治操作中?還是何律師向這位元朗大哥送大禮,為他安排向中聯辦表演的機會?

三)志強埋堆何君堯 鄉事權力結構洗牌在即?

集會第三個特點是侯志強的出現。何君堯不單是建制派的怪茄,也是鄉議局的怪茄。早幾年他在屯門發動政變,一次過將劉皇發從屯門鄉委會主席和區議會主席的位置拉下馬,得罪了鄉議局主流派。那時除了曾樹和外,新界廿七鄉的主席沒有第二個會埋何君堯堆,包括上水侯志強。但是,當劉業強「繼位」和發叔過身,鄉事權力結構正面臨巨變,主流派的凝聚力驟降,劉業強能否捱得過後年年初的鄉委會和鄉議局選舉?何君堯、曾樹和和侯志強如果連成一線,並爭取到由張學明領導的民建聯/新社聯系統支持,可能有力改朝換代。

《蘋果日報》這張新聞照,是這場三角關係的最佳 illustration!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3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