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若驊出事,王志民有骨?(文:呂秉權)

鄭若驊出事,王志民有骨?(文:呂秉權) (09:00) – 20180117 – 文摘 – 即時新聞

律政司長鄭若驊的「僭建風波」涉及的疑點愈來愈多,包括她買入別墅時對僭建是否知情、做銀行按揭時有否隱瞞地庫僭建、為何在2008年9月金融海嘯大逆市仍以「創區內呎價新高」的超高價2600萬元購入物業(10個月前原業主以1268萬元買入)。

2008年10月3日的《香港經濟日報》地產要聞有如下報道:

「交諮會主席 2600萬購海詩別墅

雖然整體樓市交投放緩,亦有不少買家趁機購入心頭好,交通諮詢委員會主席鄭若驊或有關人士,以2,600萬元購入青山公路(大欖段)海詩別墅雙號屋,呎價15,644元,創出區內呎價新高。

土地註冊處資料顯示,海詩別墅雙號屋上月獲柏星發展有限公司以2,600萬元購入,該公司董事為鄭若驊(Cheng Teresa Yeuk Wah),上述洋房建築面積1,662平方呎,另設地牢,擁全海景,樓齡15年,呎價15,644元。原業主去年11月以1,268萬元購入,帳面獲利1,332萬元,物業於10個月大幅升值逾1倍。

另市場消息指出,中半山嘉雲台1座低層A室,面積2,242平方呎,以2,800萬元成交,呎價12,489元。」

這宗交易,連讀法律出身的劉進圖先生亦撰文質疑:「鄭若驊買屋『送大禮』 離奇!」、「橫看豎看,這宗物業交易都不像一宗正常的買賣,有太多難以解釋的疑團。」

鄭若驊以自己事忙、政治敏感度不足等理由解釋僭建一事,可是她去年接受內地傳媒訪問時則不忘初心,提到自己出身土木工程師的專業:

「『然而一開始,我是一名土木工程師,做律師只能算是半路出家。」鄭若驊笑着說。」(《環球人物》2017第22期)

中央對人選背景有一定掌握

今次事件已經影響到鄭若驊本人的誠信、律政司的公信力、特首林鄭月娥是否「用人不察」,以及中央任命前為何未能「拆彈」等疑慮。

主要官員人選由特首推薦、中央任命,須經過特區政府的詳細品格審查,中央亦對人選的背景有一定掌握。例如2014年,時任行政長官梁振英被揭發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萬元,行政會議沒收到申報,但當時的中聯辦主任張曉明輕描淡寫說:過去都有聽說梁振英收取澳洲UGL公司5000萬元一事,並非新消息(譚耀宗引述)。這反映了中央對某些人的背景和情報掌握,可能多於特區政府。

中央在港有大量情報資源和能力,但在「護送」對國家南海仲裁和中資企業國際仲裁有功的鄭若驊到大位準備執行國家任務時,竟然出事,沒能用各種途徑及早提示和「拆彈」,最後只能動員建制派和愛國報章弱勢護航。但有建制中人擔心理屈詞窮下仍力挺,分分鐘會影響自己選情,而更重要的是很多市民根本不信服。

未知中聯辦會否感到後悔,當初太過相信特區政府的用人把關和審查工作,現在出了事連自己亦可能背黑鍋,為何開局甚好的林鄭特區政府,「護送」一個深得中央信任的鄭若驊都搞得險象環生,西環不治港亦要治港。

王志民一番話有否弦外之音?

此時,聽聽中聯辦主任王志民日前的這番話,未知有否弦外之音?

「佢哋話,中環西環行埋一齊幾好,這句話說出了行政長官和我兩個人的共同心聲。」

這句說話會否變成「成日抗拒西環治港,今次咪出事囉!」

以後西環插手港務,可能有更大條道理。

在內地,用人失察多出現在政治和貪腐問題,例如薄熙來對王立軍用人失察等。鄭若驊一事雖涉誠信質疑,但相信仍未觸及內地紅線。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對鄭若驊上任時的評價是:「鄭若驊愛國愛港,在香港法律界具有很高聲望,完全有能力勝任律政司司長職務。」鄭的愛國愛港,已是中央力撐的保證。

內地官員幹部上任時把關不嚴而後來出事,時有發生,原因往往是考察(即香港的審查)時「急、窄、浮」等問題:「急」代表時間上急,「唔使急最緊要快」,導致未能做足考察;「窄」即接觸面窄,無法一窺全豹 ;「浮」代表只做表面,未能深入調查。

這次對鄭若驊司長的品格審查,有否存在「急、窄、浮」的問題?會否太相信官員的自願申報,而沒有主動出擊?為何記者能查到,但特區政府卻查不到?袁國強離職、「國家有任務交給你(鄭若驊)」是一早已知的事。本可好好交接,為何最終搞到「滾水淥腳」,是袁國強太急?鄭若驊太急?還是林鄭太急呢?

國家主席習近平推崇的領導幹部用人標準,是德才兼備、以德為先。

今次僭建風波的發生和處理,未知如何達到「以德為先」的「聖意」?

作者是浸會大學新聞系高級講師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117/s00022/1516108663013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