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何建制派殺拉布要堅持打全體委員會主意

2017-12-27 14:01

上周本欄提到修訂《議事規則》其中一項,是將立法會全體委員會會議的法人數由35人降至20人,並討論全體委員會的意議、目的和功能。今次繼續討論為何建制派著意要在全體委員會的法定人數上打主意。

上周提到,在立法過程中,當立法會完成二讀辯論後:即就條例草案所涉政策事宜進行辯論後,立法會將以一個委員會方式就草案條文逐一作審議和表決,以決是否將有關條文納入法例。

在這個所謂「全體委員會階段」,議員可就草案個別條文提出多項修正案,以進一步修訂草案內容。在全體委員會階段,議員發言與在立法會會議上就其他事務的發言另有規定,最主要的分別是可以作多次發言,每次發言限時為15分鐘。

以法例修訂而言,反對派拉布的最基本的策略,是由個別議員就條例草案的條文提出大量修訂議案。由於每項修訂都須以議案形式動議,因此每項修正案都可以啟動新一輪辯論。因此在全體委員會的會議,理論上議員可以無止境地發言,令審議草案的工作可以一拖再拖。

在辯論其間,議員更可要求主席點算人數。倘若在席議員人數不足法定人數(在未修訂《議事規則之前,是35人,在本月22日後,便已降至20人),主席便須指示議員返回會議室。若15分鐘過後會議室內仍未夠法定人數,主席便須宣告全體委員會會議結束,否則全體委員會會讓須繼續進行。

一直以來,建制派議員雖佔大部分議席,但很少建制派議員會留在會議室內參與辯論。所以反對派不時要求主席點人數,多數可以促使主席暫停會議等待有足夠議員返回會議廳。以點人數的方法拖延時間,可以減輕拉布成本。

若一次立法會會議(可由周三延伸至周五)指定時間內未能完審議所有修正案的辯論和表決,未完成的辯論便自動順延至下一次立法會會議繼續。

所以一條具爭議的法案,可以藉提出修正案而拖延數周,甚至超過一個月時間,令其他排在後面的議程,包括其他有待通過的條例草案和附屬法例,以及一些無法律約束力的議案(即動議辯論)無法開動。最極端的情況,是透過上述的拉布手法,令一條條例草案無法在一屆立法會會期結束前通過。該條例草案,以至排在後面的草例等,便即宣告「死亡」。

政府若要尋求立法會通過有關法案,便須在下一屆立法會會期展開後重新啟動立法程序,亦即是須由法案首讀、二讀、展開法案委員會審議、恢復二讀辯論、全體委員會審議階段、三讀等整套程序。整個程序其實涉及很大人力物力,政治和資源成本很高。以一個有責任的政府而言,其實有很大誘因去盡量避免拉布:包括會與反對派對話,尋求妥協,在草案上作讓步以換取反對派停止拉布。

不過,自689到777,特區政府並沒有表現出任何「責任」可言。政府沒有採取負責任的方法處理拉布,反而勾結建制派扼殺議員權利,其至冒著違反《基本法》的風險修改全體委員會會議的法定人數以阻遏拉布。

至於建制派今次對《議事規則》的修訂如何全方位地封殺在全體委員會階段的拉布,將在下周再作討論。

(圖片來源:立法會Flickr)

所有博客及專欄文章只代表作者本人意見,並不代表本報立場。

http://www.post852.com/238685/%e7%82%ba%e4%bd%95%e5%bb%ba%e5%88%b6%e6%b4%be%e6%ae%ba%e6%8b%89%e5%b8%83%e8%a6%81%e5%a0%85%e6%8c%81%e6%89%93%e5%85%a8%e9%ab%94%e5%a7%94%e5%93%a1%e6%9c%83%e4%b8%bb%e6%84%8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