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日隨感:「有啲嘢講講下就嚟」? (鍾劍華)

今天早上,雖然只是七點多,西鐵車廂內一如既往地擠滿了人。27分鐘的車程,都只能站着。車廂內有男有女,有老有嫩,各式人等,大部份都靜靜站着或坐著。有人看手機,有人看報紙。不過,其中有兩位阿叔,並坐着高談闊論。他們談話的聲調,根本就不像是朋友間的溝通,而更像是在宣揚或鼓吹些甚麼了。談話的內容,都沒有用心聽,當然都不會去記。不過,就在那27分鐘之內,他們的對話中夾雜了多句廣東粗口。都是最基本那一個句,就是互相表達想與對方的母親發生肉體關係。

我即時想起了譚政協常萎批評戴耀廷的那句話:「有啲嘢講講下就嚟」。我當堂心裏發毛,很擔心那兩位阿叔要與別人發生肉體關係的衝動,會不會真的講講吓就嚟。


我當時又記起大導演史提夫史匹堡保有套電影叫做「少數報告」(Minority Report),改編自Philip Dick 的文學作品。內容是講到了不知是未來的那一天,有人發展了一套機制叫 pre-crime,可以預知兇殺罪案,因此可以在殺人行為未出現之前便加以制止,並把那一個將會殺人的兇手提前拘捕、撿控、定罪,然後繩之於法、判之以刑。近日一連串有組織有系統對戴耀廷的批鬥,目的明顯就是要把所謂「分裂國家」及「港獨」行為 pre- crime 了。 以後講下都唔得,討論下都有罪,講咗就當你做咗,然後政府就可以又拉又鎖。


嘩,真係幾偉大,咁以後咪唔會有人被兇殺囉。可惜只係科幻小說及電影。不過,在電影裏頭,最後那個系統都是出了問題,還是被終止了。


如果假定所有事都是「講講下就嚟」,跟住就可以因為有某人講了某些話作為理由,將講嘢的人拘捕、定罪、甚至繩之於法,那今早我在車廂之內是不是應該即時報警,甚至飛撲上去制伏嗰兩個阿叔,以阻止西鐵車廂內將會有可能發生的一宗或多宗風化罪案。到時,特區政府會唔會頒發一個英勇獎章俾我?


千祈唔好話譚常萎誇大呀,有啲嘢真係講講下就嚟。例如末代港督肥彭未走之前都已經講過,佢最擔心「香港人嘅自主會斷送在某些香港人手上」。睇吓今日譚常萎及一眾建制嘍囉講咗啲乜,你就知道肥彭講嘅嘢,真係講講下就嚟咗。


我都不妨表明心跡,其實我都好鬼愛國。我十四歲已經熟讀偉大的導師毛澤東嘅所有詩篇。我一直都好擔心,偉大的導師以前講過嗰句,話「一黨專政已喪失人心」會講講吓就嚟。睇吓香港今日嘅情況,又好難否定情況唔係咁喎。


再多講句私房話,我以前冇同人講過㗎。我梗係支持祖國統一啦。如果中國共產黨真係戰無不勝,真係可以千秋萬代,真係可以解放台灣、光復南海、奪回釣魚島及琉球、收回滿蒙、重駐高麗、甚至恢復對安南及西伯利亞行使主權,到時中國人就唔使日日講偉大的民族復興啦,甚至可以告慰馬列毛主義老祖宗老馬及蘇聯老大哥在天之靈,將「新時期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推向國際共產主義的新高峰,解放全世界囉!到時中國人重使站起來?可以日日瞓喺度,打跛雙腳都得啦。如果真係「講講下就嚟」,我再講多幾次都唔怕。


不過我也記得,好多嘢,講嚟講去都冇嚟。例如共產黨自己講過嘅「推行多黨民主」,例如承諾過香港人嘅「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又話過香港人可以決定自己嘅政治制度。共產黨話中國人已經站起來了,不過有D人唔知站咗去邊,例如劉曉波、劉霞,又例如王全璋律師。而且啱啱相反,我見到好多人不但冇站起來,反而一直都只係跪在共產黨面前,例如呢位譚常萎,重有一眾「建制嘍囉」及「愛黨盲毛」,跪喺度嘅人重越嚟越多㖭。


想到這裏,27分鐘車程已經快完,閘門一開,兩個阿叔落車之前,又再爆了幾句粗口。這一次,他們一個竟然說想與特區政府的母親發生肉體關係,另一個就話想去搞共產黨的令壽堂。


吓!咁大逆不道嘅說話佢哋都講得出!我當堂對他們另眼相看,如果真係「講講吓就嚟」,佢哋真係做得出,我不但唔會報警,可能仲會打掌仔添。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155481900591938&id=54323693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