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政匯思 就是不願被習慣 文:戴穎姿

評台》

法政匯思 就是不願被習慣 文:戴穎姿

朋友給我傳來政府成立專責小組研究開發郊野公園起樓的新聞,我想都沒想,下意識地應了句:「係咁架啦。」

不記得從何時開始,不公、歪謬、荒唐,已經成為日常的一道道風景。
數之不盡的時事爭議,每日輪流上演。一地兩檢、修改議事規則等「大議題」,可幸仍能在社會間引起討論乃至公憤;大白象工程超支、後雨傘形形色色帶有清算意味的法庭案件這些「碎料」則已經是平常事,也似是無法逆轉。如是者,好像已經無必要太清醒而為自己帶來更多煩惱。人變得麻木,疲憊不已。林鄭一句:「政府唔會害人。」掩耳盜鈴,說得堂而皇之。但我們連笑的力氣都沒有了,只由其淡然過去,一如我們面對許許多多新聞一般。
這個政府解決問題的方法,是解決提出的人與物。有人示威抗議?是暴動,是罪犯,收監!基本法與政治目的不乎?簡單,全體建制派齊聲指鹿為馬,將基本法搓圓撳扁,得咗!
我們活在荒誕無稽之中,由一開始的不習慣而反抗,漸漸感覺安舒、對察覺問題所在變得異常遲鈍。
「老馬認出,這正是他喜愛的城市的混雜空間。他往往在裏面迷失。既熟悉又陌生的空間。他對它既愛又恨,感覺既危險亦安全。許多大問題並未解決,市政局議員由於歐遊對文化不了解而帶回許多可笑的提議或由此而通過的醜陋的建築物仍將存在一百年,炒樓炒貴了的樓價不見得一時回轉,不同顏色的旗幟升起又降下,女作家將繼續歌舞昇平或撰寫有關民族資本家的通俗劇、雕琢文字的年輕詩人變成暴力殺手,傳媒英雄主義的渲染下更是非不分,專欄作家仍在為昨晚請吃飯的老闆擦鞋。一個普通人仍要面對失業的問題,各種權勢的播弄的問題,言論和遷徙的自由的問題。而在這一切紛亂中,一個人繼續試探,從接觸中發展出種種小小的生存策略。」(《狂城亂馬》節錄)

跟身邊的朋友撫心自問,我們的熱血好像經已燒殆。因着對時事的見怪不怪,因着混身上下的無力感,這些日子間形形色色的集會抗爭,有出席的沒有幾個。直到有一天,一位前輩跟我說了這麼的一句:「……但是,就是不願被習慣。」這下好像敲響了警鐘,一言驚醒夢中人。真是的,不知不覺間,我們都「被習慣」了。為了活着,為了每天醒來依舊要在無望中呼吸,習慣,成為了香港人的生存策略。
這是一種非常危險的趨勢。
作為亂世中一粒微塵,言語乏味。可以說的,委實已經不多。但,藉着這短短的幾個段落的自省,也希望跟大家互勉:再累,也請記得不要「被習慣」。

文:戴穎姿

http://www.pentoy.hk/%e6%b3%95%e6%94%bf%e5%8c%af%e6%80%9d%e3%80%80%e5%b0%b1%e6%98%af%e4%b8%8d%e9%a1%98%e8%a2%ab%e7%bf%92%e6%85%a3%e3%80%80%e6%96%87%ef%bc%9a%e6%88%b4%e7%a9%8e%e5%a7%b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