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樂:良心之逆權

看《逆權司機》,很難不想起六四,今時今日也自然想起香港。催淚彈、官民衝突、暴動、屠城……

令我深思的,卻是另一點。金四福本來是個搵朝唔得晚的司機,認定示威者搞搞震無幫襯,後來卻成為改寫歷史的逆權司機,是什麼驅使他180度轉變?

原來,答案,不是民主,而是良心。金四福不見得完全理解學生在爭取什麼,當然亦不曉得任何艱深的民主論述。他的動機,比民主與否,更簡單直接——這件事,過得了自己的良心嗎?

等錢使的他,會把老婆婆免費送到醫院,是因為同理心,明白兒子失蹤,為人父母有多惶恐。他明明可以一早離開,卻主動留下,因為看不過眼政府屠殺人民。明明已經獨自脫險,毅然折返,冒死送記者回漢城機場,是因為一個飯糰令他想起,那個送他糧食的無名市民。他吃過她做的飯糰,也眼睜睜看着她血流披面被軍政府打死。如果自己這樣一走了之,有種罪疚感,餘生永遠放不下。

有人說,作為香港人,這些年來很沮喪,不獨因為政權無恥,更因為「港豬」太多。搞不好,其實港豬不豬,只是公義的論述太離地?要推動民主,民主不是切入點,良心才是。雨傘運動中,很多媽媽走出來,最大的推動力不是民主,而是——保護孩子。但一步一步走下去,過程中的吸收與領悟,會堅定了每一顆民主心。

那麼,如何燃點良心?講到口水乾都無用,「seeing is believing」。如果金四福無見過屠城,他一定不肯搵命搏去逆權。在漢城要知道光州發生什麼事,比較難。在銅鑼灣要知道上水發生了什麼事,很易。在八十年代,要封鎖資訊,不難。今天,紙包不住火,暴行一秒傳天下。如此想來,其實香港還是很有希望的。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9月30日)

http://www.pentoy.hk/%e9%bb%83%e6%98%8e%e6%a8%82%ef%bc%9a%e8%89%af%e5%bf%83%e4%b9%8b%e9%80%86%e6%ac%8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