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銳實力」(三):澳洲外交政策白皮書與「印太戰略」 | 鄺健銘 | 立場新聞

《經濟學人》報導中國「銳實力」的專題,提到澳洲深受中國「銳實力」困擾,主權受削弱。澳洲當然不是孤例,德國同樣感受到中國「銳實力」的壓力 — 在2017年12月,德國情報機關表示,中國情報組織利用社交媒體假帳戶,以學者或諮詢公司成員身份,主動聯繫德國政府與議會人員,以收集他們的個人資料。

事實上,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發表於2017年12月初的報告“Sharp Power: Rising Authoritarian Influence”也有談及澳洲。報告指,中國透過利誘滲透到澳洲政界與學術界,其中一大目標是為弱化美國與澳洲的聯盟關係。在這個背景下,閱讀澳洲發表於2017年11月的外交政策白皮書,便頗具參考意義。

距澳洲發表上一份外交政策白皮書,共14年。新一份白皮書強調,世界已變得複雜多變,國家變得脆弱、人口流動、如氣候變化等環境議題,是澳洲未來發展不能忽略的世界趨勢,這份白皮書因此將舉國家安全、國家力量與國家機會列為三大主題。

媒體ABC News在文章 Australia’s foreign policy White Paper: What does it say, and what does it mean ? 介紹白皮書內容時,特別著眼於澳洲與中國的關係,並且引用澳洲總理在白皮書序言的一句:"Australia must be sovereign, not reliant."。報導形容,中國已然成為澳洲生存的憂患因素,因為中國乃為威權政體,其崛起已在影響國際社會的價值觀;於此脈絡下,按報導的理解,澳洲外交政策白皮書是在提醒,澳洲與中國皆有不同的價值觀、利益與政治以及法制。

白皮書相當強調澳洲的價值觀—澳洲是民主國家,重視自由,主張全球開放、反對保護主義,力求國際社會以法治精神而非倍重力量行事,重視國際自由航海權,澳洲在國際政治之中當力求保存國家既有生活方式。這些價值觀顯然與中國有所差距,也意味澳洲對中國崛起相當警惕。

澳洲外交政策白皮書的基本思維是:在國家安全問題上,澳洲視美國為重要盟友,支持以美國為要的國際體系(白皮書屢屢強調美國領導世界之必要與好處),應繼續與五眼聯盟(FVEY,另外四眼包括美國、加拿大、英國與紐西蘭)維持緊密的情報合作,亦應加強與印度以及日本等國的國防合作,抗中意識相當清晰;白皮書眼中的中國與澳洲關係,則限於經貿合作,其中一個中澳新合作項目,是澳洲於沈陽設置新的領事館。

於澳洲發表外交政策白皮書的同月,美國、澳洲、印度與日本重啟「四方安全對話」(Quadrilateral Security Dialogue),此一對話最先在2007年由日本首相提出,但其後因北京對而遭擱置。2017年年底美國總統特朗普訪問東亞時,重啟對話的建議再被提起;事實上,特朗普在行程當中,以「印度洋 — 太平洋」的地域名稱,取代美國政府沿用多年的「亞洲 — 太平洋」稱號,這多少反映「四方安全對話」的戰略意涵 — 已然被中國商人馬雲收購的《南華早報》,便在報導文章 US, JAPAN, INDIA, AUSTRALIA … IS QUAD THE FIRST STEP TO AN ASIAN NATO ? 認為,這是為抗衡與圍堵中國。相對親中的台灣《中國時報》也認為,美澳印日四國的「印太戰略」,是為對應中國的「一帶一路」戰略。

台灣學者吳介民的近著《吊燈裡的巨蟒:中國因素作用力,與反作用力》,書背如此介紹「中國因素」一詞的源起:「『中國因素』一詞最早出現於2009年,吳介民在一篇文章中論及中國因素對台灣民主的影響。但事實上,中國因素影響所及不僅是政治,舉凡族群、文化、宗教、社會、產業,無處不在;而其影響方式除了直接施力,也透過台灣在地協力者間接影響,其施作方式更為複雜、幽微,甚至往往更為有效」。不論是美國國家民主基金會的報告,還是澳洲外交政策白皮書,大概都只是2009年吳介民所提「中國因素」概念的西方變奏版。

http://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4%B8%AD%E5%9C%8B-%E9%8A%B3%E5%AF%A6%E5%8A%9B-%E4%B8%89-%E6%BE%B3%E6%B4%B2%E5%A4%96%E4%BA%A4%E6%94%BF%E7%AD%96%E7%99%BD%E7%9A%AE%E6%9B%B8%E8%88%87-%E5%8D%B0%E5%A4%AA%E6%88%B0%E7%95%A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