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站隊 站好隊(文:王慧麟)

自2003年《基本法》第23條本地立法觸礁之後,歷任特首都面對何時立法、如何立法、怎樣立法的壓力。過去一個星期,特首同樣面對立法的壓力。

對某些人來說,23條立法並不存在「時機」的問題,因為香港政治環境瞬息萬變,任何時機都不會是好的時機。原因是,只要政府把23條立法草案端出來,民主派必然群起攻之,「外部勢力」必然推波助瀾藉此打擊北京。既然如此,23條立法並不存在什麼「有利環境」,也不存在什麼「好的時機」,特區政府是有憲政責任把任務完成。

緩和局勢 得來不易

但每屆政府面對的具體社會及政治形勢大有分別。上屆政府提出的「半桶水」普選方案,遭到立法會否決,其間歷經雨傘運動及街頭衝突等,社會的對立與撕裂至今仍未撫平。今屆政府班底好多亦是上屆政府的高層,當然見識過上屆政府因為社會撕裂而引致的管治危機。

現實是,自今屆政府「上莊」之後,局勢稍為和緩及平穩,不少在立法會遭到「卡住」的法例及撥款,有望可以較快地回復正常軌道。這些得來不易的緩和局勢,確實是近5年來少見的。未來的民生議題爭議,包括快將推出的土地政策大辯論,更是許勝不許敗的政策挑戰。假如政府忽然提出要搞23條立法,不單重新喚起社會的撕裂及對立,而且這個「重磅政治炸彈」也可能會蔓延至民生政策的討論,令一些重要的民生改革政策失焦甚至拉倒。難怪直至前日,特首只會說23條立法未有時間表,仍不「鬆口」說在何時將啟動有關討論。

問題是對某些人士來說,現在確實是23條立法的良機,因為——其一,立法會內民主派已成少數派,現在的議事規則已經大大削弱拉布的功能,因此只要政府立即交上法律草案,立法會民主派頂多也是扔東西憤而離場,只要「霸王硬上弓」通過就可以完成任務;其二,現在距離下一次大型選舉,即2019年11月區議會選舉,還有一年多時間,如果現在不上馬,下年開始的選舉期「殺到埋身」,各大政黨的注意力就會放在選舉上,到時更難搞23條立法;其三,上次立法會補選,市民普遍不滿民主派表現,而民主派的「政治行情」正處於低谷,已經沒有能力團結反對力量。

更重要的是,現屆特首在民主黨晚宴上捐出了3萬元,部分人士擔心現屆政府為了所謂土地及民生議題,忘記了「誰是敵人、誰是朋友」的根本政治立場之問題。所以,23條立法的風暴,雖是一個對現屆政府的政治施壓,但對部分人士而言卻是大好機會,藉此事大書特書、卯足幹勁,向政府施以巨大之政治壓力,逼現屆政府要「好站隊、站好隊」,不要因為要搞民生拼經濟而忘記了自身的權力基礎以及友敵關係了。

現在港府是要搞團結還是拼撕裂?

所以這次23條立法的事件,不單止是立法問題,更有其他政治因素攙雜其中。只是,我們大抵要回到一個根本問題:現在特區政府是要搞政治還是拼經濟?是要搞團結還是要拼撕裂?上周港大民調可見,現屆特首的支持率首次少過反對率,民望淨值出現負數。在特首民望開始慢慢走向下降軌之時,此時此刻某些人士和組織又要逼特首搞23條立法,是不是一件有利香港管治、有利民生改革、有利對應「美帝」貿易及金融戰的事呢?

作者是時事評論員

https://news.mingpao.com/ins/instantnews/web_tc/article/20180419/s00022/1524053860235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