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文革來臨 by 葉一知

山雨欲來,狂風先襲。今天看《蘋果日報》,發現有四篇文章,互不關連,卻嗅到風中帶腥。

第一篇,是蘋果社評「樓市的112條風險」,主要討論香港樓市屢創癲價是因為大陸資金,結尾說:

「除非廢除《基本法》112條──實施外匯管制──否則樓市(尤其是豪宅)自是還有一番興旺。廢除112條的風險有多大?『習近平新時代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思想』掛帥,神州大地翻起一股新文革浪潮。新發財們走資自保,情理之中。怕且怕一旦嚴厲管制措施亦煞不住資金外流,112條勢將追隨18條淪為『國家利益』的犧牲品。果如此,游資固然乾涸,金融中心地位亦難保,到時樓價又怎麼了?」

這個評論相信沒有多少人注意,因為聽起來實在太「危言聳聽」——在港實施外匯管制?這完全違反香港經濟賴以成功的自由市場原則,大家都知道全港會一起冚家富貴,中共怎可能如此瘋狂呢?蘋果簡直是無風起浪。

先看看第二篇文章,是陶傑的「但願平安就好」,說的是著名香港經濟學家張五常突然被批鬥一事,節錄如下:

「香港經濟大師張五常教授在大陸突遭中國官方批判,指其長期鼓吹私有制萬歲,即形同反共……

張教授多年來應官方邀請,多次演講,粉絲遍佈大江南北,影響力宏大,若其言論反共,應該早就抓捕。忽然出事,當然不是張教授出了問題,明眼人一看,官方的最新路線是『共產主義就是要消滅私有制』以及『不忘初心』,是中國出現根本變化。

開鬥張五常,也由一個不知哪裏冒出來的『馬克思主義理論教授』開炮。五十年前毛主席一片苦心,認為中國走錯了修正主義邪路,亟需矯正。今日史提芬•張只是過渡人物、鏈接環節,牽扯尚有下文。一幕大戲,又將上演,希望張大師沒有事就好。」

陶傑一文還簡介了文革歷史,值得看一看。看完,再看兩岸版的「內地限娛令升級 如文革再臨 封殺Hip Hop紋身藝人」這一段:

「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宣傳司司長高長力在宣傳例會上提出,電視邀請嘉賓應堅持『四個絕對不用』標準,即:對中共離心離德、品德不高尚的演員堅決不用;低俗、惡俗、媚俗的演員堅決不用;思想境界、格調不高的演員堅決不用;有污點有緋聞、有道德問題的演員堅決不用。另外,總局明確要求節目中紋身藝人、嘻哈文化、亞文化(非主流文化)、喪文化(頹廢文化)不用。」

開放了幾十年,突然又走回頭路,再高叫道德,用最高道德為真理,便可箝制思想,批倒政敵。這種以最純粹的道德作武器的批判手段,就是文革的手段。

簡單來說,文革表面批的是文化,裹面找的是意識形態,實則要奪權報復。所以批西方文化(Hip Hop、紋身等)違反道德,只是幌子,要批的是意識形態,再看張五常被批,他的經濟主張是什麼?當然就是自由市場,這就是意識形態。

返回112條的問題。你問張五常反不反對外匯管制?他一定反對,但曾經是中國紅人的張五常,忽然被批,正如陶傑所言,他不過是過渡人物而不是目標,但其代表的自由市場意識形態,肯定會慢慢被批鬥得體無完膚。那麼,蘋論所說的廢除112條實施外匯管制,真是那麼瘋狂嗎?

還是太瘋狂了,文革怎會重臨?會的,但形式會有所不同。用大字報、發動紅衛兵到處批鬥、還要用完即棄以上山下鄉的方式打發,太費時失事了吧。別忘了這是網絡世代。近日掘起的#metoo風暴,不少人質疑和擔心,這會不會成為一種攻擊對手或報復的工具?這是合理質疑。不過,在民主和言論自由的社會,機制讓民眾自我調節和約束,所以慢慢有不同聲音表示質疑#metoo的做法(要強調,他們不是支持性侵)。民主自由國家有很強的免疫力,要用#metoo製造一場文革,還相當不容易。但在極權國家呢?那就易如反掌,只要讓五毛和一些愚昩民眾起哄,便能製造海量訊息,讓當事人百辭莫辯,再以網絡監控消除質疑的聲音,瞬間可把對方置於無法翻身的地步,就是文革的新方式。要明白這一點,可以看第四段新聞——「陳樂行赴粵實習 院方接投訴」:

「浸大多名學生因普通話考試問題,『佔領』語文中心抗議,事件在內地發酵。內媒昨報道,其中一名參與抵制行動的浸大生、fb專頁『浸大山神』發起人陳樂行,將到廣東省中醫院實習一年,內地網民轟其為港獨分子,要求中醫院拒絕其實習。」

而今日最新的報道指:

「左報及官媒《環球時報》連日狂轟,有內地網民更留言要『整死』有份參與行動的浸大中醫學生陳樂行。陳樂行原定上周六到廣州省中醫院實習一年,他起行後憂慮人身安全,昨晚中醫院接到逾百通夾雜粗言的電話,要求『交人』,浸大老師告知他,有人打電話到廣州省中醫院聲稱要打他,終在老師陪同下被逼返回香港。」

陳樂行反對的,只是「大學生要通過普通話考試才能畢業」這個不合理的制度,但事件首先被轉移為「講粗口」,然後被屈成「反對學普通話」,陳最後被扣上「港獨份子」的帽子(但他從來沒有發表過港獨主張),網絡五毛立即群起噬之,愚夫愚婦和心理不平衡的失敗者跟着起哄,喊打喊殺,當事人自是百辭莫辯,能走便走,不能走隨時像文革般被人批鬥到自殺收場。

試問,這不是文革手段,是什麼呢?

綜合這四篇看似不相關的報道,如對文革史有點認識,必定能找到一條主線:「新文革悄悄開始了。」

「新文革」鐵定與老毛發動的文革形式不同。比起六十年前,今天世界有了互聯網,中國也有極強的經濟影響力,兩件事疊加起來,要發動新文革,易如反掌又易於操控。新文革,先挾互聯網匿名五毛之勢,再加互聯網監控之便,不用搞個人崇拜,即可如臂使指般製造海量訊息淹沒當事人,再以監控控制真相。最後還有一招——「有錢就是任性」。坐擁龐大市場,一邊可以不讓你搵食,要你乖乖就範;一邊又可重金禮聘,買起一個又一個專家學者加入圍剿。目的達到,便可立即收兵,能放能收。

老毛發明文革這種手段,簡直有如科學家發明原子彈,同樣擁有毀滅性的力量,同樣後患無窮。不同的是,原子彈總是向外國發射的,文革卻是對內發動的,專用來對付異己。這種發明,一直會潛藏於暴政心中。所以文革會否復辟,得看領導人是否有此需要,例如奪權、找最大權或報復的需要。

鬥文化、鬥意識形態以及輿論批鬥機器都已就位,剩下的一幅拼圖,就是習帝究竟想做什麼。他要復辟帝制千秋萬世?還是單純要鬥倒政敵呢?

面對這股滲透勢力,全球各國已紛紛出手對抗,總算不是太遲。可是,屈居一隅而被中共管轄的香港,以及賤視人文科學不諳歷史的香港人,面對這場新文革,那裏會有抵抗之力?危言聳聽嗎?會這樣瘋狂嗎?今天每一個人看文革的紀錄片,都會覺得那些人很瘋狂,卻活生生發生了。同樣道理,今天覺得多麼瘋狂的預測,誰能保證不會發生?只要習帝一聲令下,文革即可在香港發生,香港即時缺堤被毀。這是真焦土,試問這裹的人包括自己,誰能獨善其身,倖免於難?

這一刻,我還真要感激老毛,當年沒有把文革那一隻魔手伸到香港。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476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