把議員變成「低端人口」(文:曾志豪)


為了反拉布,建制派洋相盡現。

陳志全提出要休會討論「南京大屠殺80周年」,雖然大家知道「醉翁之意」旨在拖延,但畢竟是出了一道「政治正確的難題」予建制派。

學歷很高的那位葛議員反對動議,甚至加了一句,指紀念南京大屠殺「唔係為咗鼓勵仇日,甚至唔係為咗追究責任」。

「回帶」看歷史:南京大屠殺70周年,民建聯代表遊行至日本領事館請願,要求日本政府承認侵華史實,正式道歉及賠償。

請問葛博士:要求日本承認史實、道歉賠償,算不算是「追究責任」?為什麼10年間,貴黨對這段歷史有如此巨大的立場轉變?還是,不論是紀念還是追究,也只是一種政治任務?2017年的政治任務是「修改議事規則」,於是民族傷口變成「不應追究責任」。

議會被低端化 埋更多不安動亂種子

林鄭月娥政府又如何?當記者問她,修改議事規則會否削弱議員監察政府的能力,她的回答是「政府不會做損害市民的事」。這真是一個政治笑話。

我們就當林鄭「愛民如子」、永不加害子民,但請問她這個特首可以做多長時間?她可以不加害市民,但如何能保證後來者不會呢?

特首的承諾等於是人治,要我們相信賢人;而現代政治卻要求有制度的保障,所以我們才要有議會監察政府。

當議員可以拉布或者以較低門檻提呈請書,絲毫無損政府的霸權,「一地兩檢」高鐵各項政策還是去到終點;不肯合作的調查對象仍然不受專責委員會的監管,逍遙自在。政府只是在前進的過程有點障礙。

當議員失去拉布、失去提呈請書召開專責委員會的能力,連山羊的角都給脫下,議員就只剩下閱讀文件的「低端」功能了。只是北京的「低端人口」被驅趕到窮巷也會反抗,議會被低端化,香港也就埋下更多不安動亂的種子了。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15/s00022/15132553545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