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國統治下做異見份子香港獨立媒體網 / by 王一一飛

蕭雲建議陸生看完《1987》之後,在facebook建議大家回中國大陸組織漫畫學會,進行地下組織宣傳反共思想。我經常想,在中國統治下做異見份子,其實是沒有很多希望的。

在中國,工運、村落拆遷、環保反化工廠和核廢料,比較容易組織群體和示威維權。可是,所有抗爭,去到政治層次,就會馬上面臨極大困難。

1.政治抗爭者通常都是孤立和逆民意的

政治層次上,中國的抗爭者十分孤立和原子化,就像自己一個人,有時一班人,和全世界發動作戰。在大馬、星加坡、俄羅斯、委內瑞拉一類假民主威權政體,反抗者還可以有政黨有組織。可是,中國抗爭者沒有很強的組織和政黨,十分孤立。

中國的抗爭者,其實在社會上支持不多。中國社會主流民意反民主反人權,只需要食飽飯、經濟發展、穩定和諧、去非洲開疆拓土為法西斯黨國建立屬於中華優等民族的生存空間。群眾一聽到人權民主這類字眼,就條件反射地說他們不受美帝的一套。證明官媒將國民資訊閉關封鎖到北韓之後,不斷洗腦教育,令他們像狗被訓練到聽到聆聲之後條件反射流口水一樣,聽到民主人權就馬上條件反射地說美帝的東西不合國情。面對這種群眾,政治上的維權人士,十分孤單。

在中國做政治抗爭者,其實不但危險,更會很孤單很孤立,就像自己一個與世界戰鬥。這一切就像東歐和前蘇聯異見人士一樣,極難組織任何行動示威宣傳,社會上都極難找到支持你的人。更像1984中的Winson,一開始只能夠自己一個偷偷地堅持信念,在閉路電視看不到的角落偷偷地寫日記己經是一件很偉大的抗爭。在極權之下抗爭,十分無力。

2. 政治社會抗爭=Mission impossible

逆民意而行,就需要社會抗爭。可是,中國政治維權人士的社會抗爭極為困難。維權人士在街上走,旁邊一定有不少特務尾隨,旁邊的椅子有特工一邊假裝看報紙一邊偷看你。如果你想展示橫額、派傳單,大部分情況會馬上被城市中的閉路電視系統發現,被城管特工維穩部隊警察發現,沒有多久就有一大排人趕到,把你塞到車上人間蒸發。當然,有一些人也許幸運地找到一個沒有閉路電視的角落,偷偷做這種事,但組織行動極為困難。

國家對你的打壓有過之而無不及。維權人士不少都被軟禁在家,記者想探訪都成為困難。不過,被軟禁是好運,全因知名度大,政府害怕殺死你引起的反彈。正如天安門母親生存至今,被祖國恩賜異見份子難以享受的生存權,全因害怕殺清光或者人間蒸發會有國際反彈。當然,一旦你試圖網上宣傳、組織行動,政權會馬上壓制,就像劉曉波一樣馬上坐十幾年牢到死為止。不過,如果你沒有很大知名度,政府索性讓你人間蒸發,甚至殺死你,將你的器官拿去黑市。

以前,陳光誠還可以跑去美帝大使館。現在,全國大城市都像大洋國一樣放滿閉路電視,走近大使館沒有多久就會被人臉辨識系統發現,走一會之後馬上被人綁架塞入車內。

3. 自己的經驗和未來展望

回中國大陸,你要很確定那人是可信,才可以和那人談政治。自己在甘肅試過一次,很確定同團的中國學生是開明的,才會交流。不過,在大部分情況下,自己坐高鐵、在街上走,都很害怕與中國人交流政治問題。因為,萬一那人是特工、保守派、盲目的愛國法西斯主義者,或者那人沒有問題但附近有黨員和特工,你下一秒應該可能不能回香港,而是去到南營洞一類的地方,被酷刑迫供。如果好運,也許可以學程生福大命大,坐了好幾年牢之後寫本《千日無悔》,但都可能成為香港失蹤人口。

因此,有時都不明白為甚麼大家會覺得民主中國是可能的,支聯會日日在維園自high幾輪,地球依舊繼續運作。香港社運人士自high,以為中國民意支持民主,不知道其實只有香港、新疆維吾爾人、西藏藏民、廣東省粵民這些邊陲地區的少數群體才擁有反共的共識(當然,他們都面對同化、高壓政策、收編和分化),漢人社會根本只有明君沒有制度,覺得共產黨統治底下食飽了己經是得政。就算有維權人士堅持民主憲政,但他們是社會上的極少數,難以組織,難以行動,難以得到支持,更難以生存下去不受打壓。

面對極權高壓政策和保守文化,歐威爾極權統治下的抗爭成功率極低。如果你是維權人士、香港民主派,與其拯救一群抱殘守缺不思進取的愚民,不如快點移民去外國,至少活得有自由和安全。如果不能做離地中產,不如等支爆。極權下沒有人權民主化希望,但有崩潰希望,全因未來中國經濟將有很大可能面對問題,更因為中國有不少貧富環境等社會問題,更因為中國高層內部權鬥爭集帝位有機會愈演愈裂。一旦中國權鬥和社會矛盾去到極大的地步,中國有機會像Syria、Libya一樣打內戰、分裂割據。到時,香港、廣東省、上海、西藏這些較開化的地方,應該馬上勇武革命建立自己的自由民主國家。新疆維吾爾人那群伊斯蘭聖戰份子最好快點拿刀拿炸藥發動革命,漢人做愚民唔夠反抗和人權意識,不如發動革命。就算建立塔利班原教旨獨裁,比起歐威爾極權,根本是Lesser evil,是自由的一大步。

當然,極權未必崩潰,正如北韓1990年代經濟危機有飢荒,很多觀察家講北韓數個月內崩潰打內戰,但高壓政策、中俄外國勢力支持、閉關鎖國和金氐個人祟拜,令北韓不少人依然支持極權,就算不支持都只敢脫北不敢革命。不過,各位異見份子和邊陲地區仍應該嘗試鬥長命,也許會等到極權解體的一刻,到時沒有人有足夠力量管你們,想建深圳民主國、上海自由邦、香港建國,都沒有所謂。只有帝國解體,脫離其他頭腦被洗腦教育所害未開化的愚民,脫支獨立,才可以令至少幾個地區民主化。與其大一統,不如先讓好幾個較開化的地方民主起來。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611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