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如篡改新約聖經 – 陶傑


互聯網

主管特區教育而子女則讀租界式國際學校之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掀起刪改歷史教科書風波,其中一條,指一九四九年大量中國人由「中國內地移居香港」並無「因果關係」。
一九四九年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之中國人揚眉吐氣年,幾乎可以定為耶穌西洋紀元之外的中國紀元○年之始。
正因為新舊交替,在這一年,令全體中國人歡欣振奮,準備迎接共產主義。有一大群反動資本家與國民黨殘餘,拒絕接受中國解放的偉大現實,懷着對共產主義的仇恨或恐懼,逃竄來英國殖民地香港,或聚居吊頸嶺,或散居北角,人數成千上萬,包括:唐英年的上海資本家父親唐翔千、董建華之當時堅持青天白日舊旗號之令尊翁船商董浩雲、紗廠太子王統元王福元之父王啟宇,還有香港人熟悉的包玉剛和邵逸夫。
楊潤雄聲稱這群人不約而同,由大陸「移居」香港,並無原因,只是一種巧合,是完全無視於新中國誕生此一劃時代喜慶大事。
相當於竄改新約聖經,指三博士看見北極星而啟程前往伯利恆,並非因果確切之事件:僅三個阿伯,一個想呼吸新鮮空氣,一個想騎駱駝與步行運動Keep fit 減膽固醇,另一個則想去伯利恆找一個湖南妹揼骨按摩(Oh yes, the Chinese are, and were already in those days, everywhere),無意中發現一個在馬槽中出生的奇怪嬰兒。
根據楊局長之說邏輯延伸,一九四九年蔣介石及國民黨「移居」台灣,更因為台灣山明水秀,牛肉麵味美,檳榔新鮮,又聽了民歌「高山青」而對「阿里山的姑娘」悠然神往,與一九四九年之前大陸的國共內戰勝負,並無因果關係。
一九六二年新界梧桐山湧現大量由廣東進入英界、如螻蟻般爬山越嶺之農民,當係心血來潮過來舒筋練骨晨運遠足,僅圖個身體好矣。
至於今日香港特區又湧現移民潮,我猜想加拿大的新任總理小鮮肉杜魯多夠俊俏,令無數香港中產家庭主婦春心大動,看到了希望,強烈要求老公們向加拿大領事館入紙,與香港今日發生的一切,包括與楊潤雄做教育局局長全無「因果關係」了。

歷史學本來就是研究因果(Causes and Consequences),「沒有共產黨就沒有新中國」,無新中國,哪來「內地人移居香港潮」?這就是歷史因果教學了。這位局長治下之中史,即使想學習愛國,恐也越讀越傻,只有學局長子女送帝國主義租界之國際學校,由白人講維多利亞史,方有望抗此傻毒矣。

http://s.nextmedia.com/apple_sub/a.php?i=20180425&sec_id=12187389&s=12187389&a=2037161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