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席法官馬道立與拒絕宣誓

香港獨立媒體

首席法官馬道立與拒絕宣誓

by 宗道 / Today, 10:44

2017年08月25日,終審法院拒絕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案上訴許可。上訴委員會其後頒布書面判詞,判詞2及3強調:法庭並不會介入政治議題的辯論,上訴委員會唯一要考慮申請是否符合批予上訴許可的準則,但本案無合理的可爭辯之基礎令本院改變被上訴的判決,因此本院駁回了上訴許可的申請。

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清楚顯示出司法為是達至某些政治目的而濫權枉法,自稱法庭不會介入政治明顯屬此地無銀三百両。案件的一眾主審法官滿口假語村言冇料仲「好能寸」,暴露出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是可忍,孰不可忍?

終審法院拒梁游上訴判詞1指稱:原訟法庭裁定,二人無權再次宣誓,並宣佈二人之宣誓無效,取消他們就職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及宣佈二人無權以該身分行事。上訴法庭維持原判,致使兩名申請人向本院提出了上訴許可申請。

立法會議員未完成就職宣誓只是候任議員,一直是解讀的誤區。《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列明的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已明確規定宣誓者必須已經就任為公職人員。《立法會條例》第12條規定:「當選為議員的人,自該選舉後的首個立法會任期開始之時起任職。」憲報公告第六屆全體當選人2016年10月1日已就任為議員。

宣誓效忠是法定公職人員開始執行職務的必要條件。《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訂明:「議員如未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就職宣誓無效,或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立法會主席只能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梁游已經就任為立法會議員,法理上法庭不能夠取消其就職議員的資格,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充分說明區慶祥與馬道立都是司法能力唔夠班之法官。

終審法院拒梁遊上訴判詞25指稱:「《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是因應《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的憲法規定而產生的法律條文,其對立法會議員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的後果作出了規定。」條例第21訂明拒絕或忽略作出誓言的後果,(b)項規定,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明文規定,就職宣誓必須是已就任的公職人員,《宣誓條例》條例第21條明顯不是因應《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而產生的法律條文,而是港英年代制定的法律,首席法官馬道立指鹿為馬顛倒黑白。

終院判詞28同時申明:「認識到有關該條例第21條之釋義問題所出現的背景是很重要的。在本案中,梁游二人已被裁定在獲要求作出立法會誓言時,明顯不接受及蓄意遺漏(即,根據第21條的用字,已拒絕及忽略)作出該誓言。有關此事實的裁斷,正如上文所述,是無法受到合理爭辯的。」關於立法會議員就職宣誓問題,行政、司法及立法到目前仿未搞清楚。終審法院的判詞,一再說明首席法官馬道立司法能力唔夠班。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列明的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宣誓及聲明條例》第5條第一項訂明,宣誓人必須「讀出法律訂明的誓言字句」;第二項規定監誓者必須按照「法定形式及方式監誓」。宣誓人不依照法定誓言宣誓,監誓者只能亦必須判定宣誓無效。

《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規定「列明的公職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條款的意涵,宣誓必須在法定監誓人面前進行,監誓人的唯一職權,就是判定宣誓是否依法。拒絕或忽略宣誓,是公職人員拒絕參與宣誓儀式,只有監誓人而無宣誓者,宣誓儀式不能開展,法定監誓人無從監誓,自然亦無權力裁定拒絕宣誓。

《基本法》第七十九條訂明議員喪失資格的條件,第二項規定:「未得到立法會主席的同意,連續三個月不出席會議而無合理解釋者,由立法會主席宣告議員喪失資格。」《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條訂明:「議員如未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的規定宣誓,不得參與立法會會議或表決。」裁定議員拒絕或忽略宣誓,應是立法會主席職權。

議員被監誓人判定宣誓無效,已經不能就職無權參與會議,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條第二項,立法會主席已可宣告議員喪失資格。拒絕宣誓,是議員有列席會議但拒絕宣誓就職;忽略宣誓,應是指議員就任後從不列席會議,亦從不提出宣誓要求。議員就任後三個月都拒絕或忽略宣誓,立法會主席就應宣告其喪失議員資格。

2016年10月12日立法會議員梁頌恆及游蕙禎宣誓時,法定監誓人立法會秘書長並無就兩人的宣誓作出裁定,陳維安只是依照夏正民法官的「香港法律」辦事,表明無權力為梁游監誓而放棄監誓。宣誓必須在法定的監誓人面前進行,只有宣誓人而無監誓者,法理上梁游宣誓就不曾發生。

《立法會規則參考手冊》第三章3.24已詳細解釋:「議員未完成宣誓不得參與會議,根據《基本法》第七十九(二)條,他將喪失議員資格。」裁定議員拒絕或忽略宣誓,以及宣告其喪失資格,是立法會主席職權。原訟庭判決書20確認;.「法庭進一步裁定,立法會主席容許梁先生及游小姐再次宣誓,實質上和作用上意味兩人於2016年10月12日並沒有拒絕或忽略作出立法會誓言。」

判決書13裁定:「《宣誓及聲明條例》第21條適用於本訴訟,梁先生及游小姐依法被取消其繼續作爲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區慶祥法官的判決,是以司法權代理立法會主席職權,明顯違反「三權分立」的不干預原則。終審法院判詞的解說,首席法官馬道立是包庇區慶祥法官濫權枉法。

議員宣誓與與監誓不屬於內部事務,《立法會議事規則》與宣誓相關的條款十分精準,應該是回歸前籌委會內地法律專家指導制定。《立法會議事規則》第18條(1)每次會議的事項次序處理規定,(a)進行宗教式或非宗教式宣誓。第18條(2)明文規定,進行宣誓無須事先作出預告,亦不須先獲立法會主席許可。

議員就職宣誓無須事先作出預告,亦不須先獲立法會主席許可,也就是規定就職宣誓不能夠編入立法會議程。宣誓事宜須在立法會議程之前進行,與其他議員無關,不受出席人數限制。第18條的有關規定,已清晰標示宣誓及監誓都不屬於立法會內部事務。

立法會主席梁君彥要求議員重新宣誓須書面申請,並將宣誓編入立法會議程,以及建制派議員離場制造流會,阻止議員就職宣誓,都是違反《議事規則》。立法會宣誓風波是一鑊粥,主席與議員都唔熟書。

法官是對自鳴正義最有想像力的人,但香港法官並不代表正義,議員宣誓案的審理和判決,清楚顯示出法官只是在利用法律,暴露出香港司法之邪惡超乎想像,終審法院聳立的泰美斯女神像應該是贗品。

邪惡的司法,無能的立法,行政就永遠污糟邋遢,香港仲可以點樣?天不容問!

高等法院原訟法庭判辭摘要
終審法院梁游案判詞全文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99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