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說新語】 香港學生自殺不絕,教育制度奴役成性?

由2015年8月至2017年10月,74位年輕人自殺身亡。家長、學生、社工、教師成立了「防止學生自殺民間聯席」(防殺聯),舉辦了不同活動,務求喚起當局關注並解決當前危局,提出十大要求,包括加強家庭、校內的支援,提供多元出路,檢討現行的生命教育,改善青少年政策,成立高層跨部門小組等。年輕人走上絕路,主因是社會沒有提供一個讓他們可以快樂、健康成長的大環境。校園本應是學生愉快學習的地方,但扭曲的教育制度,單一的以考試為本的學習目標漠視學生的多元潛能、扼殺學生的多元發展機會。教師也被逼參與這追求成績的惡性競爭,為滿足校方的「增值」要求而逼使學生追逐無意義的學習目標。

學生看不到前景,即使「達標」的同學也未能入讀大專的資助學位課程,三萬多同學只有一萬多能成功繼續尋夢,其餘的都變成「失敗者」,掙扎求存。在一個看不到前景的大環境內,年輕人在不快樂的恆常心境下,找不到活著的意義,在某些突發的挫敗事件打擊下又找不到支援,沒有人聆聽他們的困難,無助、無奈的感覺便會產生自我結束一切的念頭,最終走上絕路。

學生須要的是喘息的空間,最近有學校推出的「休整日」活動便提供了這個緩衝地帶,學生可以完全卸下平日的學習壓力,教師也有機會聆聽學生心聲,甚至辨出危急個案。政府一直對問題不予正視,專家甚至作出「學童自殺與教育政策無直接關係」的結論,政府高官甚至稱「不須大鑼大鼓」避免高調處理問題,是鴕鳥式的迥避,是以卸責為主調的官僚處事方式。最近因防殺聯的不斷要求,政府始答應成立跨部門小組處理問題,但是否敷衍了事還是真心關懷學子,家長、學生、社工、教師拭目以待。


主持︰韓連山、蕭新泉、阿佛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civilforum/fm1-10312017083136.html?encoding=traditional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