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本法被僭建 鄭若驊注意到嗎?(文:曾志豪)

截稿前,鄭若驊仍然是「非常理想」的律政司長人選——林鄭月娥特首說的。

「非常理想」,是否意味再無任何候選人可以保證自己身家清白無僭建?

是否意味,應該由一個上任第一天便被質疑誠信的人,去捍衛法治,更能令市民信服?

林鄭說,鄭若驊面對傳媒查詢、揭發,都是在1月5日當天發生,事發後她第一時間通知政府,所以絕無隱瞞。

問題是,鄭若驊不是2018年才購買獨立屋,她可是在2008年——10年前——已經買入。但她在10年後,在傳媒揭發下才交代,這是否叫「隱瞞」?

或曰,她買入時「情况已是這樣」,10年間毫不知情自己住在僭建大屋。說句實話,經歷了唐英年、梁振英的「僭建門」風波,什麼「老婆負責裝修」、「上手業主留下」,公眾已經對這些「藉口」反感生厭。這些不過是「免責聲明」,耍小聰明。

但今天,涉案的主角不是普通人;是要捍衛香港法治、要律己以嚴才能取信公眾的——律政司長。

更別提她和鄰居都是專業工程師。真要公眾相信她是不知情?公眾不是白癡,我們知道這叫「巧言令色」。

如果一個專業工程師可以不知道自己物業的僭建情况,那我們是否能質疑,她一個專業大律師,也可能「沒有留意」何謂法治精神?會否對司法獨立原則「敏感度不足」?工程師不知道自己僭建,大律師也可以不知道《基本法》被專權僭建。

范徐麗泰說,基本法不能用普通法去解讀。鄭若驊沒有反駁,卻說「基本法擬就方式的智慧,在於其內在的靈活通變」。

今天香港需要的不是「靈活」到任意解讀基本法立法原意,不是要「通變」到變成「不用普通法」解讀。而是要「堅守」香港的法治原則。

鄭若驊的「靈活通變」,或許便是「非常理想的律政司長人選」的原因。

作者是傳媒工作者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112/s00022/151567568771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