審計批社福「整筆撥款制度」混亂 林鄭如何招駕?|艾青天|添馬內望


審計批社福「整筆撥款制度」混亂 林鄭如何招駕?立法會拉布混戰已進入第二周,戰果已成定局。若非有奇蹟出現,議會敗局已成,難以逆轉。儘管立法會失去制衡政府的角色,在揭露政府筆筆糊塗帳方面似乎還剩點「睇頭」,至少在689年代和777執政至今,審計署和立法會政府帳目委員會仍「照常營業」,還未因要顧全政府權威和尊嚴而被滅聲。

審計署署長日前向立法會提交第六十九號報告書,公布衡工量值結果。今期予頭直指社會福利「整筆撥款制度」實施上的混亂情況:包括受資助社福機構以整筆撥款津助補貼自負盈虧活動、機構自我評估服務水評不足、社會福利署未有妥善監察受資助社福機構披露最高級三層人員薪酬等問題。

審計署選擇社會福利「整筆撥款制度」作衡工量值研究,不知是事有湊巧,還是別有用意。「整筆撥款制度」緣起於90年代港英政府因應社會福利開支不斷膨脹,社福機構制架構臃腫、運作欠彈性,社署難以持續「微觀管理」,因而炮製一套財務安排,讓機構在資源管理和日常運作上更有自主權,同時達致改革社會福利運作的目標。

時任庫務科的副庫務司,參與製訂「整筆撥款制度」政策,以至日後擔任社會福利署署長將各項措施落實執行的官員,正是今天的「三7特首」林鄭月娥。而當時還是滿腔熱血,在社福界就「整筆撥款制度」與政府角力、爭取權益的先鋒,正是今天為「整筆撥款制度」的政策辯護的勞福局局長羅致光。時移世易,審計署翻翻舊帳,局長今天會如何招駕?

審計署報告提到幾點頗值得關注,也帶出社福界多年對「整筆撥款制度」詬病的主因。

報告提到社福機構儲備的總金額由 2011–12 年度的 34 億元,增加至2015–16 年度的 47 億元,增幅為 38%,看來似乎過多,因此審計署署長建議機構實施有關運用儲備的良好做法,並按披露儲備的用途。

審計署報告又提到機構的薪酬相關問題對員工士氣和機構穩定性造成影響。報告透露,審計署到訪的 6 間機構在2013–14 至 2015–16 年度期間的員工流失率高企,介乎約 14% 至 35% 不等。有些機構員工的薪金高於中點薪金,甚至超越頂薪點,而另一些員工的薪金則低於中點薪金。部分職級的薪酬釐定方式也有欠透明。

正如審計署報告解釋,政府每年向機構發放的整筆撥款津助金額為員工薪金、公積金撥款和其他費用,減去社署認可的機構收費。機構可靈活調配整筆撥款津助以支付各項開支,包括員工薪酬。機構可保留未動用的整筆撥款津助作為儲備,但累積儲備的上限為機構受資助服務每年營運開支的 25%,超出25% 上限的款項須予退還政府。

社福界認為制度的問題在於社署在計算向機構發放的整筆撥款津助時,皆以政府薪級表的中點薪金為基準。當員工的年資高於中點薪金時,機構便須自行調動資源或動用儲備支付差額。若果一間機構的員工普遍年資較高,機構所得到的撥款便不足以支付薪酬開支。這種安排便使機構有囤積大量儲備的誘因。審計報告所指出的儲備過高問題,正好引證這種講法。

尤其是當政府因每年調整公僕薪酬時,相應向社福機構增加撥款,不少社福機構會「扣起」有關撥款而不擬跟隨政府做法上調員工薪酬,目的是增加機構的儲備以作支付薪酬的差額。

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炊。機構想辦法維持機構運作,但苦了員工,又間接造成社福機構員工流失的現象,影響服務,惡果最終又是市民承受。

政府或應藉審計署報告,認真檢討「整筆撥款制度」的流弊。

(圖片來源:香港社會福利服務從業員協會及香港電台)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http://www.post852.com/237354/%e5%af%a9%e8%a8%88%e6%89%b9%e7%a4%be%e7%a6%8f%e3%80%8c%e6%95%b4%e7%ad%86%e6%92%a5%e6%ac%be%e5%88%b6%e5%ba%a6%e3%80%8d%e6%b7%b7%e4%ba%82%e3%80%80%e6%9e%97%e9%84%ad%e5%a6%82%e4%bd%95%e6%8b%9b%e9%a7%9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