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行止: 擴大開放非無條件 最佳願景不易實現 – 名家政評 – 謎米香港

信報     2018年4月11日

擴大開放非無條件 最佳願景不易實現

一、
習近平主席昨天在「博鰲論壇」發表題為〈開放共創繁榮 創新引領未來〉的「主旨」講話,內容和事前內地官媒的「預測」,十分接近。中國將採取「四大重要舉措」以擴大開放市場,而這些舉措(詳情請讀今天的新聞報道),正如出席「論壇」的國際貨幣基金組織總幹事拉加德女士的「聽後感」︰「習主席鼓勵開放和創新,並非泛泛而談,而是非常具體,開放銀行、保險、汽車這些行業,並取消限制,降低壁壘,提供更友善的營商環境。」對「習講話」作正面評價的外人,肯定不只拉加德一人,以其內容的確完全符合自由貿易精神和人類追求「和平、安寧、繁榮、開放、美麗的亞洲和世界」的願景;即使是經常對中國言出不遜的美國總統特朗普,亦應有讚詞——他剛剛在兩三天前於「推特」指出,「中國對美國汽車抽取百分之二十五進口稅,美國對中國汽車的進口徵稅率只有百分之二點五;在中國的美國汽車公司不准持有百分之五十股權,但中國在美國則可全資擁有其車廠……」這種情形,用特朗普的特殊言文,有如於賽跑中美國選手被迫戴上金屬腳鐐(leadshoes),何來公平競爭!不過,習主席強調「要盡快放寬外資股比限制,特別是汽車行業外資限制」,好像直接回應他的「朋友」特朗普的訴求;至於美國汽車進口稅率,相應調低亦事屬必然,那從「今年將相當幅度降低汽車進口關稅」可見。

在改革開放四十年的今日,習主席強調「擴大開放」,別具意義;外媒稱他再度確立了作為「環球化」領軍人物的地位,絕非溢美之詞。不過,「擴大開放」並非毫無條件,習主席說他「希望發達國家對正常合理的高技術產品貿易停止人為設限,放寬對華高技術產品出口管制」,言外之意有二。其一是不解禁、「擴大開放」的程度便要看實際情況而定;其二是中國所以錄得巨額貿盈,其中一項原因正是「發達國家」(主要指美國和歐盟)禁止對中國出售高技術產品,令中國「進口不足」有以致之。

習主席的提法不可說不合理,但「發達國家」恐怕不會同意,因為道不同的中國的崛興、壯大,對「西方文明」是一大挑戰和威脅,她們唇齒相依、攻守同盟,對中國禁售高科技產品的政策,相信不會因為習主席幾句話便放棄!值得一說的是,五十年代以還,美國在科技上有大突破,很大程度借助因受納粹迫害而逃亡美國及二戰後被美國企業甘詞厚幣吸引赴美的歐洲科學家(當中不少是猶太精英),有這些「外力」,美國在科研上遂有大成。中國完全欠缺這種「外力」的幫忙,早期的「蘇聯專家(?)」不數年便打道回國;內地的科研,除了解放初期有過少數歸國的留外科學家,這數十年來的科研成就,主要是本地科學家的努力。國人的聰明才智絕不下於任何種族,現在需要進口「發達國家的高科技產品」,正是看到本身的缺失而欲急起直追。可惜,由於價值觀有天壤之別,筆者看不到「先進國家」在這方面會放鬆。顯而易見,西方國家對中國的崛興尤其是軍工業有超前之勢,莫不憂心忡忡、惴惴不安!

二、
「發達國家」這種取態,除了因為中國無論在文化、宗教、政治(意識及制度)上獨樹一幟,且這種有中國特色的色彩在「十九大」後更「亮明」,令西方國家很難與之融洽共存因而力圖保持一定距離之外,近年有銀彈槍炮在手的內地官員,對香港任意所之,在沒有諮詢香港民意之下,把其認為「不合用」的《基本法》條文(如第一零四條及附件一第七條等)「釋法」,便是一例;而為了「牢牢掌控香港」,藉「雨傘運動」製造幻影港獨以至仍在醞釀把「戴耀廷言說未來可能獨立」的言論入罪等,這類製造危機以強化管治力度的做法,以至近年不斷以「要賺我的錢便得聽我的話」的方法對付本地(和外地)演藝界人士——不隨京樂起舞,經濟來源便枯竭甚且中斷。這樣把資本(經濟)武器化的做法,港人充其量只能在有限的媒體上「出口烏氣」。然而,外人看在眼裏,憂懼一日經濟上過度依賴中國,便無法不聽北京的指示辦事,那意味可能為經濟誘因而喪失最珍貴的自由。香港的表象是國際都會,底下必然是國際間諜中心。那等於說,北京近來在香港做下的好事,西方國家莫不瞭然於胸,因而多方防範……

基於這種種理由,習主席的「主旨演說」展示了北京的「最佳願景」,但在外人看來,中國的真正崛興,對「兼容並蓄、和而不同,加強雙邊和多邊框架內文化、教育、旅遊、青年、媒體、衞生、減貧等領域合作」,是一股反西方文明的力量,這又豈是「先進國家」所願見。無論如何,「發達國家」若不把「高技術產品」對中國解禁,中國和「發達國家」的經貿將停滯不前,而已從「引而未發」發展至「升火待發」的中美貿易糾紛,衍變成貿易戰的可能不容抹殺!

在這種情形下,即使當今西方經濟仍未完全從二○○八年的金融危機中復康,各國均想盡辦法致力於刺激經濟增長,因此仍積極尋求經濟和中國合作(沾中國經濟旺興之光),但一切均從純做生意出發,大多數國家都歡迎中國資金,但在外交關係上則保持「中立」。以近日因為李克強總理宣布將到訪日本令中日兩國關係有「回暖」之象為例,兩國在經濟上也許有不少合作、互利互惠的機會,且日本對「一帶一路」的商機很熱衷,然而,在強佔釣魚島、「重整軍備」以至矛頭直指中國的「修憲」上,日本毫不放鬆!政治和經濟分離,此為與中國交往國家的新常態。

北京對香港的「管治」,已令台灣走向遙遠——遙不可及的遠方;現在她在香港的作為,雖然港人有聲抗議、無力以對,京官當然漠然置之,但有損中國的「國際觀瞻」,是顯而易見的。

‧從博鰲論壇談中美關係.三之二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66071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