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志森:肥彭旋風

肥彭畢竟老了,年過七旬,動過大手術,眼袋愈來愈大,更時常顯得一臉疲態。

但香港政客真係唔恨得咁多,肥彭每次重臨,都掀起陣陣旋風。對香港陰霾密佈、前景暗淡的時局,無論是演說還是訪問,肥彭都爬梳得條理分明,充滿智慧又不失幽默。無論啱唔啱聽,都要小心,這位國際級政客,不但一針見血,更是針針攞命。

例如他說,在香港和英國擔任大學校監多年,從來沒有召過警察進入大學校園,學生與大學管理層的分歧,透過內部溝通,可以化解。沒有一句重話,就把當前大學管理層的無能徹底暴露。

例如他說最近被改判入獄的年輕人都不是政治犯,他也相信法官沒受政治壓力,香港的司法獨立仍完好無缺。但香港發生銅鑼灣書店的擄拐事件,內地官員又時常攻擊香港司法制度,令人有這種想法並不出奇。但肥彭卻清楚指出,律政司長作為政治任命的官員,覆核年輕社運人士的刑期,確有政治考慮。講完一大輪,分析了種種因素,香港法治有沒有受政治干擾,明智的人會自己下結論。

最有智慧最深刻的,是肥彭對熱門話題「港獨」的分析。「港獨」是否可以講?講吓當然可以,因為這是言論自由。但他說,「講獨」就像對着一頭蠻牛揮動紅布,也明知蠻牛受到刺激會衝過來,這樣做又是否明智呢?肥彭又進一步分析,「講獨」,正中了北京強硬路線者的下懷。

「講獨」、紅布、蠻牛、強硬路線者,這個組合,究竟是偶然出現?還是在互相配合必然產生?肥彭沒有明說,給聽者留下不少想像的空間。

左報一如既往攻擊訪港的肥彭,今回多了協助「播毒」的罪名。戀殖派又期望肥彭發聲,將香港目前的處境,帶到國際層面。無論左報還是戀殖,都捉錯用神。英國政治從來都現實主義,不要對這位國際級老政客,有太多不切實際的期望。

張曉明回京升職,引王菲歌詞:「我一直在你身邊,從未走遠」,這顯然只是張主任的良好主觀願望。毒舌網友的反應是「陰魂不散」,好行夾唔送。

不少香港人卻打從心底裏希望,肥彭「一直在我們身邊,從未走遠」。港人仍懷念肥彭,不是因為戀殖,而是作為管治者的質素。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25日)

http://www.pentoy.hk/%e5%90%b3%e5%bf%97%e6%a3%ae%ef%bc%9a%e8%82%a5%e5%bd%ad%e6%97%8b%e9%a2%a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