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退化論】政府公營服務監管不足 巴士鐵路航空均出事

2018-4-24 20:00

港珠澳大橋人工島防波堤早前懷疑被海水沖散,或會影響其防波能力。不過路政署其後召開記者會回應事件時,本身為工程師的運輸及房屋局局長陳帆未有出席,僅由路政署署長鍾錦華及首席政府工程師(特別職務)江大榮交代事件,而人工島設計圖亦拖至昨日才交上立法會。政府對公營服務處理不善,其實並不止港珠澳大橋一個例子,不論是在監管巴士、鐵路、新空管系統等方面,均突顯出其行政能力極低。

去年9月一宗城巴在深水埗剷上行人路、造成3死30傷的嚴重交通意外,揭發運輸署對車長的加班指引過於寬鬆。涉事車長在事發前連續數日主動要求加班,每日工作超過13小時,但仍符合署方指引;城巴方面更毫不諱言人手不足的問題是行業通病。運輸署其後考慮檢討《巴士車長工作、休息及用膳時間指引》,但在新指引公布前,卻已再次發生另一宗更嚴重的奪命車禍。今年2月,一輛九巴於在大埔公路翻側,導致19人死亡,成為香港史上第二嚴重的巴士事故,運輸署事後才宣布下調指引的車長工時要求。然而,該宗車禍涉及的還不止是車長待遇問題,例如九巴一度承認涉事兼職車長只有「跟車培訓」,正式駕駛該路線前未有親自試行,另有指車長開車前曾與乘客爭執等,均令社會關注兼職車長的路面經驗及情緒管理能力。不過,政府似乎未有打算介入或作出規管,使人懷疑政府是否要到另一宗同樣涉及兼職車長的車禍引起全城關注,才會有所行動。

鐵路方面,港府亦一直未處理港鐵延誤和超支問題,任由情況繼續。港鐵去年共發生10宗涉及30分鐘以上的嚴重延誤事故,共需罰款2,250萬元,較2017年被罰1,450萬元大增55%。此外,港鐵觀塘線於去年8月發生的信號故障歷時超過10小時,打破歷年最長故障記錄。超支方面,高鐵香港段造價原本預計為652億元,但至2015年封頂時高達844.2億元,相差近三成。另一條本地線路沙中綫超支情況同樣驚人,工程於1998年首次提出時,僅為374億元,於2012年正式動工時升至798.14億元,但現時已大增至971.63億元,由動工至今相差超過兩成,更為本港史上最昂貴的鐵路項目。不過港府身為港鐵大股東,應否對其延誤和超支問題負上更大責任?

至航空方面,民航處於2016年底啟用Autotrac3(AT3)新空管系統,但不斷出現重影及「鬼機」問題,甚至需要定期重啟才可順利運作。民航處回應事件時否認雷達屏幕有靜止,指即使個別工作席反應較為緩慢,但仍可顯示所有航機資料。不過,航空問題可帶來極其嚴重的災難,印度新德里機場使用同一系統,印度空管人員公會因憂慮出現撞機事件,更撰寫公開信予印度機場管理局和民航局局長,要求處理。但港府似乎未有打算正視這個極其重要的問題,避免出現撞機意外。

無論是在巴士、鐵路抑或是航空方面,政府對公營服務的監管均明顯不足,一方面損害市民利益,另一方面讓其生命受到威脅,一直被意外的陰影籠罩。政府往後如果繼續如果繼續對問題視而不見,後果實在堪虞。

(撰文:夏芊蕙)(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48326/%e3%80%90%e9%a6%99%e6%b8%af%e9%80%80%e5%8c%96%e8%ab%96%e3%80%91%e6%94%bf%e5%ba%9c%e5%85%ac%e7%87%9f%e6%9c%8d%e5%8b%99%e7%9b%a3%e7%ae%a1%e4%b8%8d%e8%b6%b3%e3%80%80%e5%b7%b4%e5%a3%ab%e9%90%b5%e8%b7%af/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