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一地兩檢 失基本法尊嚴(文:劉進圖)

明報文摘

在西九龍高鐵總站設立內地口岸區,由內地執法人員在口岸區內執行全部中國內地法律(除6個事項訂明由香港特區依據特區法律管轄外),高鐵車廂內亦實行全部內地法律,這套獨步全球的「一地兩檢」安排,與《基本法》第18條明確規定全國法律「不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明顯有牴觸,以致特區政府至今無法解釋「一地兩檢」安排的法理基礎。

其實,要符合基本法第18條的莊嚴規定,同時又能實施「一地兩檢」,方法有兩個。其一是按照第18條規定,把內地口岸區處理旅客入出境所需的全國法律(出入境、海關、衛生等),列入基本法附件三,然後交由特區立法機關進行本地立法,就跟實施《國旗法》、《國歌法》等全國法律一樣,這是最正常的做法,也有先例可援。但特區政府覺得這樣做不足夠,內地執法人員不知何故需要全部中國內地法律,以應不時之需,單是引入具體關防條文似未能滿足中央要求。

另一個方法是修改香港特區邊界的法律定義,把高鐵總站內的內地口岸區和車廂剔出香港境內,變成不屬於香港特別行政區的範圍,這樣就可以在口岸區和車廂不實施香港法律而實施內地法律。這個做法比較出格,有點違反地理常識,不是好的做法,但在法律上顧存了基本法第18條的要求,即香港境內只實施香港法律、不實施全國法律。

特區政府較早前考慮採用的方法,是引用基本法第20條,香港特區可享有全國人大、人大常委會及中央人民政府「授予的其他權力」,作為放棄對西九內地口岸區實施香港法律的依據。香港法律界許多有識之士已指出此說荒謬,特區享有中央額外授權,怎可能令基本法規定在香港不得實施的內地法律,忽然變成可以實施?

從近日建制派人士放出的消息來看,人大常委會正在考慮使用「組合拳」,即綜合引用多項基本法條文,論證特區政府有權把西九內地口岸區所在土地,租予內地政府管理,間接引伸在該區可使用內地法律。

人大若強行背書 必破壞18條莊嚴保證

問題在於,基本法第18條的字眼相當清晰明確,在香港特區實行的法律為基本法、基本法規定的香港原有法律,以及特區立法機關制定的法律,全國法律除列於附件三者不在香港特區實施。人大常委會如果強行為香港境內實行內地法律「背書」,就必然破壞第18條的莊嚴保證。

當然人大常委會擁有解釋基本法的至高權力,無懼香港任何法律質疑,只要釋法就能強制香港法院跟從。但這樣做就等於為第18條加添了一句:除人大常委會另有規定。此例一開,香港任何地方都可以按中央要求變為內地法律適用區,從解放軍、外交部、中聯辦大樓,以至領導人下榻的酒店或中國銀行的結算中心,都可以不實行香港法律。

基本法條文本來清晰確切,一旦詮釋為可變更的、可破例的,損害的是基本法的尊嚴。這尊嚴是過去30年幾代人花了無數心力才建立起來的。

作者是資深傳媒人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71219/s00022/151360310608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