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孩子要做之鋒

香港獨立媒體網

如果孩子要做之鋒

by 葉一知 / Today, 00:00

蘇軾(即蘇東坡,寫出「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那位偉大文豪)童年時,父親蘇洵赴京應考,很少在家,教養責任全由蘇母程氏負責。有一天,蘇母教蘇軾讀《范滂傳》。

范滂是東漢人,捲入了當時的黨爭,靈帝於建寧二年大殺黨人,下令緊急逮捕范滂等人。督郵吳導奉命逮捕他,到了范的家鄉,竟抱著拘捕令在旅舍大哭。范滂聽到這件事便說:「一定是為了我!」說完便慷慨就義,自己往監獄投案。

縣令郭揖見了他大驚,急急跑出來,解開官印,說:「天下之大,何以要來這裏?」便拉着范滂要和他一起逃。范滂說:「我死了,一切便可完結,怎可以連累你,又連累母親呢?」

就義之心已決,便向母親訣別。范母說:「既要有清高名譽,又要有安樂長壽,有這麼容易嗎?既已得義名,還有什麼怨恨呢?」

范滂跪著受教,拜別母親。回頭便去與兒子道別,說:

「我不知怎樣說。我教你去做壞事嗎?但壞事不可做;教你做好事嗎?但我沒有做壞事,卻落得如此下場啊!」(吾欲使汝為惡,則惡不可為;使汝為善,則我不為惡。)

路人聽到這幾句話,都流下淚來。最後范滂就義,享年三十三。

沉痛的說話,好重要,所以要講多一次:

「吾欲使汝為惡,則惡不可為;使汝為善,則我不為惡。」

短短二十個字,道盡專制暴政黑暗時代中知識份子的無盡悲嘆。

過去一年,有十多個年輕人入獄了;有幾個,昨天還再次入獄;可以預見,未來還會有年輕人入獄。他們做了壞事嗎?他們都像范滂般,並非做壞事,只想扭轉黑暗政局,卻在專制獨裁下成為犧牲品,被自己國家迫害。

真正為惡的呢?收幾千萬的,囤地搞劏房的,犯法僭建的,虛報學歷的,出言恐嚇的,出賣香港利益的……一一位居廟堂之上,很多人還叫大家多多包容。

我們這些成年人,都有范滂的悲嘆。我們怎樣跟下一代說?難道教他們:「惡是可為的,作惡越多,權勢越大;善不可為,一心改革社會,希望為社會對抗極權的,都成為階下囚。」

故事未完。開首我們談的,是蘇軾。蘇軾聽到這裏,大概深受感動,便問母親:

「如果我長大之後變成范滂,你答應嗎?」

蘇母的回答,成了一句名言:「若果你能做范滂,難道我不能做范滂的母親嗎?」

大概就是有這樣的母親,蘇軾才有如此名範千古的成就。

看年輕人入獄的新聞,和支持他們的父母,同為人父,便覺得很悲嘆。這些年輕人犯了什麼錯呢?我們是不是要加入譴責他們,以求明哲保身?如果孩子看到他們的故事,有一天說要學之鋒、學冠聰、學浩銘、學潔泓……,你怎樣回應?你能夠像他們的父母那樣豁達嗎?

范滂和蘇軾固然可敬,他們的母親則更令人拜服。用在紛紛入獄的年輕人身上,也是一樣。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460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