評西九好壞消息各一 – 指點天下: 王永平 – am730

近日有關西九文化區的消息有兩宗,一好一壞,先講好消息。

特首林鄭月娥打倒慣例,委任唐英年為西九文化區(下稱「西九」)管理局主席,有別以往由政務司長兼任,任期兩年。官方聲明稱,唐是首任西九管理局主席,他具豐富公職及工商經驗,是帶領西九從完成規劃邁進營運階段的最佳人選。除了這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外,這項任命更是個對政府有百利而無一害的政治決定。

除了發展及營運萬眾矚目的文化項目外,西九未來須處理三項大難題:一是獲公帑不停撥款的西九,依然擺脫不了財困;二是發展西九內原屬政府的「酒店/辦公室/住宅」,涉及36萬平方米樓面面積用地;最後是完成興建備受爭議的故宮文化博物館。由一名與泛民保持良好關係的非官方人士處理上述政治敏感的議題,會替政府減輕很多壓力,並留多些迴旋及妥協的空間。

網羅各界人才為政府所用,是港英時代的管治特色,有利社會和諧和良好管治。回歸後,特區政府多了層政治考慮,令不少公職的委任人選先著重政治忠誠。希望林鄭月娥能夠從委任百分百建制的唐英年開始,用人唯才,不拘一格,下次不妨考慮委任曾俊華!

有關西九的壞消息則是日前舉行的電子音樂會,發生4名觀眾懷疑吸毒出事,結果1人不治,3人危殆。西九事隔一天才發出新聞稿,稱4名參加者因「中暑」送院治理,又提到現場設有急救站。不過,聲明表示會全力配合警方調查,並會檢討場地租用程序。有人中暑入院需要警方調查?與場地租用程序有甚麼關係?

西九租場予人舉辦音樂會是正常活動。但如何防止場地不會成為吸毒者的樂園,卻不僅是舉辦者的責任。作為場主,西九的責任不是撇清關係,而是確保類似情況不再發生。希望唐英年擔任西九主席後,關注這個管理及問責問題。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8%a9%95%e8%a5%bf%e4%b9%9d%e5%a5%bd%e5%a3%9e%e6%b6%88%e6%81%af%e5%90%84%e4%b8%80-96787

廣告

村屋霸地僭建問題須解決 – 指點天下: 王永平 – am730

申訴專員公署調查一宗涉及霸佔官地及村屋僭建個案後,批評地政總署拖延20年都未處理,村屋業權更已易手兩次。公署表示,不排除個案只是「冰山一角」。地政總署承認情況不理想,稱會繼續跟進個案。

新界居民霸佔鄰近官地及僭建村屋不是個別違規問題,而是存在已久的普遍情況。發展局長黃偉綸表示,積壓的個案已由七千多宗減至現時二千多宗。他會爭取資源聘請人手加快處理。他又指霸佔管地雖然可判監禁,但過往法庭一般只判罰款,阻嚇力不大。

我認為霸佔官地與村屋僭建可以分開處理。先說僭建,這是全港性問題,根源是香港樓價高昂,一般人居住面積有限,能夠製造多些空間作業或休息,對業主或住戶有大至不惜違法的誘因。事實上,很多富豪居住的大宅也有不少地方僭建。現時政府的政策是優先處理危害樓宇安全的僭建,然後是處理新僭建,存在多年的僭建通常是在受到投訴後排期處理。

六年前,時任發展局長林鄭月娥高調表示會依法處理新界村屋僭建。這個動作令鄉事組織強烈反彈,卻贏得市民一片掌聲。一年後,林鄭月娥當上政務司長,政府便好像遺忘了這件事。今次申訴專員公署揭發的個案,相信會令部分立法會議員乘機追究政府處理村屋僭建的進度。

在霸佔官地的問題上,除了依法檢控外,政府可以考慮把有關官地以短期租約形式,租予一些志願團體作康樂或其他用途,例如有機耕種。這可能較政府每天派人巡查既實際又有效得多。

現在政府日日喊不夠土地使用,因人手不足而讓人長期霸佔官地的問題,絕對需要想辦法解決。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6%9d%91%e5%b1%8b%e9%9c%b8%e5%9c%b0%e5%83%ad%e5%bb%ba%e5%95%8f%e9%a1%8c%e9%a0%88%e8%a7%a3%e6%b1%ba-96585

偽命題和假結論 – 夫子自唱: 劉銳紹 – am730

上周我在本欄說過:近期一些社會現象跟文化大革命和「六七暴動」前期很相似。果然,連日來某些事情更加深了這個憂慮,令我這個過來人在傷心、痛心和擔心之餘,不能不再說幾句話,請大家小心冷靜,盡一切努力,防止悲慘的歷史簡單地重複。尤其是有公權力的人,包括中央和特區政府,不妨像前幾年流行的一個籌款活動那樣,自己用冰水從頭頂淋到腳跟,好好冷卻一下。

有些人說我無限上綱,妖言惑眾,硬要把今天的現象跟文革和「六七暴動」扯上關係。其實,我說的是前期現象;如果不懂得杜漸防微,讓惡性循環的怪圈不停轉動,早晚都會出現大家不想見的惡果。且看,冒犯性的語言不懂收斂,這兩天還出現「殺」氣(這不一定是鼓吹「殺」的行動,但也可以語意相關),還有「撕」的行動。大家都認為自己是絕對正義的一方,但歷史上不知多少事情都是借正義之名而行,卻原來是借勢行事,甚至是被人借勢行險。

所以,最重要的方法就是防險,而不是借勢而噬。例如近期較熱的「港獨」議題,有人認為這是「偽命題」,但關鍵是:怎樣處理「偽命題」才能防險、脫險?我也不贊成「港獨」,但會努力保障討論「港獨」的自由;我會用我的理據說服對方,但不會用禁止對方說話的方法令對方放棄「港獨」。也就是說,為政者不能用行政手段來解決意識問題,也不能用純法律手段來解決政治問題。

有朋友說我只是良好願望,不切實際,但我仍會從歷史、現實、名實對比和臨界點判斷等角度努力遊說對方;即使對方「冥頑不靈」,聽不入耳,但我仍會這樣做。因為我在討論的同時,旨在爭取更多人認同我的看法;目標是廣大市民,只要大多數人認同我,那怕一小撮人不理解我,這才是鞏固根基的方法。如今,官方用禁言來防止和封殺「港獨偽命題」,那麼「防港獨」也會淪為假結論,只會愈禁愈出事,抽刀斷水水更流。

還有,如果皇帝不開明,太監宦官就更有機可乘。待到國破家亡的時候,再分清誰是良臣?誰是賊子?誰是死諫?誰是愚忠?已是明日黃花了。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5%81%bd%e5%91%bd%e9%a1%8c%e5%92%8c%e5%81%87%e7%b5%90%e8%ab%96-96189

官員是隨器皿而變的水 – 夫子自唱: 劉銳紹 – am730

news-images

報載,張曉明將會調回北京,擔任港澳辦主任;王志民則調回香港,擔任中聯辦主任。朋友問我:這到底代表甚麼?我說:不需代表甚麼,只需代表中央路線。

我無意討論個別官員的升職或調職,因為我看中國官場,已深深領略一點:所有在位的官員都是隨著器皿的形狀而變的水。器皿是圓形的,水就是圓形的;器皿是方形的,水就是方形的;器皿是不規格形狀的,水的形態也是不規則的。同樣道理,器皿決定液體的形態,所以,倒進器皿中的不管是水、橙汁、牛奶、茶或咖啡,也是同一種形狀。它們都不能衝破器皿而流出來。

這不能怪液體,只能說它們受到器皿的制約。所以,當年王光亞擔任港澳辦主任時,政治圈中曾有一種意見,認為王光亞在著名的英國倫敦政治經濟學院讀書(台灣的蔡英文是他的同校後輩),曾在聯合國工作,見過不少世面,處理港澳工作應該比較靈活和彈性。這種寄望確是當年不少人的心中所想。

王光亞在任期間,曾有一些事情是較靈活的,至少他的表現也比較寬鬆;無論外界是否認同他的道理,但他畢竟用他的語言說出官方的想法。可是,當出現一些「死位」的時候,王光亞也變成木偶,不能不服從於扯線人的指令。

所以,我對中國官員沒有太多要求、期望或苛責,只希望兩點。其一,當上級的政策錯誤,不合民意,甚至引起民情反彈時,應該想盡辦法,用上級聽得進的語言擺明事實,曉以利益。這種態度不一定是犯顏逆諫,令自己成為被秋後算帳的海瑞或壯烈犧牲的方孝儒(均為明朝忠良),但至少可以考慮如何擦邊球。雖然在中國的封建君臣制度中,獨立思考的官員亦難以發揮,但有不少事例證明,懂得好言相勸的官員也可以起到因勢利導的作用,關鍵是敢不敢試。

其二,上級聽不進意見,下級有時難以抗拒,但是否成為「加碼派」?卻是一個重大的嚴肅問題。所謂「加碼派」,就是上級下的命令是八十分,執行者就加碼成為一百分、二百分,唯恐天下不亂。這類人士最誤國誤民,一切都逃不出人民的法眼。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e5%ae%98%e5%93%a1%e6%98%af%e9%9a%a8%e5%99%a8%e7%9a%bf%e8%80%8c%e8%ae%8a%e7%9a%84%e6%b0%b4-96807

「我不是中國人」

「我不是中國人」 | 讀者投稿 | 立場新聞

【文:任平生】

大學生一句「我不是中國人」必然會引來愛國人士圍攻,破口大罵,這些學生愧對十三億人民,有辱先祖。然而,罵人者和被罵者的先祖可能是楚國人、齊國人、燕國人或其他國的人,而肯定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因此否認自己是中國人又如何有辱先祖呢?

國家是政治歷史的產物,朝代會變遷,今天某地方的人被鄭國統治,明天可能成為陳國人,一個月後他們又會變成晉國人,因此人民國籍的身份沒有必然性。國籍身份是偶然的,種族身份卻有必然性,一個瑤族人,他的血液中便可找到瑤族的基因;一個黎族人,他的血液中就有黎族的基因,但絕不會找到楚國、齊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基因。有瑤族血統的人不會因改朝換代而改變了他的基因,即使移民美國,成為美國公民,他們仍是瑤族人,種族身份不變,國籍卻可變,而「中國」卻不是一個種族,沒有人的血液裡可以找到「中國族」的基因。事實上,任何人都有權不做中國人,移民他國,不少政府高官的子女和國家領導的家人都身先士卒,移民外國,高唱令他們感動流淚的天佑女皇或星條旗。但社會上的人總是帶著羨慕的眼光來看待移民外國切實不做中國人的人,卻會破口大罵那些只講不做,只說「我不是中國人」,卻仍住在香港的人,這是甚麼道理呢?這就好比不去指責強姦犯,卻判說粗口的人強姦罪一樣可笑。

「中國」是一詞多義的詞語,有時它是指政權。如果一個人是否中國人是根據他持有甚麼政權發出的護照,那麼持有英美護照的高官子女和領導人的家人都不是中國人,他們確實有權說「我不是中國人」。有時政權並不是只得一個,春秋戰國就有多個政權,現在也有兩個政權,哪一個政權才是中國呢?是根據經濟,還是有人民透過選舉授權的政府呢?又還是「誰是中國」根本是沒有意義的問題呢?正如楚國不是中國,齊國也不是中國。

一個政權,一個國家,本來有保護國民的責任,免受別國侵略,正如一些人相信沒有國哪有家。可惜,當我們回顧歷史,種種政治運動令十三億人民家破人亡,子女鬥父母,家不成家。即使是現在,政府可以為了發展而強拆民村,令人無家可歸;政府貪腐引致毒奶粉、豆腐工程的出現,奪去不少人的生命,催毀無數家庭,有國無家。相反,香港在英國的管治下避過了文革的浩劫,香港人雖然失去了原有的國家,但安居樂業,市民都能享受家庭的快樂,沒有批師長、鬥父母、害鄰居的情況,香港人無國卻有家。因此,「有國才有家」是錯誤的。

「中國」有時指在亞洲東面一大片的土地,在這片土地上有著不同的民族居住,民族數目有時多有時少,疆界也是會變的。如果以地理來定義中國,那麼離開了這片土地居住的人便不是中國人,例如英國唐人街的人便不是中國人。而在這片土地落葉生根的印度人、尼泊爾人、美國人也應當視為中國人。西周時期,「中國」僅僅指洛陽盆地為中心的中原地區,其他地區並非稱為中國,也不屬於中國。隨著中原地區軍事擴張,原本不是中國的地方也被納入中國的範圍,非中國人也變成中國人,甚至被迫變成中國人。例如攻打西域外族,侵佔了他們的土地,便可把外族變成中國人,即使外族人是紅鬚綠眼,中國仍會說成外族人變成中國人是十三億人的期望,他們不得不做中國人。

中國的邏輯是很奇特的,英國人統治香港,英國人不會當香港人是英國人,英國人不會說香港人成為英國人是六千萬英國人的意願;日本人統治台灣,日本人不會叫台灣人照照鏡子,你若是黃皮膚黑眼睛便是日本人。偏偏中國就有「只要我說你是中國人,你就不能不做中國人」的邏輯,即使你手持瑞典護照,身處泰國,亦有可能有專人送你回中國,然後免費給你食住,讓你專心做個中國人。相反,當中國不認為你是中國人時,你無論照幾多萬次鏡子都不會是中國人,永遠不能踏足中原,到了羅湖邊境便要行人止步。又當中國和友好鄰國蘇聯在1991年簽了條約,海參崴便永遠不再屬於中國,而居住海參崴黃皮膚黑眼睛的人亦不再是中國人。因此,「中國」和「中國人」在1991年前後都已經有不同的定義。

「中國」有時指歷史和文化,而「中國人」就是承載某種歷史和文化的人,那些人的祖先經歷了夏朝至清朝各朝代,他們說的是福建話、潮州話、廣東話、上海話、北京話,寫的是中文字,吃的是雲吞、饅頭、餃子、楊州炒飯。從這角度看,美國唐人街的人可以是中國人,但滿口英語不懂中文的American Born Chinese卻不是中國人。那些宣稱自己不是中國人的人,只要他們是承載著中國歷史和文化,他們都是中國人,不會因為他們的宣稱而改變他們是中國人的事實。然而,上兩三代因著生活而越洋工作並且定居異地的人,他們的子孫仍承載著中國歷史和文化,他們遍佈馬來西亞、印尼、泰國等地方並宣稱自己是中國人,但是這些人的子孫並不會因為承載著中國歷史文化而被中國政府承認他們中國人的身份,自動給他們中國護照。縱使他們覺得自己是中國人,擁戴中國,以中國的富強為榮,又希望中國能統一,但當有排華的情況出現,中國是不會派專機接走他們的。因此,文化上的中國人、政權上的中國人和地理上的中國人不一定是三合為一的。

若說「我不是中國人」是欺師滅祖的言論,不如說是一種晦氣的說話,因它並非描述事實,而是用來表達對現政權和大陸文化的不滿,就好像父子關係不好,就不願意承認有這樣的父親或兒子一樣。那些大罵否認自己是中國人的人,或許不知道「中國人」的多重意思,他們以為照照鏡,看到自己是黃皮膚黑眼睛就是中國人,其實很多黃皮膚黑眼睛的人都是臨時演員,他們受僱在公眾集會上拿國旗扮演中國人,只要集會結束後收到報酬,做甚麼國的人都不重要。

(作者簡介:熱愛古典音響和攝影,喜歡探討哲學和宗教。離教者,著有《基督教降解》。)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6%88%91%E4%B8%8D%E6%98%AF%E4%B8%AD%E5%9C%8B%E4%BA%BA/

何君堯衝到咁痕一定係鬼︱黃一恒

【2017年09月21日 11:20 上午】何君堯衝到咁痕一定係鬼︱黃一恒

雖然我一直認為香港早應該獨立建國,但我亦同時經常同人講,「港獨」本身係一個偽議題。聽落係咪好矛盾,其實一啲都唔矛盾。將「港獨」變成二元對立,問人你贊成還是反對「港獨」,然而互相臭罵一番,本身好無謂。「港獨」背後有一個更核心嘅命題,就係香港市民覺得中共集團暨香港特區政府有冇應受性?如果人人都覺得個政府好有認受性,根本唔會民心思變,變出個「港獨」議題出來。

正正因為這個由中共集團支配下嘅特區政府冇應受性,部分香港人對佢已經零信任,覺得再向中共乞求民主已經毫無意義,倒不如早日跟中共切割,香港人獨立建國,走自己嘅道路。

至於「港獨」之路點走法,唔知架,見步行步囉,至少想獨立要大聲講,啟發更多人一齊去思考先。

近日從新拜讀港大助理教授嘅賴卓彬兄,一年前在【明報】發表一篇探討港獨問題嘅文章,發現佢入面嘅Point到依家仍適用,佢話:「對於『為何服從政權』這一問題,不能只以國家武力去壓人,而應該以理服人。」(《為何服從政權?港獨爭議反映的大哉問》,2016.09.14)

賴兄所講嘅「為何服從政權」問題,就係我上文所講嘅認受性問題,再簡單啲講,就係憑咩要市民信呢個政府丫?政府以理服人,仲搞咩「港獨」遮?但原來依家個政府及中共打手已經冇乜道理好講,一味鳩吹打打殺殺去嚇人,咁咪越來越多香港人唔信任你囉!就係咁簡單。

你話如果個政權「言必信,行必果」,真係殺死主張港獨嘅人士,雖然我會立即身受其害,成為刀下亡魂,但九泉之下,至少欽敬呢個政權講得出做得到。但何君堯呢種中共嘍囉打手,聲大大講完殺人之後又鬼鬼鼠鼠,講咩係「煞停」咁解。如斯醜角,只要狂熱表忠就可以也文也武,更獲得特區政府包庇,涉嫌犯法個政府卻處處維護,說甚麼不能單憑一兩個字去斷定犯罪,只教人越鄙視中共集團。

從來我認為雙重標準沒有問題,關鍵在於鬆緊對象是誰。如果在上位者對無權者的言論採取寬鬆態度,對當權者的言論作出嚴格規限,恭喜大家,這是一個開明社會,普通市民自由受保障,當權者受制約。但現在香港好明顯倒轉過來,無權者叫「重奪公民廣場」,個政府就話個奪字暴力要拉人坐監,但政權打手大大聲講殺人,政府卻姑息養奸。法律,只淪為政府打厭異己嘅工具,市民權益不受保障,當權者可胡作妄為。

要是何君堯逍遙法外,甚或過幾年做埋特首,我一啲都唔感到出奇。根據邊個鳩衝就係鬼嘅邏輯,何君堯衝到咁痕,我好肯定佢就係港獨陣營嘅鬼啦,只係唔知邊位手足安排。何君堯之存在,以及當權者維護佢嘅態度,只會進一步削弱中共集團和特區政府嘅認受性,令更多人思考香港不如獨立啦呢個議題。

http://news.hkpeanut.com/archives/28957

【桑海神州】 習近平思想寫入黨章意味地位與毛澤東看齊?栗戰書取代王岐山將掀起紀委國安大鬥法?

過往中共把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寫入黨章,除毛澤東外,其他幾代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入黨章,都是在退位或死後才獲得。習思想今次寫入黨章破除慣例,由自己來肯定自己,自吹自擂又有多大說服力?(AFP圖片)

過往中共把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寫入黨章,除毛澤東外,其他幾代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入黨章,都是在退位或死後才獲得。習思想今次寫入黨章破除慣例,由自己來肯定自己,自吹自擂又有多大說服力?(AFP圖片)

新華社報道,中共政治局決定在10月18日舉行的十九大將修改黨章,把「重大理論觀點和重大戰略思想」寫入黨章。意味近來中共全面吹捧的「習近平思想」被寫入黨章的傳聞,似乎已成定局。當局的宣傳造勢顯示,習追求歷史地位超越諸位前任、甚至「與毛澤東看齊」的野心昭然若揭。

然而,過往中共把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寫入黨章,除毛澤東外,其他幾代領導人的思想理論入黨章,都是在退位或死後才獲得。習思想今次寫入黨章破除慣例,由自己來肯定自己,自吹自擂又有多大說服力?習近平過去五年執政,又有何代表作來肯定這個地位?習近平集權成功,歷史地位又是否真的等同毛澤東?習近平十九大得逞,中共一黨專政又能否長治久安?

《明報》引述「北京消息人士」報道,王岐山已在國內成功構建「制度反腐」,成為其重要政治遺產,加上近期中紀委的人事變動,王岐山退休「應無懸念」。主持人認為,如果王岐山空缺由習親信栗戰書取而代之,將掀起中共紀委與國安的激烈內鬥!



主持︰桑普、傑斯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tptk/tptk-09202017083631.html?encoding=traditional

私隱專員公署:私隱不是侵犯合法權益者的擋箭牌 教大仍需按法例確保所涉個人資料的保安

by 獨媒轉載 / Yesterday, 23:45

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新聞稿:
私隱不是侵犯合法權益者的擋箭牌
教大仍需按法例確保所涉個人資料的保安

(2017年9月20日)香港個人資料私隱專員公署(「公署」)已就早前香港教育大學(「教大」)閉路電視片段截圖外洩事件完成循規審查,並已要求教大採取適當的補救措施,以防止類似資料外洩事件再發生。考慮到公眾及有關人士的關注和期望,公署現就事件作出以下回應。

教大傳閱截圖的目的

審查資料顯示,教大於9月7日獲悉有人在民主牆上張貼若干字句後,隨即收到不同人士及傳媒查詢有關事件,教大擔心假如是教大的學生張貼有關字句,那些學生必蒙受巨大壓力而不知怎樣自處,因此校方認為有必要盡快確定涉案人士的身份,以便對有關學生進行輔導。另一方面,事件已影響學校聲譽,違反「學生行為守則」,教大因而須識辨涉案人士的身份,繼而作出調查及考慮採取紀律處分。

基於上述理由,教大保安中心同日翻查校園的閉路電視片段,發現有兩名男子張貼相關字句,於是用手提電話拍攝相關的兩張截圖,然後傳送到教大管理層人員組成的WhatsApp群組中(「該群組」),希望能盡快識辨涉案人士。該群組內的部分成員更將該兩張截圖轉發至其他教大的13名職員及一名學生,要求他們協助識辨該兩人。

傳閱截圖受條例的豁免,但教大未有小心作出風險評估及向相關人士提出警告雖然教大以WhatsApp傳閱相關的兩張截圖以進行紀律調查,與其原先為保安理由而安裝閉路電視監察系統的目的並不相同2,但《個人資料(私隱)條例》(「條例」)第58條豁免3為調查及懲處嚴重不當行為(並不限於罪案)的目的而使用的個人資料受保障資料第3原則所管限,故教大翻查閉路電視片段並以WhatsApp傳閱兩張截圖以識辨有關人士,以進行紀律調查,公署認為這是合法權益,並沒有違反保障資料第3原則的規定。

不過,公署認為即使教大有必要第一時間將兩張截圖於該群組內傳閱以作應對,亦應提醒群組的成員該兩張截圖屬機密資料、有關截圖不可轉發,以及在完成使用有關截圖的目的後,必須立即將截圖刪除等。再者,涉嫌人士的身份仍待確定。然而,教大以WhatsApp發送有關截圖予該群組時明顯忽略了這一點,以致該群組的成員未有加倍提高警覺。

其後,當該群組將截圖發送予該群組以外的人士以協助識辨該兩名男子前,公署認為教大必須小心考慮是否有需要將截圖發送給何等人士、該等人士是否可信賴而不會將截圖外洩,以及提醒或警告該等人士必須將截圖保密,及如外洩的話所須承擔的責任。但教大亦忽略了這一點而讓該群組的成員自行選擇將截圖發送給他們認為可助識辨該兩名男子身份的其他人士,大大增加了截圖外洩的風險。值得注意的是,當有關截圖被發送予該群組以外的人士後,教大根本無法在短時間內有效防止截圖再被外傳。正所謂「一傳十、十傳百」,有關截圖可能會在數分鐘內被「瘋傳」,造成覆水難收的局面。

由於教大沒有採取所有合理地切實可行保安措施去保障該兩名人士的個人資料,因而違反了保障資料第4原則的規定。

教大採取的補救措施

教大接納公署的上述意見,並已採取以下措施加強保障校園閉路電視片段:

(i)在該群組訂明各人均須遵守保密原則,在傳送涉及個人資料的訊息或圖片前,必須小心考慮是否有需要將訊息或圖片發送給何等人士、該等人士是否可信賴而不會將訊息或圖片外洩,以及提醒或警告該等人士必須將訊息或圖片保密,及如外洩的話所須承擔的責任,並在轉發訊息或圖片前須得到校長的准許或其他訂明授權人士的准許,及轉發時須附上收件者須遵守相同保密原則的字眼;

(ii)制定閉路電視監察政策及程序,清楚列明持有個人資料的種類、收集資料的主要使用目的及保留政策等事宜,並向資料當事人(如在閉路電視監察下受影響的人士)傳遞此等訊息,以及確保相關內部員工獲悉並會遵從相關政策或程序;及

(iii)為負責有關閉路電視系統的日常運作的職員制定詳細的工作指引,當中包括翻查及截取閉路電視片段的程序及保安措施。

私隱歸私隱

這次閉路電視片段截圖外洩事件,引起社會各方面激烈討論,當中涉及的議題包括道德審判及言論自由,然而,由於法定權力所限,公署的循規審查只能著眼於個人資料的保障。雖然使用閉路電視進行監察一直是備受爭議的議題,但在很多情況下,特別是在有保安需要,以及在防止及偵查罪案時,採用閉路電視進行監察不但有效而且是必須的。在這方面,公署發出了《閉路電視監察及使用航拍機指引》,從個人資料私隱保障的角度就如何負責任地使用閉路電視提供建議。

私隱專員黃繼兒強調:「法律保障所有人的私隱為基本人權,但這不是絕對的權利,犯法或犯規的人不容以私隱作為「避風港」或「避難所」。條例對不同人士的個人資料的保障並非在所有情況下均為相同。例如當有罪案、嚴重不當、不誠實或舞弊的行為發生時,為了可即時及有效地去偵測這些行為,以及基於拘捕、檢控或拘留犯罪者的迫切性,涉案者的個人資料私隱並不會凌駕於社會的整體利益之上。正因如此,條例第8部訂下了多項豁免的情況,使在防止及偵測這些行為時而使用的個人資料,不受條例所管限,以避免犯罪者及干犯嚴重不當、不誠實或舞弊行為的人士以條例作其「擋箭牌」逃避調查及應有的懲處。

個人資料私隱是一項基本的權利,但是我們必須指出此權利不是一項絕對的權利。本循規審查亦彰顯了行使這兩方面的權利得以平衡,既考慮了如何保障個人資料私隱,亦考慮了要照顧社會的整體利益下的豁免條文,確保不會窒礙使用閉路電視以搜證、防止、或懲處嚴重不當行為的做法。」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19

收編校長就可教好學生?

香港獨媒》

收編校長就可教好學生?

by 鍾劍華 / Today, 13:07

如果年輕人提出一些訴求與願望,無論在成年人看來如何離經叛道、如何不合理、如何與現實不對應,成年人首先要以較開放的胸懷去聆聽、去思考。如果現實是成年人想像中那麼美好,為甚麼年輕一代不搭順風車,反而要爭取改變?

港獨成為政治訴求,背後的原因很複雜。但簡單講,就是因為「一國兩制」太令人失望,「港人治港」走樣變形得太離譜,令年輕人覺得難以忍受,因此要另闢蹊徑,尋求更根本的轉變。當所有其他建議都無法打動當權者,難道年輕一代就會叠埋心水,乖乖地承受他們本來就認為是無法接受的體制嗎?如果年輕人都是這樣,對社會又有甚麼好處?

如果動輒指年輕人表達「港獨」這一個內容空洞的訴求,或只是簡單在大學的民主牆上展示這個訴求就是違法,就真的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了,這只會招來更大的抗拒和反感,根本就不是疏導年輕人情緒的恰當做法。

挑動政治鬥爭有何居心

他們沒有槍、沒有炮,沒有動員群眾上街衝擊其他人或機構,沒有高舉革命旗幟叫人推翻政府,講吓都犯法?成年人清楚地告訴年輕人,香港獨立這一說法不符合《基本法》第一章第一節。但把不符合憲法與違反刑法混為一談,上綱上線,根本就不是講法治,是以言入罪,是政治打壓。如果法律與憲法可以任由當權者隨意舞弄,還憑甚麼叫年輕人守法?如果政府及當權派還要進一步動員其他人去反對他們,就是挑動政治鬥爭,是搞政治整風運動了。造成今天的局面,有人可以說是年輕人少不更事,但究竟那些操持權勢的人又有何居心?

香港回歸前途討論之初,支持民主回歸的,與支持英國延續殖民地管治的,在中大民主牆上作出了十分激烈的論戰,但從來未見過有人指摘前者是在當時的政府眼皮下搞分裂,也沒有見過有人說支持殖民地管治就是叛國。可見香港在九七主權移交之後,政治上不但沒有進步,而且變得越來越野蠻。

大學開學日那些港獨標語出現在中大校園之後,引起兩地同學的對立。平情而論,當時中大校長沈祖堯教授的回應,也是十分恰當的。而且證諸過往,也是一以貫之的。他當然也只是打工仔一名,但其大學校長的身份,首要的責任便應該是維持大學校園自由開放的環境,讓大學仝人在免於恐懼、沒有禁區、活潑而多元的環境下討論問題、尋找真理、開拓知識。所以他說,在一般情況下,大學不會對同學貼出的標語作太大的反應。其實,他已經多加一句說自己絕對不贊成港獨,又說認為港獨違反《基本法》,還呼籲同學要冷靜。可以說他試圖指出了界線,希望把熾熱的氣氛緩和下來。

但當權的政府和那些愛黨國愛港的集團,每一次不把事情推高至敵我鬥爭,不把對立提升至劍拔弩張的層次便誓不罷休。教育大學那一幅至今不知誰人張貼的「恭賀副局長」標語出來之後,特首林鄭月娥把兩件性質不相同的標語混為一談,雖然沒有說清楚有沒有同樣打電話給中大校長作「極度關注」,在效果上卻否定了中大校長幾天前較為溫和恰當的說法,令事件進一步升溫。現在差不多每一所大學,都形成了學生會及學校管理層的對立了。這就是政府希望達到的效果嗎?

在政府龐大而深不可測的政治權勢不斷施壓之後,十大校長上周五發表聲明,中大校長甚至明言可能會主動移除同學展示的標語。那份聲明雖然盡量避重就輕,但這種姿態充份反映,香港社會由上至下都要表態,打壓政府不滿的對手。

政府爭取到十大校長簽下城下之盟,似乎大獲全勝。但這樣就會令年輕人放棄對港獨的幻想嗎?大學校長以後就可更有效地教育學生嗎?成年人就可贏得年輕人的順服和尊重嗎?這一次,恐怕成年人又一次示範,只要權在我手,大學校長也可以被收編,要以今天的我打倒昨日的我。所謂道理,所謂法治,所謂規則,以至所有大學言論自由空間,都只是當權者操弄在手的專政工具而矣。但不正是這一點,才會令年輕一代覺得要以「港獨」作為他們的政治訴求嗎?

(原文刊於蘋果日報。)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27

宜將剩勇追打落水狗

香港獨媒》

宜將剩勇追打落水狗

by 黎則奮 / Today, 13:11

近期的政治爭拗,由大學校園港獨及蔡若蓮喪子事件惹起的風波到何君堯的「殺無赦」論,雖然是過去五年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團夥蓄意挑起的政治鬥爭延續,基本上是中共權鬥的外延,但細心觀察,不難發覺中共和土共強硬派已成強弩之末,不比從前。

共媒刻意將子虛烏有的港獨和蔡若蓮喪子惹來至今仍屬無頭公案的涼薄言論混為一談,企圖利用民粹道德主義收緊言論自由,干預大學自主,與何君堯在網上糾眾向大學施壓追殺戴耀廷,其實是同一套路,都是極左強硬派的謀略。不過,以聲勢而言,只要比較一下兩年前港共對陳文敏發動的瘋狂攻訐,無論部署、組織和規模,都明顯遠有不及,反映隨着中共十九大大局底定,分出勝負,極左派的強硬路線也日漸式微。爛頭卒何君堯出盡九牛二虎之力,簽名人數也只有聲稱的八萬,只會換來周融的嘲笑,而集會人數報稱4,000,實質只有數百老弱婦孺充撐場面,說明行將調走的張曉明再不敢大張旗鼓,發動一眾社團、同鄉會出錢出力撐場,只有不知好歹的鄉黑流氓,才以為鴻鵠將至,也文也武。

面對突如其來的風波,林鄭月娥前後不一的反應可圈可點,露出端倪。最初,在共媒輿論壓力下,林鄭月娥條件反射地高調抨擊港獨和涼薄言論,但未幾已開始轉調,將解決校園港獨風波的責任推到大學校長身上。十大校長沒有風骨,卻懂縮骨,集體發表了一個不署名的語意含糊、說了等於沒說的聲明,輕輕將道德主義的政治壓力卸走,然後撒手不管,埋首做鴕鳥。只要他們不作為、不施壓,同樣是虛張聲勢,其實沒有群眾基礎的所謂本土派學生會,相信也搞不出甚麼花樣,風波最終自會平息。

但何君堯、曾樹和口出狂言,揚言對港獨分子(其實泛指所有反對派)殺無赦,激起公憤,社會強烈反彈,連建制派也感到不對路,紛紛表態劃清界線,以免受累。繼資深大律師湯家驊指出何君堯的言論可能觸犯《公安條例》第17條B和第26條後,同樣是行政會議成員的葉劉淑儀也高調批評有關言論愚蠢。結合林鄭月娥表態不可接受「任何粗暴、侮辱性和恐嚇性言論」,可以合理推斷,上台後一直聲言要修補社會撕裂和倡議「大和解」的林鄭月娥,明顯要與689政權和中聯辦利益團夥的餘孽劃清界線。因是之故,原本警方以「言論自由」不受理市民報案投訴何君堯言論涉嫌刑事恫嚇,也不能不改弦更張,立案調查。

建制派內部已經出現矛盾,搞民主政治鬥爭,就要抓緊時機,死咬矛盾不放。22個民主派議員發表嚴厲聲明譴責何君堯的言行做得好,更要再接再厲,在立法會上向政府施加壓力,追究到底。民間除報案要求警方調查外,更要組織投訴向香港律師會等有關團體施加壓力,立此存照,全面圍剿何君堯,殺一儆百,力挫反動力量的氣燄。

宜將剩勇追窮寇,對於落水狗,不要手軟。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2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