譚亮英:睇波睇到加泰隆尼亞獨立

by 街坊工友服務處 / Oct 7, 2017

文:譚亮英

有留意西甲的球迷,總會注意到巴塞隆拿等球會與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的關係。10月1日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晚上看電視直播巴塞隆拿主場出戰拉斯帕馬斯,開賽前,巴塞穿上加泰隆尼亞旗幟顏色的球衣,表示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而作客的拉斯帕馬斯則在球衣繡上西班牙國旗,支持國家完整(又係果D「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咁啦)。而球賽更需要閉門作賽,避免控制不了的亂子。不過,比賽到下半場,仍然有人衝進球場,試圖打開橫額,但被多名保安拼死阻止,最終無法打開。但該球迷(閉門都入到去,直頭係狂迷)身穿紅黃色衣服,應該都係支持加泰隆尼亞獨立。

香港的足球評述員柏翹講波前也不忘對加泰隆尼亞獨立公投表達意見,說獨立公投「受到西班牙政府打壓,不過壓逼力越大,反抗也越大,激起更多加泰隆尼亞人獨立的要求…」這幾句說話聽來似是遠望千萬里以外,實際卻是來自不少香港人這幾年來的經歷了,聽時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曾聽人說,雖然有巴塞隆拿球員,以至前主帥哥迪奧拿都曾高調支持獨立公投,但其實巴塞球會的領導並不太熱心於加泰隆尼亞獨立,對此問題只企中立位。但這並不難理解,球會「領導層」看球隊當然主要是一盤生意,維持現狀,讓巴塞繼續留在巴甲,對每年的利潤當然是一個保障。

「壓逼力越大,反抗也越大」確是事實。9月20日馬德里政府派出大批國民警察,拘捕加對泰隆尼亞地方政府官員,沒收選票,試圖癱瘓地區政府的資訊和財務運作,連印刷廠、報紙媒體都受到打壓,要令公投無法進行。西班牙總理拉霍伊打壓公投可謂無所不用其極,也完全違背了民主原則,他可能以為公投可以很容易就壓下去,但結果卻適得其反,政治打壓激起了加泰隆尼亞人民的義憤。9月20日當日就有5萬群眾聚集在位於巴塞隆拿市中心的加泰隆尼亞經濟部門外,阻止警察進入。

港共政權搞埋D官商鄉黑打壓港人權益,馬德里政府也不遑多讓。為了支持加泰隆尼亞人民,在西班牙各地都有大型集會,在薩拉戈撒,由Podemo等左翼組織成員及包括國會議員、市長等發動的大型集會,受到右翼法西斯份子襲擊,在旁的警察袖手旁觀,話唔夠人手(但OT應該照收),完全沒有保護集會人士………. 叫開「警犬死全家」的朋友應該發個聲明譴責!!!

早在上世紀30年代,在左翼發動了龐大的群眾運動後,加泰隆尼亞已爭取到法定的自治權利。但到了弗朗哥在1939年上台時,自治權被粗暴的廢止,連加泰隆尼亞語言也被禁。到了1978年,憲法重新賦予加泰隆尼亞自治權利,但當時民族主義民主派和馬德理政府妥協的結果,讓馬德理政府很大程度上控制了加泰隆尼亞的財政和警察系統。

有人說現時領導加泰隆尼亞政府的Puigedemont根本是民族資產階級的代表,西班牙的「社會黨」也表示反對,獨立不就只是基於「民族認同」的訴求?其實近年推動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最著力的是CUP(Popular Unity Candidacy),是旗幟鮮明的反資本主義聯盟。這幾年獨立運動愈加熾熱,主要沿自2011年的反緊縮運動,抗拒馬德里政府歐盟強加於西班牙人民的不合理經濟政策。因此,除了民族認同外,推動加泰隆尼亞獨立更重要是要基於推動社會公義的政治理想。這點和「港獨」運動很不同,除了獨立於中共控制外,港獨後的理想社會是什麼,現時推動港獨的人根本說不出個究竟。

另外,不同於港獨,加泰隆尼亞獨立運動廣泛結連了工人群眾和學生。有左翼工會已號召10月3日進行罷工,支持獨立。而獨立公投前大學學生也積極參與,應泛流轉於學生之間的口號是:「離開校園,堵塞街頭……」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52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