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爭的阿姐」

by Minnie Li / Today, 11:09

上週五,在某canteen等我的司華力腸沙律的時候,一位canteen阿姐邊幫我擺碟邊湊過來悄悄說:「我喺網上睇過你D訪談。」說完她頑皮地對我單眼,用食指在嘴上做出一個keep it secret的手勢,於是我們之間就多了一個連接彼此的「小秘密」。

她清爽的短髮下有一雙搽了淡淡粉紅色眼影的大眼,嬌小的身軀掩蓋在高高的櫃台後面。「你過去係學生,之後有排唔見咗你,宜家返嚟做咗老師。以後多D返嚟呀。」她說著將腸沙律餐遞俾我,「記得前面嗌嘢飲。」我接過餐盤,回想起過去無數次從她手中接過車打芝士三文治,回想起曾與她討價還價要求加多一片芝士。

這位阿姐為每個參與學運的學子遞出過多少包含祝福的香蕉飛碟與餐蛋麵。一個恰巧被燈光照到的我算得了什麼,有多少這樣默默支持的阿姐被遮蓋在了我的身後。

週日的遊行到了政總,散會的時候,竟然在人群中看見阿姐。她打著一把與她一樣嬌小的黃傘,上面還印有兩個多啦A夢。她看見我的時候份外驚喜,「我以為你從內地過來可能唔會出來參加呢D遊行,因為唔清楚香港情況嘛,冇諗到見到你,真係好開心。」我問阿姐是否以前都有參加遊行,她答,「梗係啦!」

阿姐其實早已站在前面,而不僅僅是默默支援,區區一個我豈可能遮蓋得住她的光彩。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45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