禁策略投票 是剝奪港人人權(文:成名)

明報文摘

禁策略投票 是剝奪港人人權(文:成名)

by 明報新聞網-即時新聞 / Yesterday, 09:00

戴耀廷教授於上屆立法會選舉前發起「雷動計劃」,希望透過整合選民投票意向,以策略投票(tactical voting)方式令最多民主派候選人當選。早前立法會討論政府提出的選舉安排,有建制派議員批評「雷動」影響選舉,建議政府規管候選人在「雷動」影響下棄選。

「雷動」背後的策略投票,符合民主原則和體現《基本法》賦予的自由投票權,胡亂禁止「雷動」便剝奪了港人的人權。以下將探討對「雷動」的批評是否成立。

「雷動」與票站調查一樣嗎?

首先,有批評指「雷動」收集市民投票意向,理應像在「禁止拉票區」內向市民大眾進行票站調查的學術機構一樣,不可在選舉完結前發布結果。事實上,「雷動」和在「禁止拉票區」內進行的票站調查性質完全不同。後者的目的是純學術研究,意圖解釋選舉行為,故學術機構人員理應遵守政府有關守則,不應在選舉結果公布前發放投票意向的資料。「雷動」收集投票意向的對象只限於自願參與計劃的人,而該計劃組織者在收集投票意向前已清楚表達,計劃不是作學術用途,而是為了有效統籌策略投票,使某個陣營候選人當選機會提到最高。

此外,「雷動」是在「禁止拉票區」外透過互聯網收集民意。在「禁止拉票區」外,市民享有言論自由和傳遞資訊的權利,任何人都有權向他人公開自己的投票意向,或呼籲支持某候選人或陣營。禁止「雷動」發放資訊,牴觸了言論自由。

策略投票應否受限?

第二個關於「雷動」的爭議是,策略投票是否合乎民主原則。選舉是否合乎民主原則,取決於選舉制度是否達至政治平等,和容讓選民按自由意志投票。選民若決定集體交換選舉資訊,將各人選擇整合後再決定投票給誰,令心儀結果出現,只要不涉及行賄或在「禁止拉票區」內進行,都不應設例禁止。

策略投票既無違反民主原則,故在不少民主國家例如英國、加拿大和美國都非常普遍。研究西方選舉的學者總結出3種普遍在比例代表制下的策略投票考慮:一、避免浪費選票在勝算低的候選人;二、確保政治聯盟中在當選邊緣之間徘徊的小黨候選人也能當選;三、投票給非首選但理念相近的候選人以確保整個政治聯盟獲最多議席,加大該陣營執政以實踐管治理念的機會(註)。

在香港立法會選舉,策略投票屢見不鮮。若一家四口均支持某政黨,但為增整個政治陣營的勝算,不少家庭都會選擇配票,將票投給屬於同一陣營但不同政黨的候選人,充分發揮自由意志去增加整個政治聯盟議席。上述策略投票,選民發揮自由意志,並無違反民主原則,不應立法規管。

應否規管候選人棄選?

另方面,建制派亦批評「雷動」在上屆選舉提供資訊,使部分支持率低的候選人最後棄選,亦有棄選者呼籲原有支持者投票給其他民主派候選人,以保同一陣營候選人勝算。建制派人士要求政府規管候選人棄選。

但是棄選並無違反民主原則。香港選舉並無正式棄選機制,棄選人在投票當日仍會出現在選票選項中,選民仍有自由不聽從有關呼籲繼續投票給已棄選的候選人。另外政府亦難以界定候選人是否已盡力完成選舉工程。當候選人決定棄選,雖然部分原有支持者或對候選人感失望,但這並不涉及選舉公正,故絕不應立法規管。

除非政府最後決定設立「選舉冷靜期」,於投票當日禁止所有網上、手機交換資訊,否則「雷動」這種集體策略投票行為根本不可能被停止。但即使是建制派議員,均表示如政府無法有效劃一規管街上及互聯網的宣傳,那「冷靜期」就「唔做好過做」。

選舉問題根源終歸在制度

票站調查中有人承認配票,行內人人都知,政府和建制派為何不出聲?上屆立法會選舉新界西候選人周永勤懷疑受恐嚇而突然棄選,背後可能涉及刑事恐嚇的選舉事件則不了了之,對棄選和「雷動」窮追不捨的建制派和特區政府,何以又對這些可能涉及恐嚇和不公的事緘默不語?與其絞盡腦汁限制選民和候選人的自由,進一步破壞基本法賦予港人的權利,令香港向獨裁政體邁進,政府不如讓立法會全面直選。落實真普選,才是政府應有之舉。

註:Abramson, P. R. et al.(2010). “Comparing strategic voting under FPTP and PR." Comparative Political Studies, 43(1), 61-90.

(編者按:文章標題為編輯所擬;來稿原題為「要禁止雷動計劃嗎?」)

作者是香港科技大學社會科學部副教授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14/s00022/1513167576664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