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跑成為「用不着的尿兜」已無懸念 | 林超英 | 香港獨立媒體網

1月4日民航處張麗娟女士撰文(註1),指以「尿兜」比喻赤鱲角機場的三跑問題不恰當,又嘗試以2007年和2016年與內地簽署的文件,說服我們相信三跑建成後必有所需空域。可惜事實證明,赤鱲角機場啟用二十年,民航處手持2007年文件也已十年,連提高現有雙跑道升降量所需的空域都未能得到,第三條跑道(「三跑」)需要增加的空域就更不用說了。

「尿兜」之說源自我在網上社交平台的貼文(註2、3),某商廈男廁一端安裝了三個尿兜,空間卻只能站兩個人,多安裝的第三個尿兜(「三兜」)一點額外作用都沒有,我以這個方便說法,讓市民理解三跑同樣需要配以相連空域給飛機通過,才能夠發揮升降功能,沒有空域則三跑不能升降,只是石屎打造的裝飾品。

張文指以人在平面上的情況比喻飛機在三維空間飛行是失當的,又說在同一地理位置上容許多架飛機在不同高度層安全運作云云,既然張女士談立體幾何,我也深入多講一點。以三個尿兜為例,採取三維思維確實有令三兜發揮作用的方案,就是在兩個企位上空3米高處建一個平台,連接一道從外圍架起的樓梯,讓第三個人走近和使用三兜,問題是廁所牆高不足6米,建了平台人也走不上去,即是說引入三維空間也有制肘,不是「想點就點」,同理適用於三跑。

頭上的空間不是無限,立體空間也有制肘!

回到歷史,雙跑道的赤鱲角機場,原本設計的最高升降量是每小時86架次,但是直到不久之前還只是68架次,原因何在?原來當年的顧問假設進出赤鱲角機場的飛機可以使用所謂「北面航道」,例如內地來的飛機可以在珠江口低空南下直接左拐降落赤鱲角機場,起飛的飛機則可以東飛後左拐入大欖涌水塘上空,隨即在低空北上內地,以及在風向逆轉時以同樣航道反向起飛或降落,這樣的話,雙跑道可以同時起飛,同時降落,效率大增,不幸的是機場1998年啟用以來二十年,運作北面航道需要的空域始終沒有實現,以致顧問說的最高升降量變成空話,順便說一句:以顧問說的話作為「三跑有用」的論據是不可靠的,歷史已有證明。

香港北面的空間沒錯是三維,可惜赤鱲角北面航道與深圳機場以南的升降航道有根本矛盾,在雙方航道交叉的位置,航機垂直距離少於安全標準,這是空域問題十年沒有寸進的簡單原因,釜底抽薪的解決方法是深圳機場停止運作,可是1998年赤鱲角機場啟用時已因深圳機場不能使用北面航道,如今深圳發展到GDP即將超越香港,要求人家作出犧牲是忘想吧。

機管局建三跑的理據是升降量可達每小時102班,民航處也不斷以2007年的文件引導市民相信三跑建成後,它需要空域自然會出現,但是過去二十年的殘酷現實證明,這份文件連現有雙跑道需要的空域也擠不出來,遑論未來三跑?

張文嘗試以2016年文件裏的「循序漸進令香港三跑道系統達至最終每小時處理102班航班的長遠目標」叫我們放心,反映民航處人員稍欠閱讀內地官方文件的經驗,沒有看懂「循序漸進」、「最終」和「長遠目標」加起來的含義,它其實明白地說了:三跑建成之日赤鱲角機場肯定做不到102班水平!事實上,在沒有北面航道的背景下,連能否達到赤鱲角機場雙跑道原定的86班目標也成問題,在空域毫無把握的情況下興建三跑,是冒進和不科學的,像竉壞了的孩子以為父母會不顧一切遷就他一樣。

依目前形勢判斷,三跑建成之日,赤鱲角機場升降航班不能增加,三跑成為「用不着的尿兜」已無懸念。

林超英
香港中文大學地理與資源管理學系

註1:信報 2018年1月4日:大幅拉提航機升降量 港建三跑是不二法門
註2 :臉書《林超英 Lam Chiu Ying》 2018年1月1日貼文
註3:《草雲居》 2017年12月31日: 三個尿兜的故事

原文刊在信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466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