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惠實不至(文:王慧麟)

不得不說,本文受到呂大樂教授的文章所啟發。呂教授曾說,政府對於「一帶一路」說的多,做的少,而他在另一篇訪問則提到,「在冠冕堂皇的口號背後,其實空空如也,要配套沒配套,要支援沒支援」。原以為在施政報告會有一些更好的做法,結果也是空空如也。

去一帶一路搵食 極需政府推動

所謂「一帶一路」,其推進路徑橫跨各洲各國,青年要離港去「一帶一路」搵食,極需要政府在大學間推動及支持,讓大學生真的跟大隊走出去時,可以對一些目標國家有基本認識及發展。有時候,是社會及家庭因素,讓青年不願走出去。例如中國大力投資的巴基斯坦,其語言為烏爾都語。香港華人素來「歧視」南亞人,而南亞人近年被標籤為「假難民呃援助」,香港家長大抵不會覺得,港青應多向南亞發展,往巴基斯坦搞「一帶一路」兼學烏爾都語吧!又或者,即使不是學習語言,政府有沒有多撥點錢在大學搞南亞研究,增加港印(度)、港巴或港尼(泊爾)的交流呢?

至於筆者工作的大學,是少數有講授阿拉伯語的地方。問之,每年進修阿拉伯語者,大一時還有10多人,到畢業時只有數人;副修者寥寥。由於學生不夠多,經費自然僅僅夠。問題是阿拉伯語言博大精深,大學生畢業後,大抵還未足以流利到可以在中東各國(即使中東國家的阿拉伯語亦各有不同)行走自如,需要再到中東地區進修。另外,別忘記,伊朗是說波斯語的,而不是阿拉伯語,中國與伊朗一直友好,香港比較懂伊朗的,可是立法會議員朱凱廸。政府有足夠胸襟向朱議員請教如何開拓港伊(朗)關係嗎?又或者,政府有沒有足夠的資源,協助大學生學好阿拉伯語、讀好中東研究,理解當地不同文化,甚至研究當地極端主義以趨吉避凶呢?

大口號與真政策往往背道而馳

過往10多年,政府的最大問題是,常常跟着大人物喊口號,左一句「讓青年向外闖」,右一句什麼「三業三政」,但是大口號與真政策往往背道而馳。

在今年施政報告內,一方面高叫「一帶一路」,另一邊的大學撥款,卻直指高科技研究,這就令人相當困惑了。當然高科技未必不能「一帶一路」,相信香港青年在大學研究科技發展之後,也可以將高科技研發的精神跑去孟加拉或科威特推動「一帶一路」;但政府一方面叫青年敢闖敢幹,卻沒有在方方面面讓青年理解「一帶一路」之下各個主要國家的語言、文化、政治、社會、宗教、法律等東西,那麼青年又怎樣「走出去」呢?

當然,香港又會有一班擁抱「中環價值」的主流意見及市民大潑冷水說,香港青年先學好英文、搞好普通話,讀法律醫學或讀工管碩士(別讀博士因為博士太專太浪費時間又唔識做嘢),日日苦幹18小時,就像港人1970年代時那樣體現獅子山下精神,就會有出頭天,不需父蔭就可以置業「上車」,覺得丟錢去搞什麼中東、南亞研究浪費納稅人的錢。既然連擁抱「中環價值」的主流意見及市民都認為是浪費時間的話,那麼為何現屆政府卻要在施政報告洋洋灑灑幾千字談一些「高大空」理念但又一毛不拔呢?

政府倒不如誠實一點說,其實什麼口號都係得個「講」字,期望官商民一齊合作向領導交差而已!而且,政府更應誠實地說,在施政報告內,香港青年的「三業三政」(學業、事業、置業;議政、論政、參政),是不包括鼓勵青年去阿拉伯國家學習及發展、不包括去南亞開拓交流,因為青年去重慶大廈食咖喱,一樣都可以加強港印及港巴的交流,去元朗逛特色商場也可以加強港尼(泊爾)的合作,到深水埗甚至廣州,都可以加強港尼(日利亞)的互動呢。民政事務局都在大搞社區共融,在香港九龍新界一樣可以「一帶一路」,對吧?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019/s00022/150833051470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