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近平危機重重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全球資本主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混亂的國際關係

中國勞工論壇 社論

今年三月,習近平開始了終身統治的時代,自此他對中共黨國的控制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但自此習近平的統治並不順利。7月6日,中美這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終於爆發了。中國商務部稱之為「迄今為止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這種說法固然有些誇張,目前情況還沒有這麼嚴重,但是現在看來兩國之間的角力越來越有可能升級成貿易戰。

相關閱讀:特朗普離貿易戰更近一步 ➵

當今全球化的資本主義經濟從未經歷過這樣的貿易戰。資產階級自己也不完全清楚全球供應鏈會受到多大程度的影響。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說道,在特朗普於7月6日開始加徵關稅的340億美元中國商品中,有200億美元(58%)的商品是在華外企生產的,當中也包括美國公司。

因此過去幾個月裡世界各國的前景也大為暗淡。特朗普的貿易戰加劇了中美及其他主要經濟大國之間的緊張局勢,不過特朗普主要仍是攻擊中國。到目前為止特朗普已經對全球1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了關稅,而且威脅要對另外8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其中一半都是來自中國。

經濟學家們警告說,衝突如果繼續發展下去,會嚴重破壞全球經濟。坊間對經濟前景越來越悲觀。儘管中美為了避免貿易戰繼續升級而有可能達成協議,但它們的協議不會長久。中美衝突也可能持續數年。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說,特朗普是向自由世界秩序開戰,而這種秩序主要正是美國自己在過去70年裡建立起來的。特朗普甚至還威脅說,如果世貿組織不「公平對待」美國,美國就會退出。美國政府一改二戰後的立場,採取貿易戰政策,這意味著全球資本主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

我們曾解釋過,導致美國政策轉變的主因不是特朗普的個性,而是因為2008年爆發的資本主義危機大大改變了過去三十年飛速全球化背後的政治和經濟因素。各國資產階級一邊歌頌開放市場和全球化,一邊推出保護主義政策。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2017年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自2012年以來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年均增速僅略高於3%,還不到之前三十年的一半。外國直接投資(FDI)則在下降。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指出,2016-17年全球FDI從1.87萬億美元減少到1.43萬億,降幅達23%。

最近幾週人民幣急速貶值和股市暴跌,也是清晰的警報信號。現在中國經濟正再一次減速。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長的兩大動力──投資和消費支出──的增速均大幅下跌。

此次經濟放緩和股市暴跌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在過去一年裡打擊影子銀行和金融風險導致信貸緊縮。目前貿易戰還只是次要因素,但未來幾個月它的影響可能會加大。

為了避免爆發可能會威脅到政權存亡的金融危機,中共政府發動了去槓桿運動,但這減少了企業能得到的貸款,進而導致投資增速嚴重下降。這突顯出中國經濟何其依賴債務。中國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告訴《紐約時報》:「很糟糕,違約的不只是中小企業,還有大公司」。

今年6月,中國股市下跌到2016年一月之後的最低水平。今年上半年,中國股市市值總共蒸發了2萬億美元,其業績成為全球第二差,僅好於阿根廷。不過目前還沒有達到2015年股災那麼嚴重的程度,當時中國股市市值蒸發了一半(5萬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上海分社社長沈宏指出現在和2015年兩次熊市的重要區別:今次拋售股票的似乎是大型投資機構,而不是成批的小股民。

台灣群益證券分析師林靜華說:「2015年經濟情勢較佳,股市在崩跌之前漲了許久。當時也沒有貿易戰。」

與此同時,中國建築業、交通業和服務業工人勇敢地發動了數場跨省聯合罷工。五、六月份多省退伍軍人的大型抗議迫使政府在六月底舉行緊急會議,加緊平息抗議,讓新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至少看上去不是那麼沒用。抗議的退伍軍人受到毆打是點燃抗議的導火索,說明鎮壓不像政府所想的那樣是解決政治問題的靈丹妙藥。根據媒體報導,過去幾個月裡至少在8個省份,政府派出警察和黑幫毆打抗議的退伍士兵。

儘管工人明顯是刻意不提出政治性的口號,但階級鬥爭的高漲仍然給習近平帶來了大難題。中國經濟正在減速,而許多工人的工資和工作條件近年來惡化,他們的不滿已經達到臨界點。

這才是習帝的真實處境。三月份全國人大幾乎全票同意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但這顯然並沒能讓習近平「完全控制」股市、資本主義貿易體系或者階級鬥爭。現在的一系列事件表明,習近平「前所未有的」權力仍是有限的。習近平政權在國內外面臨多方壓力,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則可能引爆更嚴重的危機。

自三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6%,僅六月就下跌3.3%,創下單月最大跌幅紀錄。不儘是中國,從土耳其到巴西整個「新興市場」都感到美國央行加息的壓力。資金流回美元資產,導致全球收緊信貸,並拉高了美元匯率。美元扭轉了過去十年的走弱態勢,使那些借入美元的政府和公司要承擔更大的還債成本。

儘管目前人民幣貶值幅度還不是很大,但仍是2015年以來最大跌幅。中國政府可能願意讓人民幣貶值,以作為對特朗普的警告:如果美國繼續進行貿易制裁,中國政府會加大人民幣貶值的幅度。

但儘管一定程度的「技術性貶值」有可能讓中共政府贏得一些討價還價的餘地,可是如果人民幣加大貶值幅度,反而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嚴重危險。南韓、澳洲、日本和台灣等與中國聯繫緊密的經濟體可能也會被迫將本國貨幣貶值,引發「競次效應」,變成全球貨幣戰。

人民幣走弱可能會引爆2015年那樣的上萬億資本外逃,給中國經濟造成反衝。資本外逃的後果之一,是加劇中國企業的信貸緊縮狀況。而且央行為免GDP增速暴跌(即硬著陸)而推動的貨幣刺激措施(增加貨幣供給和信貸)將更加困難,而且其成本會更高。

由於造成信貸緊縮,現在習近平已經在退回三年解決影子銀行和金融風險問題的計劃。現在中國央行不得不轉而放寬信貸政策。未來幾個月,政策的轉變可能會更大,而且可能會重新採用大規模刺激方案,加大基建支出,來拉動經濟增長。這當然會進一步惡化中國的債務問題。中國債務問題的嚴重程度在全世界歷史上都是獨一無二的,正因如此習近平起初才要發動打擊金融風險的行動。中共可能會通過偽造數據和嚴厲的新聞管控來掩蓋其政策的轉變,讓人們以為其路線是「始終如一的」。

關於其它方面經濟政策的媒體審查也在加強。根據《中國數字時代》網站的報導,中共宣傳部門於6月29日發布命令,要求嚴格管控媒體對貿易戰的報導。該命令嚴禁媒體自行報導特朗普和其它美國官員的言論。更重要的是,媒體被禁止提及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工業現代化計劃。在今年的首五個月新華社發布了140多篇關於「中國製造2025」的報導,但自6月5日之後一篇都沒有。與之類似的是,有官方媒體因為發布「美國害怕了」、「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國」等誇張報導而被政府批評。

另一個例子是曾被奉為中國科技成就典範的中興公司。中興嚴重依賴美國製造的電子元件,因而不得不屈辱地接受美國政府提出的「救助」協議(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議員仍在反對放過中興)。中興簽署的協議令人回想起殖民時代的「不平等條約」,而中共也毫不意外地嚴厲封鎖相關消息。

官方媒體改變腔調,表明中共在政治上出現了180度轉變,儘管它當然不會承認這一點。習近平過去公開拋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大肆進行民族主義的炫耀。中共當局製造個人崇拜,大肆吹捧「習近平思想」,也以此為重要成分。現在無疑有許多中國統治精英正悄悄地說,鄧小平的做法的確有些道裡。

現在習近平自己也感覺到,過度煽動民族主義令他難以向美國妥協。因為在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下,如果人們視他為弱勢領導人,甚至可能會動搖他的地位。

中共政權危機重重。對於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干預、威權統治和「強大領導人」的過度自信會讓它作繭自縛。全球資本主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混亂的國際關係。特朗普也只是這場危機的表現。只有中國和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團結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才能將全人類帶出危機。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8777

廣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