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律師的苦與樂.下集:苦中有樂 文:方翊

評台》

法政匯思:律師的苦與樂.下集:苦中有樂 文:方翊

上集說了律師一堆不為人知的辛苦,那麼為何還要做律師?

雖然律師並不是最「好搵」的行業,工時又長,壓力又大,但是律師這個行業對我來說最有吸引力的地方,就是律師講究「用人唯才」。一般的公司裡(不論大小)也少不了是非精和擦鞋仔,不少人靠這些伎倆得以「上位」,成為上司的心腹。也有一些地方,員工不耍小動作,而是「搏表現」,比如理論上可以明天做的事情,今天晚上就通宵做完,務求看起來很拚命,也許可以讓上司留下好印象。可是,表現出來的樣子很「搏」, 不代表實際上就能為公司帶來高效益。

對律師來說,不管是故意討好上司,還是表現得為公司「鞠躬盡瘁、死而後已」,都不及專業知識和工作質素重要。一個律師首要的是技術上的能力,其他都是次要。這有部分得歸功律師的《專業操守指引》:《指引》要求律師的工作達到一定標準,如果律師疏忽,還有機會引致官非。另一部分的原因,就是法律工作的性質。法律本身是一個客觀標準,律師的工作質素好與壞,很快就能知道。 (當然,凡事也有例外,聽過有好些資深律師,只擅長找生意,對於技術層面的法律問題一竅不通,但是這些律師都是老闆級,還是需要聘請一些有足夠能力的律師來處理工作!)

上集提到,律師的工作量以收費工作時數(billable hour)衡量。正因如此,律師的工作量都有數字顯示,顯而易見。通常,律師需要每天把自己做過的工作和相應時間輸入到一個時間表裡(我們叫time sheet)。如此一來,「扮工」、「搏表現」沒有用,數字是誠實的;一味「擦老闆鞋」也是沒用,如果老闆不看律師實際的工作量,就是跟自己的荷包過不去了。再說,除了看工作時數,很多律師行奉行「lockstep」制度,即是薪酬與年資掛勾。任你多「搏」,月薪也不會立刻增加。這種制度看來有點落後,但是在現實中並不是壞事。律師的工作環境相對地公平,可以減少律師之間無謂的紛爭,某程度上也能減少辦公室政治。

不能不提的是,大律師常常在法庭裡雄辯滔滔,看來威風凜凜,相比之下,律師的形象好像沒那麼「型」,但是其實律師的工作遠不只於處理文件。律師的工作範疇相當廣闊:第一,有人的地方,就有各式各樣的法律問題;第二,律師是客人的第一個接觸點,需要直接處理各種客人提出的要求,就如上集提到,那些要求可能是與法律無關的。反而,一般是在訴訟發生時,才會有聘請大律師的需要,對一些深奧的問題針對性地給予法律意見。律師的工作多變,可以訓練應變能力,也是這個行業獨特的地方。

最後,法律強調邏輯與事實,這些都近年在香港社會裡,越來越不被重視的價值。不是賣花讚花香,我發現,在工作中訓練出來的分析能力,居然在平日裡越來越有用處,不那麼容易對偏頗的新聞、政客的語言偽術、冠冕堂皇的官話照單全收。雖是有些悲哀,但也許,這也算是做律師帶給我的一種另類的意外收穫。

文:方翊

http://www.pentoy.hk/%e6%b3%95%e6%94%bf%e5%8c%af%e6%80%9d%ef%bc%9a%e5%be%8b%e5%b8%ab%e7%9a%84%e8%8b%a6%e8%88%87%e6%a8%82%ef%bc%8e%e4%b8%8b%e9%9b%86%ef%bc%9a%e8%8b%a6%e4%b8%ad%e6%9c%89%e6%a8%82%e3%80%80%e6%96%87%ef%bc%9a/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