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文敏:拒絕入境

紐約大學著名中國法專家孔傑榮教授(Jerome Cohen)一次在中國演講時,一位學生問他為何美國總是批評別國的人權,但美國本身的人權狀况也不見得太好?孔教授回答說,美國的人權狀况確實有很多不善的地方,但分別是,在美國,任何人皆可以公開批評政府,而美國政府亦會容忍這些批評和反對的聲音。一個不能容忍批評的政權,只會是一個封閉和專橫的政權。

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對外開放,歡迎來自四方八面的旅客。香港亦相對地尊重言論自由,我們從不介意人家對香港的批評。因此,曾多次批評香港人權事件的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Benedict Rogers,最近以私人身分訪港被拒入境,便引起海內外高度的關注。據聞他來港前,中國外交部已間接向他表示他將不受歡迎,即使他澄清這次只是私人性質訪問,亦不會有公開活動,他仍然是被拒入境。基本法明文規定,就外國人進出香港的事宜,由入境處負責。特首對此事亦只得支吾以對,指出若出入境事宜涉及外交事務時,那就得由中央負責。特首甚至不能承諾前港督彭定康將來會否被拒入境。換言之,基本法賦予香港入境處的權力,只限於處理中央政府接受的人物。中央政府不喜歡的話,基本法列明的權力可以被擱置一旁。

政府最近花大量金錢推廣基本法,並要求各大專院校在校內推廣基本法。然而,李波事件的視香港法律如無物,宣誓案審訊中途,中央以人大釋法干預司法獨立,Rogers事件架空香港入境處的權力,這接二連三的事件,均說明基本法的解釋只是隨中央政府的喜好而定,天朝不喜歡的,再明確的法律條文也可以被扭曲。政府再花力氣去宣傳基本法也無補於事,中央政府問為何回歸多年還是人心未向,這些事件就是理由。

從外交層面看,這次事件對中國也只有百害而無一利。區區一位英國保守黨人權委員會副主席,來香港接觸一些新朋舊友,又可以有什麼影響?拒絕他入境,卻一夜之間成為國際新聞,西方社會對此反響甚大,對中國持有戒心的外國政客便更加振振有辭,這是中國政府自己造就給西方社會批評的口實。拒絕入境,效果是宣示主權,還是宣示中國的專橫?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10月18日)

http://www.pentoy.hk/%e9%99%b3%e6%96%87%e6%95%8f%ef%bc%9a%e6%8b%92%e7%b5%95%e5%85%a5%e5%a2%8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