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須有的DQ 打壓民主派的文字獄(時事評論員 林忌) – 蘋果日報


建制報章先後報道指姚炎松和周庭不符參選立法會標準。資料圖片

這幾天親共報章不斷吹風,自稱「獲得可靠消息」,指姚松炎可能未符合今屆立法會補選的參選資格,因為「相關法律意見認為」,姚松炎被取消的是「今屆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因此「同時褫奪參加補選的資格」云云。
當這種令人無法相信的荒謬觀點,竟可以自稱是法律意見來報道,香港的所謂法治,真的是再創新低;《基本法》104條的全文只有這幾句:「香港特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共國香港特區基本法,效忠於中共國香港特區」;因此當初無中生有事後釋法,度身訂做「必須準確完整莊重」等幾十句的要求,有如時光機把過去的宣誓判為非法,本身已經荒謬之極;再退一萬步,即使以人大釋法的內容,從無提及「今屆」,包括完全沒有提及「今屆不得參選」、「褫奪參加補選的資格」;如果香港法院拒絕這種觀點,又是否就釋法再釋法?或者下次索性加入「宣誓時必須穿着五星旗底褲,沒有穿着就剝奪政治權利終生」字眼,這對法治的傷害,還低於今日這種昨日今日明日都隨時變,無中生有的標準。
更荒謬的是說周庭也可能被DQ,周庭和羅冠聰或黃之鋒的唯一關連,就是同一個政黨;至於所謂「自決」,根據那些「自決派」的說法,頂多是不排除2047年後,即「一國兩制」保證期之後的前途決定,不排除香港獨立為其中一個選項,而這些自決派從來未支持過這個選項,被港獨派質疑──不支持獨立的自決,又是甚麼「自決」;甚至黃之鋒曾一再說自己不主張香港獨立,更曾在網台上嘲諷獨立派說:「你又不是有本錢買軍火,革命是要軍火的。香港連槍也買不到,搞甚麼武力革命?你又何來金主買軍火?你沒有一個死的心理準備,就不要說自己在搞革命。」從這些言論非常清楚可見,就是黃之鋒既不是獨立派,更不是革命派,更不用說從來未說過任何港獨言論的周庭本身。

距禁止民主派參政只一步之遙

中共如今在香港所做的,就是為打壓香港民主派的文字獄,任何令其感到「不聽話」,或「可能有威脅」者,例如只不過是關注政策與民生議題的姚松炎,立即以完全不合邏輯地去胡亂DQ;而眾所周知者,這幾位議員根本和港獨甚至本土也拉不上邊,從來未被承認為「本土派」,甚至被本土派視其統獨立場為「大中華」;但中共卻可以完全莫須有來DQ,說明是否「港獨」,根本只是中共生安白造的藉口,多年前反對廿三條立法時,民陣的口號「還政於民」,也曾被親共人士說是「港獨」;因此以中共的邏輯而言,任何人主張人民優先於政府,人民有權決定自己的未來前途,就是「港獨」;以此推論下去,儒家的孟子說「民為貴,社稷次之,君為輕」──其實就是煽動「還政於民」的港獨分子,因此董建華在2003年曾引述《東周列國志》說「國以民為本」,其實也是「港獨分子」──當然,中共說你是「愛國愛港」人士,就豬乸都屬莊重與真誠,因此一如其他宣誓儀式讀錯的親共者,全部都不會被DQ。
香港社會變成完全顛倒是非黑白之地,一切全屬莫須有,只要中共說黑就抹成黑,中共說白就變成白,這和距離中共完全禁止香港的民主政黨參選立法會,其實只有一步之遙。在這樣的情況下,所有民主政黨團體的恩怨,個人的私怨,以至政治或經濟主張的分歧,都應該暫時停止,在此艱難時期同心協力,用選票支持任何民主陣營推出的候選人,向中共的瘋狂釋法與DQ說不。

林忌

時事評論員

https://hk.news.appledaily.com/local/daily/article/20180118/20277822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