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維港外望】反恐法或濫用 以禁民主派離港

自由亞洲》

【維港外望】反恐法或濫用 以禁民主派離港

Today, 01:42

香港特區政府於剛就《2017年聯合國(反恐怖主義措施)(修訂)條例草案》公眾諮詢,保安局建議立法「禁止任何香港永久居民離開或登上運輸工具意圖離開香港或香港以外地方前往外國,以作出、籌劃、籌備或參與恐怖主義行為,或提供或接受恐怖主義培訓」。表面上這條例是針對如伊斯蘭國、塔利班等恐怖主義組織,然而中共卻利用反恐之名,順帶把反對中國政府的組織,特別是少數民族的組織,以至分離主義等和恐怖主義未必有直接關連的組織,都順帶列為「恐怖主義」,如世界維吾爾代表大會等,引起港人憂慮,這是變相的政治審查,再借此打擊香港人的出入境自由。

早在上年十二月,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的副主席涂謹申,已提出質疑在條文中沒有交代,會根據甚麼名義來定義恐怖份子,不似現有的恐嚇主義組織名單是跟從聯合國相關名單;然而目前如國際刑警的紅色通緝令,也可以成為中國政治打壓的工具,即使跟隨聯合國的名單,實際上並不夠保險。

以往香港人對法庭手令以至法治制度有信心,相信法庭並不會輕易淪為政治工具;然而近一年的種種情況,如人大釋法就取消六位神聖選票選出的立法會直選議員做法所顯示,香港法庭承認中共人大常委會,有「廣泛而不受限制」的權力去釋法,包括可以透過立法方式去「澄清或補充法律」,因此這種限制市民出入香港的權力一旦確立,究竟何為「恐怖主義」,觀乎中共以往的標準,簡直是可以無限上綱,以至顛倒黑白;由佔領中環的戴耀廷被稱為「港獨」與「恐怖份子」,甚至連支聯會──即支援愛國民主運動聯合會的前主席李卓人,也在任內受過中共打手前往其辦事處示威,指「大中華膠」的李卓人是「港獨份子」;這顯示以往毋需過份憂慮的事情,已經變成了隨時可落下的「達摩克利斯之劍」(Sword of Damocles),絕對不容輕視。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vharbor/lktk2-09292017120138.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