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被一次過炒晒的兼職實習督導老師致意 – 鍾劍華

我可能不是最合適的人去評斷這一單兼職實習導師被炒的事件,應該有很多其他人更合適。但是我也明白,合適的人可能因為各種原因不能作出合適的回應。他們的難處我能理解。不過,我也明白,很多不合理的事,往往就是因爲大部份人的有難處、冷漠或採取事不關己的態度而一再發生的。所以,就當我是諸事八卦,就當我是事不關己也口沒遮攔。

話得說回來,我也曾經有一段很長的時間,負責統籌學生實習及協調的工作,也要負責分配工作給那些兼職實習督導老師。因此,與他們也算是合作過,時間也不短。因此,我相信我要說的,也不是無的放矢。我相信我還是有一點點資格,分享一下自己的想法,作一些不合時宜、甚至可能被視為不通世務,不分莊閒的回應的。

我以前讀的學科,今天所屬部門開辦的學科,都是跟人本專業服務緊密相關的,其中最主要的當然就是歷史悠久的社會工作了。一直以來,我們都提醒學生要「以人為本」,要培養他們的「人本關懷精神」。部門也一向十分重視師生關係,不時提醒老師要以「學生為本」,要「用生命來影響生命」。這些都是我們經常掛在口邊的說法。對於這些,口講就容易,但實際上能夠做到幾多?我知道很多人,都是抱着一種「做得幾多得幾多」的態度,來平衡各方面的拉扯。但是在今天的那一種管理心態之下,能夠做到的空間就真的是越來越小了。

以前我在大學本科的時候,也是讀社會工作。讀書時經歷了兩次實習,其中一次也是在兼職的實習督導老師指導下進行的。到今天三十多年了,我仍然很感謝當年那一位老師。她把我從中大優美的校園宿舍及受保護的象牙塔中帶回現實。實習督導過程中,她豐富的前線工作經驗,比大學裏邊那些講師及高級講師都要豐富,也更落地,更貼近現實,期間給予我很多到今天都不能忘懷的啟發。我仍然認為這正是兼職實習導師的價值,他們對實務教學的貢獻,不容低估,更不應被矮化。

有一些兼職實習導師雖然長期從事這個工作崗位,有幾位已經工作了超過20年。但因為他們主要的工作就是督導實習,他們對服務的實際情況,往往比在學院教書做研究的同事都豐富,也更在地。老實說,今天的大學環境,在實務學科的處理上真的有點本末倒置,有一些社會工作的老師,本身就從來未曾正式從事過社會工作實務。為何如此,當然有其原因。但正因如此,專職實習督導的兼職老師,擔當的責任及貢獻就更突出了。

我記得,雖然兼職督導老師這個崗位,在不同的學院都已經存在了幾十年,但以前就連薪酬架構及增薪點也沒有。每一年要按實際情況及個別的條件來決定是否有約續。就是續了約,也只是停留在原來的那個薪級。

後來,記得就是我負責實習統籌那個階段,部門說要加強practice teaching,要提升實習督導的質量,要令有經驗的兼職實習督導老師都可以有一個較佳的就業保障,而且可以挽留這些人才。所以,雖然也是年年續約,但就有了薪資架構,有了按年資來調整的增薪點。雖然只是很簡單的一個薪資架構,但也總算是一種進步。

那個時候,也開始說要鼓勵部份同事把更多時間投放於研究及寫學術文章的工作。因此,把這一批兼職實習督導老師納入編制之中,也是有一個意思,就是要讓更多的教職員,可以免於往機構跑。部門就可以由以前在實習督導上要全民皆兵的狀態,變成有一個內部分工。沒有這一批兼職實習導師,這一個分工的安排及構想,便會大打折扣。

香港的大學教育很功利,而且是越來越功利。但始終都是大學,所以也要講學術。所以往往會出現一個很尷尬吊詭的處境。似乎每一個部門都要證明自己有經濟價值,自己的學生可以畢業後得享高薪,或者起碼就業冇問題,在市場上很搶手。大學高層也要年年開記者招待會,要告訴社會,我們今年的畢業生又比去年每月平均賺多咗兩舊,更比隔離嗰間賺多三舊。

可另一方面,在一個實際的校園環境,在教學與學術工作的環境中講實務,又似乎顯得十分邊緣。特別是近年要講爭排名,教學及實務工作變成配菜。主要負責教學的教職員,都已經變成二等公民,有很多還要每年續約。因此,負責實習督導的那些兼職老師,就更是變成邊緣中的邊緣了。

有同事說:「佢哋無功都有勞」。我就不會選擇用這句話。我會說,他們大部份都「有功兼有勞」。但這句話其實也不必多說。因為這次全體不獲續約事件,似乎也不是以從講功勞講貢獻作出發點的。

作為一個公共機構,如果不是因為員工的工作表現不理想而要作出解僱的決定,而且面對的是一班在部門工作及貢獻了起碼十幾年至二十幾年的員工,竟然要在約滿前三個月才通知,而且完全沒有合理的過渡期。這不已經足以令所有其他員工、校友、及學生感到難堪嗎?

我們有一些老師,仍然這樣教導學生,叫他們「在一個機構工作,就要承擔機構的使命和責任,要有擔當,要以負責任的態度工作,要視機構的整體為一個團隊,要有團隊精神,要對這個整體保留一點忠誠及責任感」。但我們也知道,現在很多機構,商業機構就不在話下了,連社會服務機構及公共機構,甚至政府都是如此爭先恐後做無良僱主,帶頭示範如何把員工當成是可以用完即棄的資源。做了20年,有功也有勞又如何?總之過了橋,就要把板也抽掉。忠誠?責任感?團隊精神?這些高調只能留在口講,還可以用來教誨學生!

據說召他們開會把安排通知他們的時候,還要安排了警衛在附近候命。這算是什麼?是擔心他們乘機發難?如此恣態,究竟是反映了那一班兼職實習老師個個都很孔武有力,隨時準備動粗?還是反映了以行政手段動粗的,自己心裏有鬼,自己首先膽怯心虛?這一個案例,相信可足成為公共行政管理的經典教材。

事情發展至今,只能說來得很突然,但也不能說是完全在意料之外。不過,卻也是一個在情在理及在行政操作上,都很難找到任何在情在理的說法來開脫的意料之中。

在此,我只能以個人的身份對這件事、以及這樣的處理手法表達一下個人的態度。也希望借這個機會,向所有受影響的兼職實習導師致一個口惠而實不至的敬意與謝意。雖然不一定會有迴響,但我深信,心存這一點敬意與謝意的,肯定不只我一個。

https://m.facebook.com/story.php?story_fbid=10155511283341938&id=54323693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