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佔旺案判刑 3 】當年迫遷戶 今日政治犯 趙志深:爭取真普選,有咩唔啱?

(獨媒特約報導)68歲的趙志深2011年加入社民連,他的抗爭故事,始於1994年荃灣天台屋事件。當年被迫遷的他,啟蒙之後積極參與大大小小行動,今日因旺角佔領區清場案,被控刑事藐視法庭,相信將面臨數以月計的監禁。而他未有被嚇怕,依舊多年來的堅定,「當然值得,我做緊一件啱嘅事吖嘛,為香港人、下一代爭取真普選,有咩唔啱?」

_DSC1552 2
在遊行示威的人群中,趙志深並不顯眼,但總會發現他的身影。攝於8月20日聲援政治犯遊行。

趙志深以前是酒店維修技工,2003年沙士被裁員,轉到失明人互聯會工作,負責定期探訪獨居失明長者,檢查家居安全。工作時間彈性,他又犧牲假期,盡量「儲假」,所以可以經常參與示威行動。僱主未有正面回應一旦他被重判將如何處理,他亦很坦然,「冇乜好擔心,我都預咗。俾人拉嗰日,我已經預咗。」他說,如果真的失去工作,就退休吧。他相信一年內經濟問題不大,「唔好諗咁多,諗咁多就會驚」。

家人早已習慣他參與行動,3個子女已成家立室,雖不反對,但總會憂心,叮囑他不要走得那麼前,「幾廿歲,你唔係天台嗰陣喇」。

IMG_7255

「理直氣壯,冇乜好驚」

1994年,政府清拆荃灣天台屋,但沒有向住戶提供安置及賠償,只安排入住臨時收容中心。當時荃灣合一社會服務中心的社工組織住戶爭取安置,12月14日,住戶帶同煮食用具、石油氣罐等到中環屋宇署抗議,佔領花園道馬路,警方拘捕共22人,包括趙志深。眾人後來獲撤銷控罪,判自簽擔保500元,守行為兩年。

趙志深憶述,與另外3戶街坊在荃灣政務處門口露宿73天抗議。期間有政務處官員遊說他太太,若他停止抗爭,便安排一家人入住福來邨。「我話梗係唔得啦,咁咪做衰仔!」他堅決地拒絕了交易,「只有一戶上唔到樓,我都唔上樓。」他笑說太太意見不大,反倒是父親很生氣,「我話如果我要咗,我呢一世人唔落得街,唔見得人!死都要死埋佢。」事件最後大團圓結局,所有住戶獲安排上樓,時任房委會主席王䓪鳴親自前來「派鎖匙」,「我老豆話『你好嘢』,哈哈!」

佔路、被捕、瞓街、面對防暴警察,當時毫無抗爭經驗的趙志深,卻說沒有感到害怕,「自己認為自己理直氣壯,冇乜好驚。當時天台屋事件,你拆我家園,又唔安置我,我爭取係啱。我哋又冇掟石,又冇打人、破壞,只不過坐喺馬路,講我哋嘅心聲,你要拉咪拉,冇乜所謂。」

回顧「成功爭取」,他說有賴住戶齊心、各方團體支援,同時「都有啲好彩」,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選舉於1995年3月舉行,估計政府為了維護形象,而作出讓步。緊接發生的旺角金輪大廈天台戶抗爭,便沒有那麼美好的結果。

IMG_1279
9月19日,雨傘運動9人被控公眾妨擾案提訊,趙志深到法院聲援。

原本不理世事的小市民,經此一役明白你不理政治,政治也會找上你。「之前完全冇留意(政治),只係返工,賺錢養屋企,就係咁嘅啫。那次之後就敏感一點,尤其是對政府做的事。」此後他繼續關注天台屋問題,四出分享抗爭經驗,又參與社工發起的其他行動,如抗議一筆過撥款,「佢哋幫過我,佢哋有嘢我都要幫手。」

經社工介紹,他認識了梁國雄,更自此成為示威常客,「有咩示威,長毛就會打電話嚟」。那時的長毛還未獲社會大眾接受,「那時衝前少少就俾人話佢激進,我又覺得唔係吖。我認同他那種社會行動,淨係嗌幾句口號,真係冇料到。起碼要比較前,唔好淨係喺出面嗌口號就算數,信都遞唔到,咁你嚟做咩啫。」「行動派」的他,廿多年來在抗爭場合被捕過幾多次,已不太記得清楚。

_DSC1621 3

勿忘雨傘初心

律政師覆核反東北發展案及重奪公民廣場案的刑期,16名已完成社會服務令的抗爭者,遭改判入獄,刑期6至13個月不等。趙志深得悉判決後,只覺得憤怒,「要懲罰已經懲罰咗,袁國強輸打贏要」。他亦擔心社民連大批成員相繼入獄,抗爭無以為繼。

「抗爭愈來愈艱難,我衷心希望香港人多啲醒覺。呢班人真係無私,佢咁樣付出真係冇自己著數。何必啫?後生仔大把前途,大學生。」在入獄之前,他最想提醒大眾,勿忘「爭取真普選」、「廢除人大831」這些理想,「不要忘記當初我們為何要佔領」。

【佔旺案判刑】
陳寶瑩:盼每人多走幾步,延續抗爭力量
摯友入獄 前路未卜 關兆宏:更憂慮素人承受壓力

記者:劉軒
攝影:王瀚樑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66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