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冒牌左牌」、「正牌國賊」- Chung Kim Wah

本來也沒有打算回應陳婉嫻、葉國謙之流近期的言論。個多星期之前,我才再一次指出,他們這一伙人近年處心積慮,就是想要把六七暴動事件漂白。這個意圖近年已是昭然若揭,而且隨着政治形勢的轉變而變得越來越起勁。不過,今時不同往日,歷史資料現在已經散落民間,就算他們有政府撐腰,就算他們真的可以如「大洋國」般有一個「真理部」來整理製造歷史檔案,但他們已經沒有辦法扭轉全部人的記憶,因為很多歷史資料、事實的記錄及記憶已經散落到千家萬戶。他們無論如何,也不能刪除互聯網上的全部貼文,他們的謊言也不能抵銷很多人製作了保存着的資料圖片及文章。而且,我相信很多人都各自保留着不同的材料,他們可以不知廉恥出來講鬼話歪理,但只要他們講一句,很多人就會出來講十句,證據確鑿,還可以抵賴嗎!

陳婉嫻要出來抽梁天琦水,卻愚蠢到把旺角騷亂跟六七暴動作比較。看看各界又一次提出的論據及資料,根本不用多說了,他們還憑什麼來爭論?

香港這班所謂「土共」,以「左派」自居,但根本就是「A貨」。大家以為他們真的知道「左派」是什麼意思嗎?看來他們可能根本不知道,也不想搞清楚。只是以為認了一個自稱為社會主義政黨的中國共產黨做大佬,理所當然的成為了中國邏輯定義下的「左派」。因而把67暴動宣稱為左派暴動,完全不去反省當時那個暴動的性質和實際是什麼。經過了幾十年,中共自己都否定文革,而這個已經很清楚是受國內文化大革命及極左傾向影响的六七暴動,除了是要「搞亂社會」、要「越亂越好」、要「打到一切」之外,還可以是什麼?

要向澳門那個「12.3事件」吸取經驗,要在香港「也搞出個名堂來」,這些說法,不是我們加諸這批所謂「土共」或「左仔」身上的,是當年他們自己說的。有證有據,還有什麼好爭辯!

利用左派陣營能夠動員的工會及學校以至青年學生,放了八千多個炸彈,死了50多人,其中有11個警察,也有年紀很小的小朋友,都是基層民眾。原來是為了「基層民眾」?這樣荒謬矛盾的說法他們竟然也講得出口,自己水平低,便以為全世界跟他們的水平一樣低?如果是為了基層民眾,為什麼當時差不多所有基層民眾都反對「左仔」?為什麼暴動過後,幾十年下來,「土共」「左仔」都變成了過街老鼠?現在連他們自己的龍頭大佬中國共產黨,也不敢出來肯定文化大革命,更沒有肯定過六七暴動,這說明了什麼?

老實說,就算要抽水,這一伙「土共」「左仔」也有沒有資格向梁天琦抽水。是否同意梁天琦的政治觀點也好,他從海外回到香港面對法庭的裁決,坦然面對自己行為的後果,就算被政府以未經獨立調查證明是「暴亂」的「暴亂罪」來檢控,他也沒有退縮。一個只是20出頭的年輕人所表現來的道德勇氣,便遠高於他們這一班活了一世都只是做共產黨跟屁狗的「土共」「左仔」。還知不知羞,知不知慚愧!

作為一個政治術語,據一般的理解簡單來說,「左派」或「右派」之分,是指在法國大革命時期,坐在議會右側的是「保皇黨」,因此被指為「右派」。他們都是擁護封建君主制度及貴族特權的人,都是既有秩序及既得利益者的支持者及跑腿。與他們對立的,主張改革的,代表進步的,政治上獨立於權勢的,就是「左派」。

今天的工聯會、民建聯之流,自稱是「左派」,但他們的行為、主張、及在議會的投票記錄,有那一忽是「左派」的?要在對僱主、對投資者、對資本利益集團有利的議案中支持政府,也即是支持代表工商專業利益的及資本利益的站在同一陣線,打壓民主訴求。在重大利益立場上就要歸邊,要與社會主流利益秩序合作,反對權力天秤的調整,這就是香港的所謂「左仔」或「土共」!

長期以來,以「左派」之名來支持建制,以「建制派」之居,這是典型的「A貨左派」,是「冒牌左派」。與真正的左派完全相反,他們是反對改革的,他們只是既有秩序的代理人之一,或者更只是既有秩序的代理人手中的傀儡、尾後的跟班、屁門邊的走狗。他們是依附權勢的,也肯定不是獨立的。單憑這些,已經可以知道,他們憑什麼自稱為「左派」?

陳婉嫻、葉國謙這一伙人,做人做了差不多一世,過去幾十年來有進步過嗎?葉國謙當年有份去到澳門吸收「澳門12·3事件」的經驗。作為當年的學生代表,要在香港搞一票,他肯定有份。自稱「左派」,也做了幾十年「土共」今天竟然會暗示採訪新聞、希望發掘事件真實的記者抵打,竟然要以這麼核突的態度來支持一個封建專制的政治集團。他的一生就是「這一種左派」,是自己也不知自己「算是什麼的左派」,是一生只能以「左派」這個招牌混飯吃的「冒牌左牌」。

陳婉嫻就更不用說了,水平之低可說是令人大開眼界。過去三十多年有眼見:有彩攞、有水抽,她從來不會蝕底。還記不記得那個小朋友「肖友怀」?當時陳婉嫻開始的時候不是挺威風,像要指示香港政府要如何處理嗎!後來風頭不對,她便置之不理,任由他們兩婆孫面對政治壓力,因而作出一個對小朋友最不利的選擇。無論大家如何判斷「肖友怀」事件,那件事不正讓人看清楚她是如何對待及利用一個小朋友嗎?抽水不成,轉身就走。就是對一個小朋友也可以如是不義。對於六七暴動這樣嚴重的政治事件,今天又要借抽梁天琦水來往她自己的所謂「左派」這個政治面譜上貼金了。對一個也算是十分有擔當及責任感的年輕人,她的水平只能讓她以為又可以順理成章地不仁不義了。

香港的所謂「土共」或「左派」,長期以來只能以這一種水平的人作為領袖,可見這個「左派」的水平究竟有幾高了。說穿了香港的所謂「左派」其實都是「冒牌左派」,我們可能只可以繼續用香港人約定俗成的方式稱他們為「土共」或「左仔」。大家都知道,歲月及歷史也讓我們心知肚明,他們自己也心知肚明,這兩個詞語代表的是什麼。說穿了,就是「冒牌左牌」、也是「正牌國賊」。有人可能甚至會說,他們是如假包換的「人中渣滓」。對於這個說法,我也覺得很難不同意。

https://www.facebook.com/chungkw/posts/10155590248791938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