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際特赦組織香港分會:假如有一天有人告訴你,你的家我要收回了……

人:你的家我要收回了。

你:為甚麼收我的家?我們這兒明明是綠化帶,有生態價值的;為甚麼不收對面棕地呢?也同是一條村嘛。

人:那幅棕地嘛….是原居民村哦;那兒的村長不高興,不讓發展,就收你們這邊的地;你們和生態就犧牲一下囉。

你:為甚麼你們可以沒有諮詢就去做呢?之前無聲無息的,直到要收地我們才知道;地主稱這是綠化地政府不會收,我們才會花上畢生積蓄在此蓋房子。

人:有呀,我們有和區議員摸底的。

你:那好,我該搬去哪兒呢?你把我的家收了,總該補償我──至少安排我之後住的地方吧?

人:你也只是租用土地的吧?即使房子是你花錢蓋的,你也只是租客,我們只能當寮屋處理。如果你符合公屋申請資格,就安排你優先上樓;或者你符合條件的話,可以有特惠補償金最多60萬的。

你:我有一份比最低工資多一點的工作,不夠資格上樓了。而且離開此地,我家人不能再從事農耕工作;即使拿到60萬,照現在的樓價,連首期也付不了。去租樓嘛,照現在的租金,我們頂多只能住劏房,居住環境差很遠呢。

人:反正你地本身也是租用的,現在有得俾你住就好,不要貪得無厭。

你:我們在此地,以此方式住了幾十年。你要收地,要賠償一個相應,能維持我們現時的生活方式的居所也是很合理吧? 聯合國經濟、社會與文化權利委員會的第四號一般性意見 (1991年)就指出,政府應對住房的使用權提供法律保障,而使用權除了業權,亦包括「租用(公共和私人) 住宿設施、合作住房、租賃、房主自住住房、應急住房和非正規住區,包括佔有土地和財產。不論使用的形式屬何種,所有人都應有一定程序的使用保障,以保證得到法律保護,免遭強迫驅逐、騷擾和其他威脅。」

以上是設計對白,但卻也是基於真實的情況;在香港,橫洲、新界東北的居民不少正面對如此狀況;被迫遷離居住多年的地方,但政府卻不是另覓地方安置,而只是以60萬打發居民,或以為可以上公屋,可是都必需要符合資產審查才可以。 矛盾的是他們現在要讓出居所興建公屋,但自己卻往往無緣入住 。大家不如還原基本先了解這些居民的實況,其實大部份居民都以為這個是能讓他們一直安穩住下去的地方,有些務農﹑有些從事園藝,亦有很多居民即使已在其他地區工作,但大半世在這裡成長,不願搬離這家,可見各人也在繼續或不斷建立自己的生活方式及鞏固社區關係,政府卻在突然間要他們搬走,重回一般租用市場:生活空間連帶生活方式一下子大幅改變,日後亦可能面對未知的大幅加租 – 這與國際人權的標準對市民適足住屋權的保障,相去甚遠。

你也許會覺得:「個個香港人都係咁架喇,做咩佢地有特權先?佢地啲地都係霸返嚟之嘛!」首先要厘清,一來有些受影響居民其實是租用地皮的,二來即使是「霸地」──那往往也只源於60至80年代,政府的房屋政策未能追上人口增長的需求,而默許而成的中途解決方案。

而「個個香港人都係咁架喇」之說──我們是否該反問,為何個個香港人都要接受公營房屋不足,而樓價租金一直高企、節節上升而居住愈來愈難的現實呢?是否應爭取政府對所有人有較高水平的人權保障呢?

http://www.pentoy.hk/%e5%9c%8b%e9%9a%9b%e7%89%b9%e8%b5%a6%e7%b5%84%e7%b9%94%e9%a6%99%e6%b8%af%e5%88%86%e6%9c%83%ef%bc%9a%e5%81%87%e5%a6%82%e6%9c%89%e4%b8%80%e5%a4%a9%e6%9c%89%e4%ba%ba%e5%91%8a%e8%a8%b4%e4%bd%a0%ef%bc%8c/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