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Q議員涉及重大公眾利益 – 指點天下: 王永平 – am730

我曾在此欄指出,上屆政府決定在人大就有關宣誓的《基本法》條文釋法後,決定入禀法院要求取消四位議員的資格,不可能沒有公眾利益的考慮。涉及獲十萬計選民投票支持、成功當選的議員的政治行為的公眾利益當然包括政治成分(見《DQ議員案的政治啟示18.7.2017》)。讓我在下面進一步解釋我的看法。

根據律政司網站公布的檢控守則,檢控決定有兩個考慮因素。第一,證據有合理機會達致定罪;第二,檢控符合公眾利益。檢控守則列出一系列評估公眾利益的因素,並強調不可能全部盡列。我留意到有一個因素是「會影響任何法律程序公正的特殊情況」。我不是法律專家,但我認為上述特殊情況適用於四位被選中DQ的議員身上。

未有人大釋法前,政府只是就梁頌恆、游蕙禎兩人的宣誓行為提出司法覆核。合理假設是政府沒有意圖挑戰過往立法會主席「包容」議員的「出位」宣誓行為。人大釋法後,政府卻以落實人大釋法為由,史無前例地入禀法院要求取消四位議員的資格。這項決定厲害之處是人大釋法不像普通法的新法例,其法理效力可以一直追溯至20年前《基本法》實施時。這就像羅冠聰說,今天宣的誓,犯了明天釋的法。政府根據這個特殊情況提出檢控,在投票給羅冠聰和其他因人大釋法被DQ的議員的選民眼中,這個做法儘管合法,卻難言公平、合理。

著名法律學者、《基本法》委員會委員陳弘毅近日撰文,呼籲政府從寬處理被DQ的議員,理由是人大釋法雖然有追溯力,但不符合普通法包括的法律可預見性原則。按同一道理,利用有追溯力的人大釋法就以往曾發生過而獲包容的出位宣誓行為,對今天的民選議員採取法律行動,當然是個關乎重大公眾利益,需要考慮的特殊情況。

事實上,政府在考慮是否對其他宣誓「出位」的議員展開新一輪的司法覆核時,也不能迴避法治包含的公眾利益。
https://www.am730.com.hk/column/%E6%96%B0%E8%81%9E/dq%E8%AD%B0%E5%93%A1%E6%B6%89%E5%8F%8A%E9%87%8D%E5%A4%A7%E5%85%AC%E7%9C%BE%E5%88%A9%E7%9B%8A-88153

【買起香港】人口(1):人口增長主因單程證 淨遷移者料較自然增長多近3.7倍|852郵報

2017-7-17 20:00

1997年香港主權移交以來,香港人口由當年年底的近652萬人,增至今年年底的約737.5萬人,升幅達14.7%。然而,本港人口增長主因卻非自然增長,而是外來人口遷移。據政府統計處每年公布兩次的相關人口資料,由2013年起連續6次統計同樣得出,本港的淨遷移人口均高於自然增長人口。最新的數據指出,香港2016年上半年的自然增長人口為13,100人,但淨遷移人口達32,200,兩者相差接近2.5倍;同年下半年的自然增長臨時數字為13,900人,但淨遷移人口臨時數字卻高達51,300人,兩者相差3.69倍。由此可見,遷移人口已成本港人口增長的主因。

持單程證人士一直是香港人口的增長來源。2015年,立法會內務委員會的一份文件就顯示,九七以來約有87.9萬大陸人透過單程證來港,佔當年人口的12%。大陸來港定居人士漸增,港人憂慮香港變得大陸化,以及政府制定政策時或會傾斜新移民。當年身兼人口政策督導委員會主席的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就明言政府會為新移民提供所需服務,令他們適應及融入香港。她又直言,本港出生率低,相信單程證人口將會繼續是香港主要的人口增長來源,亦認為他們可為香港解決勞動力不足的問題。

可是,新移民大量遷港同時為本港帶來若干程度的負擔,例如少數新移民需倚靠綜援生活,增加港府支出、兩地文化差異及衝突,引發本港近年出現的本土思潮,以及對大陸新移民的排斥。就算撇除持單程證來港人士,大陸家長近年亦熱衷安排子女來港入學,幼稚園以至中學學額變得緊張;大專院校縱積極招收非本地生,到頭來卻以來自中國大陸的學生為主,令院校「國際化」徒具虛名。

《852郵報》將由今天起推出「買起香港」系列報道,連續多日為大家由衣食住行各方面解構,中國自香港主權移交以來如何「買起香港」。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2777/%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4%ba%ba%e5%8f%a31%ef%bc%9a%e4%ba%ba%e5%8f%a3%e5%a2%9e%e9%95%b7%e4%b8%bb%e5%9b%a0%e5%96%ae%e7%a8%8b%e8%ad%89%e3%80%80%e6%b7%a8%e9%81%b7/

【買起香港】人口(2):回歸廿年居港人口增85萬 惟「香港人」或處於「零增長」?|852郵報

「香港人」、「中國人」這兩個看似簡單的名詞,背後含義卻因近年的本土思潮而成為爭議焦點,包括究竟何謂「香港人」,引伸出對香港總人口的統計數字中,有多少是以各種方式移居香港的內地人的問題。根據政府統計處數字,2016年年底香港人口約737.5萬人(7,374,900人),相比1997年年底的近652萬人增加了大約85萬人,而香港人口是依據「居住人口」定義編製。在超過737萬的「香港人口」內外,透過各類簽證居港、「前往港澳通行證」(單程證)、輸入人才計劃等方法的內地來港人士,卻一直佔有不少的比例。

“「居住人口」包括「常住居民」和「流動居民」。

「常住居民」指以下兩類人士:(一)在點算時刻前的6個月內,在港逗留最少3個月,又或在點算時刻後的6個月內,在港逗留最少3個月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不論在點算時刻他們是否身在香港;及(二)於點算時刻在港的「香港非永久性居民」。

至於「流動居民」,則指在點算時刻前的6個月內,在港逗留最少1個月但少於3個月,或在點算時刻後的6個月內,在港逗留最少1 個月但少於3個月的「香港永久性居民」,不論在點算時刻他們是否身在香港。

單程證

單程證制度於80年代初出台,1986年年底,中國政府進一步訂明中國公民要到香港定居須符合一定條件,包括︰

“一、夫妻一方定居香港,分居多年;

二、定居香港的父母年老體弱,必須由內地子女前往照料;

三、內地無依無靠的老人和兒童須投靠在香港的直系親屬和近親屬;

四、定居香港直系親屬的產業無人繼承,必須由內地子女前往香港定居才能繼承;

五、其他特殊情況。

不過向來備受爭議的審批權仍在內地政府之手,於90年代更兩度將單程證的每日配額由75個,增至現在的150個。政府數字顯示,自香港1997年回歸以來,已有大約93.5萬名內地人持單程證來港定居。

另外,單程證持有人的移入,其實已佔香港整體人口增長一個頗大的比率,故本港人口隨時處於「零增長」的情況。先看看回歸以前的情況,1990年甚至出現了持單程證來港人士超出了該年的人口增長,在1993年雖有回落至29.8%的比例,但其後亦逐漸回升至1996年的40.4%。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

在97年回歸後,比例更急劇擴大,例如2001年年底至2002年年底的人口增長為56,300人,而單程證持有人來港人數為45,234人,所佔比率達80.3%;至於近年的情況,比率持續高企,如2008年,比率更一度達163%,是11年以來的最高點。雖在2015年回落至近年新低的66%,但仍然佔多數,直至去年香港的人口增長為65,200人,另有57,387人以單程證方式來港,因此比率又由2015年的66%升至88%,甚至可得出平均每日獲批單程證的人數為157名,其實已超出150名配額上限。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入境事務處)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入境事務處)

(資料來源:政府統計處、入境事務處)

輸入人才計劃

政府的輸入人才計劃(即「專才」及「優才」)主要有「一般就業政策」(對象為海外專才)、「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同樣地,內地人才亦是「優才計劃」的主要來源,自2006年6月實施開始,均佔獲批名額總數的七成半至九成。「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則於2003年7月出台,只適用於內地居民。上述兩項計劃,截至去年4月,已一共有至少89,516名內地人來港。其實這批人士長期留港工作後,大多會自此定居香港,或居港滿7年,取得香港人的身份後再回流中國工作。

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俗稱投資移民)

資本投資者入境計劃於2003年10月推出,後來因計劃令樓市升溫,在2015年1月起暫停申請。事實上,透過投資移民來港的人士,一直以內地人為大多數。例如自2004年起,內地人的獲批申請佔總數的44.5%,已是歷年最低;比率其後持續上升,並於2011年後持續高於九成。計劃實施的11年間,已有26,138名內地人透過資本投資的方法來港。

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

至於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就於2008年5月實施。計劃自2010年開始,內地人仍是主要申請者,平均佔每年申請總數九成以上。截至2016年4月,總共近5萬名來自內地的畢業生以此安排留港或回港就業,他們居港滿7年後,同樣可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

(資料來源:入境事務處)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2853/%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4%ba%ba%e5%8f%a32%ef%bc%9a%e5%9b%9e%e6%ad%b8%e5%bb%bf%e5%b9%b4%e5%b1%85%e6%b8%af%e4%ba%ba%e5%8f%a3%e5%a2%9e85%e8%90%ac%e3%80%80%e6%83%9f/

【買起香港】人口(3):陸生佔非本地大學生七成之多 香港學位變「移民新方法」|852郵報

香港專上教育近年重視國際化,不但經常吸納外地教授,亦設有非本地學位供香港以外學生報讀。不過審計署去年揭發,八大的非本地學生中,有超過七成半為中國學生。暫且撇開「染紅」不談,此舉全然無法達到國際化,更有違設立非本地學位的原意。這些中國學生畢業後,可透過畢業生就業計劃留於香港,居港滿7年後即可取得香港永久居留權。此計劃本需學生尋找配合自己學歷的工作,不過審計署發現政府對此缺乏監管,高達九成九申請者成功獲批之餘,這些畢業生當中,有不少尋找低薪、低學歷的工作,以求居港滿7年換來一張香港身份證。

國際化變收陸生

去年審計署報告指出,2010至2016年間,八大收取的非本地學生人數普遍有增加,當中2015至16學年收取了15,730名非本地學生,共佔全部學生16%。這個數字看似優異,不過報告卻揭發16%非本地學生當中,有逾七成半,即12,188人為中國學生,而非中國籍的外國學生只有寥寥3,837名。換言之,八大的學生中有約12%為中國學生,而真正的國際學生,只佔全體學生的3.9%。

審計署的報告揭示了一個非常重要的問題,就是大學以國際化之名,吸納了大量中國學生。署方因此在報告中呼籲負責分配撥款的大學教育資助委員會,「進一步鼓勵大學繼續致力吸引更多非本地學生,特別是內地學生以外的非本地學生入讀」。

其實教資會在2010年的報告中,已經表示大學應該加強國際化,並強調「國際化並不等同鼓勵內地學生來港就讀」。報告更表示「雖然鼓勵內地學生來港就讀十分重要,但大學如要達到真正國際化,便須招收更多不同國籍和文化背景的學生」。

不過教資會回應審計署2016年的報告時,態度和10年前大大不同。會方回應時,不但沒有說明為何中國學生佔大多數,更反指國際化有多種形式,並強調香港各大學在國際化方面被認為表現良好。

教資會網站中,一直將國際化和「與內地加強連繫」相提並論。網站指香港需要吸引優秀的非本地人才,讓他們留在香港居住和工作,更指「香港的未來取決於我們的學生是否具備國際競爭力及全球視野」。這確實解釋了為何香港需要吸納外國學生,但卻沒有闡釋為何國際化的過程中,需要「和內地加強連繫」。

現時大學大量收取中國學生,以填滿非本地學生的學額,正正違背了「國際化」的意義。要讓學生培養國際視野,最重要的是讓學生接觸來自不同國家的人,了解他們所屬國家背後的文化與生活方式,藉此擴闊眼光。不過,就現時的情況而言,本港學生在大學接觸到的外國學生寥寥可數,接觸到的反以中國學生為主,學生在大學培養的與其說是國際視野,不如說是「中國視野」,校方未能達到「國際化」的目標,更浪費了以非本地學額收取外地學生的機會。

大學自認收生「國際化」

雖然多間大學未做到收生國際化,不過在網站中,卻多將「國際化」列為誘因,吸引本港學生報讀。港大在網站中將國際化納入自己的成績指標,指學生中有四分一為非本地學生,但未有列明其中有多少是中國學生,似是避重就輕。與此同時,港大又特意邀請非陸生的外國學生擔任學生大使,營造出國際化的形象,吸引學生報讀。


(港大網站截圖)

除了港大以外,科大亦於網頁列明,「科大匯聚全球各地的學生,為校園營造充滿活力和國際化的環境」。


(科大網站截圖)

事實上,本港多間大學雖打著「國際視野」、「國際化」的旗號招攬學生,卻未有清楚列出校內的非本地學生,其實以中國學生為主。此「宣傳手法」實有誤導之嫌,莘莘學子有可能抱著錯誤的期許而選擇報讀,最終卻發現大學「名不符實」。

畢業生和人口問題

大量中國學生以非本地生身份入讀本地大學,還引申畢業後的就業問題。現時就讀本地大學的畢業生可以申請留港一年,找到工作後更可轉換成工作簽證,留港工作。至於畢業後已返回大陸生活的畢業生,若其後有意到香港工作,亦只需得到香港公司聘用,即可根據《非本地畢業生留港/回港就業安排》申請來港工作。他們留港滿7年後,更可以成為永久性居民。

根據審計署報告數據,計劃由2008年開始實行至今,已有5.2萬名非本地畢業生獲准來港;在2011至2015年間,申請獲批比例更達九成九。雖然條文要求畢業生擔任通常需要大學學歷的工作,而薪酬及福利亦需要達到市場水平,不過審計署揭發2010年至2015年9月間,有442名申請者的薪酬僅得9,000元或以下,亦有申請人從事只需中五畢業學歷的工作。

2015年通過非本地生就業安排入境的人數為10,269人,甚至多於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

2015年申請非本地生就業安排的個案,比起2011年增加近倍,當中絕大部分都成功獲批。不獲批的,在五年間只有6宗。由升幅可見,越來越多畢業生透過此方法來港,政府似乎沒有負上監管的責任,照樣通過不符標準的申請。

而通過非本地畢業生計劃成功留港的人數,由2009年至今有7,000多人,同樣多於輸入內地人才計劃及優秀人才入境計劃。另外,7年間的申請大增接近13倍,可見這種方法非常受歡迎。

由上述資料可見,其實這些在香港就讀大學的學生畢業後,可以輕易地利用政府的漏洞或官僚心態,成功前來香港工作並取得港人身份。即使他們的工作能力未如理想,在香港找到基層工作後,依然可以向政府申請前來香港,而政府亦不會多加關注。這種批核的成功率是九成九,2014及2015年亦分別只有3宗個案不獲批核。在香港居滿7年後,他們便可獲得港人身份,而這亦是有人認為他們以學費作為另類購買港人身分證方法的原因。

(圖片來源:香港大學網站)

http://www.post852.com/222960/%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4%ba%ba%e5%8f%a33%ef%bc%9a%e9%99%b8%e7%94%9f%e4%bd%94%e9%9d%9e%e6%9c%ac%e5%9c%b0%e5%a4%a7%e5%ad%b8%e7%94%9f%e4%b8%83%e6%88%90%e4%b9%8b/

【買起香港】人口(4):雙非子女與港童爭學額 跨境學童九年增近5倍|852郵報

隨著雙非學童的出現,小一派位結果早不單是家長與教育界關注的議題,而是牽涉到中港矛盾。每年小一派位,雙非家長為求子女於香港入讀小一,不惜各出奇謀,報讀一連串興趣班已是「指定動作」,更甚的是利用各種政策漏洞,也要為子女爭取在港接受教育的機會。

莊豐源案確立雙非童「永久居民」身份

雙非問題的源頭,可追溯至2001年的莊豐源案,當時終審法院根據《基本法》第24條的規定,確立在香港出生的中國公民皆可得到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此例一開,雙非嬰兒便由當年的620名,大增逾57倍至2011年的35,736名。由於這些雙非子女出生之時,便已「自動」成為香港永久性居民,縱然他們仍與父母長居大陸,亦「順理成章」獲父母安排到香港入讀幼稚園、小學以至中學。

大批雙非兒童成為跨境學童來港入學,為香港幼稚園、小學及中學學額帶來壓力,當中尤以小學競爭最激烈。為應付雙非學童問題,教育局2013年推出跨境學童專用校網,從屯門、元朗與北區合共8個校網調配學額,供跨境學童報讀。2017/18學年更需於東涌、馬鞍山和黃大仙加設學額,才能滿足該學年需求。

跨境學童連年遞增

教育局每年9月都會統計該學年的跨境學童人數,統計範圍包括北區、大埔、元朗、屯門、沙田、荃灣及葵青區,而2012/13學年及2014/15學年,更分別將統計範圍擴展至包括東涌及黃大仙區。當局數據指出,入讀幼稚園(包括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小學以及中學的跨境學童人數在2007/08學年只得5,859人,但2016/17學年已增至28,106人,在短短九年間增加4.79倍之多。

若集中留意過往六年的數據,可見幼稚園(包括幼稚園暨幼兒中心)、小學與中學的跨境學童人數接近連年遞增。幼稚園以及幼稚園暨幼兒中心方面,2010/11學年有3,786名跨境學童,2015/16學年更達至高峰的10,407名,下一學年始減至7,846人。小學方面,2010/11的跨境學童人數有4,575,但至2016/17學年便已增至17,458人;中學的跨境學童人數同期由9,899增至28,659人。

整體而言,中小幼跨境學童總人數由2010/11學年的9,899人,六年間跳升至2016/17學年的28,659人,升幅達2.89倍。

教局料跨境學童未來1至2年回落

對於跨境學童過去數年持續上升的現象,教育局曾指出,政府於2013年實施大陸「雙非孕婦」來港產子零配額政策,預計跨境學童數目於2018至2019年左右達至高峰,隨後逐步回落,「故此,跨境學童人數持續上升只是一個過渡性現象」。跨境學童人數是否真會在未來幾年慢慢回落,香港市民就要拭目以待。

雙非家長借地址躋身心儀校網

眾多校網中,以鄰近香港邊境的北區最受雙非家長歡迎。以2016/17學年為例,北區合共19,123個小學學位當中,就有6,679撥予跨境學童報讀,佔該區所有學額的34.9%。雖然如此,有雙非家長為求增加子女入讀心儀學校的機會,更不惜向親友借來北區地址,或是將居於當區的親友填報成「監護人」,令子女以香港住址參與小一派位,變相與香港學生爭奪學額。部分較富裕的雙非家長,或會索性在名校網租用單位,換取在心儀校網競爭入學的機會。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3152/%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4%ba%ba%e5%8f%a34%ef%bc%9a%e9%9b%99%e9%9d%9e%e5%ad%90%e5%a5%b3%e8%88%87%e6%b8%af%e7%ab%a5%e7%88%ad%e5%ad%b8%e9%a1%8d%e3%80%80%e8%b7%a8/

【買起香港】人口(5):新來港人士申領綜援 終院裁決後申請個案升46%涉開支25億|852郵報

綜合社會保障援助(綜援)在1993年7月推行,以取代原有的公共援助計劃,並一直為香港不同年齡界別、不同需要的低收入人士或家庭提供安全網,亦佔政府福利開支不少部分。根據社會福利署本年6月的最新數字顯示,現領取綜援的個案總數為235,663宗,總開支方面自2014/15年度已突破200億元關口,在2015/16年度則大約有208億元的綜援開支。不過,終審法院於2013年12月17日宣判,綜援申請人必須居港滿7年的規定違反《基本法》,下令政府恢復2004年以前、成年人居港年期規定下調至1年。因此,部分內地來港定居,但居港少於7年的人亦能符合申請條件,亦有資料顯示由終審法院推翻規定後至去年12月,有關的額外開支已達25億元。

“現時申請人的居港規定為:
(i) 是香港居民;
(ii) 取得香港居民身分不少於一年;及
(iii) 在取得香港居民身分後,在香港總共居住滿一年(即由取得香港居民身分至申請日前)。居港一年的日數無須連續或緊接在申請日前。在申請日前如離港不超過56天(不論連續或間斷)亦視為符合居港一年的規定。

註﹕
(1) 非香港居民並不符合綜援計劃的申請資格。這些人士包括非法在港居留的人士,以及並非以居留目的獲准合法在港逗留的人士,即那些須受《入境規例》(第115A章)第2條訂明的逗留條件規限的人士(例如訪客及外地勞工)。
(2) 18歲以下的香港居民可獲豁免上述(ii)及(iii)項的居港規定。
(3) 在特殊情況下,社會福利署署長可考慮運用酌情權,向未符合居港規定的綜援申請人發放援助。

自1999年後新來港不足7年受助個案持續上升

在2004年前,綜援的申請資格均為居港至少一年,根據政府統計處的資料,1999年2月的新來港不足7年受助人的綜援個案為24,265宗,佔整體綜援個案的10.52%,其後有關比率每年持續上升至2004年2月的14.06%。政府文件中亦界定了「新來港定居受助人」是指居港少於7年人士,當中以從內地新來港人士佔絕大多數,內地人來港定居的各種方法亦可參見日前的文章。至於開支方面,在2001/02年度,社署綜援總開支為144億元,當中的12%即17億元是向新來港人士發放。

港府2004年面臨財赤 收緊成人申請者須居港滿7年

由於2003年香港社會整個經濟情況不景,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明顯增加,港府自2002/03年度亦出現財政赤字,故將申領條件收緊至居港至少7年,但社署對部份特別個案仍可行使酌情權,政府認為有關變更可節省開支,確保社會保障計劃可繼續恆之有效。其後,上述的改變令領取綜援的新來港人士數目佔總人數的比率,由2001年的21.97%,大減至2011年的10.07%;在實際人數上亦由2004年的72,816人下跌至2013年的13,105人,跌幅為82%。同樣根據政府統計處發放的資料,2004年2月,新來港綜援個案佔總個案的14.06%,大跌至2013年的3.66%。

不過,由於2004年亦同時放寬18歲以下香港居民獲豁免任何須先在港居住的規定,時任社會福利署署長鄧國威在2015年表示,居港不足1年的未成年綜援受助人人數急升,由2003年的731人增至2004年的2,766人,佔所有未成年人士的21.7%,增幅達278%。

終院下令居港規定重返1年 新來港人士綜援個案回升

在2013年,持單程證來港與丈夫團聚的孔令明向法院提出司法覆核,質疑綜援的7年居港規定違憲,在經過原訟法庭和上訴法庭均裁定規定合憲後,同年12月17日終審法院則裁定孔令明上訴得直,並宣布將申領綜援的規定回復至2003年時,即居港滿1年便合符有關資格。18歲以下人士則一如以往,可豁免任何居港規定,亦表示過往來港定居不足1年的人士,可重新提出申請。

勞工及福利局今年4月回覆立法會議員提問時透露,在2014/15至2016/17(截至12月31日)的過去3個年度,亦即在終審法院作出上述判決以後,居港未滿7年的成人綜援個案,一共有6,754宗獲批,涉25.1億元開支。翻查統計處資料,來港不足7年並領取綜援的獲批個案在2014年也開始回升至5.35%,有13,551宗;申請個案方面,1年間上升46%至19,127人。

正如前文所述,內地新來港人士自香港回歸以來,可以隨多個政策來港定居,並取得香港居民的身份(住滿7年後正式成為永久居民),在社會福利政策下申領綜援。無可否認,部份人的確有此需要,但政府卻一直無意填補政策漏洞,以減少受助人「呃綜援」的情況,同時當局亦應詳細檢視社會資源,以及公帑是否得到合理分配。

(圖片來源:社會褔利署網頁)

http://www.post852.com/223202/%e3%80%90%e8%b2%b7%e8%b5%b7%e9%a6%99%e6%b8%af%e3%80%91%e4%ba%ba%e5%8f%a35%ef%bc%9a%e6%96%b0%e4%be%86%e6%b8%af%e4%ba%ba%e5%a3%ab%e7%94%b3%e9%a0%98%e7%b6%9c%e6%8f%b4%e3%80%80%e7%b5%82%e9%99%a2/

【一地兩檢】西九總站最底兩層屬內地範圍 傳媒引消息:內地人員帶槍駐口岸區|852郵報

2017-7-24 10:01

高鐵「一地兩檢」方案即將公布。《香港01》引述消息指,高鐵西九龍總站共有4個地下底層,首兩層分別為票務大堂及香港出入境層,主要是港鐵職員及香港執法人員如入境處、海關及警方在內。

報道指,高鐵西九龍總站最底兩層即內地出入境層及月台屬內地範圍,屆時最多約200名人員進駐,賦予刑事執法權。該層除辦理出入境的櫃位、檢查行李的X光機及多間休息室外,因應內地一方可於站內有刑事執法權,故設有多間羈留室及器械室,後者會擺放槍械、警棍及手銬等。

報道引述消息人士透露,港府曾鑑於市民可能憂慮,就內地人員能否帶槍械進西九總站而與中方商討,不過最後雙方都認同基於「保安利益」,「有刑事執法權,就應有相應執法裝備」,又擔心一旦沒足夠裝備,尤其遇上恐怖分子或未能有效應對,因此准予內地人員帶槍至西九總站。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3465/%e3%80%90%e4%b8%80%e5%9c%b0%e5%85%a9%e6%aa%a2%e3%80%91%e8%a5%bf%e4%b9%9d%e7%b8%bd%e7%ab%99%e6%9c%80%e5%ba%95%e5%85%a9%e5%b1%a4%e5%b1%ac%e5%85%a7%e5%9c%b0%e7%af%84%e5%9c%8d%e3%80%80%e5%82%b3%e5%aa%92/

《經濟》:譚耀宗或任人大常委|852郵報

2017-7-24 10:45

港區人大代表將於年底換屆,現任全國人大常委范徐麗泰表明不會留任。《經濟日報》引述消息指,全國政協委員的民建聯元老譚耀宗,擬參選港區人大代表,意味他或會接棒成人大常委。

報道引述譚耀宗3月於北京兩會時,被問及會否參選人大的答覆,他當時強調不會考慮,不過他近日接受查詢時卻轉了口風,稱「(離人大選舉報名)仍有幾個月,屆時看看大家意見,可以再考慮。」報道引述多名建制派人士指,譚耀宗已從立法會退下來,一旦擔任人大常委就可專心履行職務,是十分適合的接任人選。

報道提及,民建聯另一名元老葉國謙表明角逐連任人大,而主席李慧琼亦有機會擔任下屆全國政協委員;工聯會榮譽會長鄭耀棠及理事長吳秋北料角逐連任人大,會長林淑儀料續出任政協;自由黨立法會航運交通界易志明獲黨支持參選人大,自由黨亦可有一至兩名政協,主席鍾國斌有或會是其中一個人選;經民聯立法會議員梁美芬料會參選人大。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www.post852.com/223468/%e3%80%8a%e7%b6%93%e6%bf%9f%e3%80%8b%ef%bc%9a%e8%ad%9a%e8%80%80%e5%ae%97%e6%88%96%e4%bb%bb%e4%ba%ba%e5%a4%a7%e5%b8%b8%e5%a7%94/

依法辦事?抑或無法無天?|思言行網誌|852郵報

2017-7-24 17:00

循一人一票直選進入立法會的民主派議員 ,因爲中央隨意在基本法内新增宣誓定義,遭褫奪議員資格,還面臨被追討薪津,隨時要破產。社會普遍贊同釋法,認爲「人大常委會有權依法主動對基本法作出解釋」。

大學生抗議校委會干預副校長遴選、破壞院校自主,被裁定在公眾地方作出擾亂秩序行爲和阻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很大機會被判監,前途盡毀。大衆對判決叫好,認爲「犯法就是犯法,不管你的理念多麽高尚」。

雨傘運動參與者被控串謀公眾妨擾、煽惑他人公眾妨擾、煽惑他人煽惑公眾妨擾等罪名,最高刑罰為入獄七年。大家都認爲「佔中破壞法治」,理應重罰。還有很多其他示威者遭起訴或已定罪,市民都支持政府依法辦事。

不管你在體制内或體制外抗爭,只要當權者不喜歡你,都可以「依法」整治你。政府用納稅人的錢作政治檢控,被整治者(本身其實也是納稅人)卻要用自己的錢打官司,雙方強弱懸殊。

議會裏的民主派買少見少,失去否決權,稍有動作或言語上衝突,即時被「依法」趕出議事廳,還要被市民譏為「阻住地球轉」。議會外抗爭者,稍越雷池半步,即時被警察拳棍交加,再「依法」控以各項罪名,也得不到社會半點同情。和平理性的遊行示威,由於人數越來越少,政府根本不當一回事,繼續「依法辦事」。

如此這般,社會漸漸噤聲,因爲抗爭的代價太大了,公衆普遍也不支持。議會沒有制衡,街頭沒有噪音,政府爲所欲爲,市民也樂得清靜,社會表面上一片和諧。二十三條無聲無息地通過,一地兩檢落實,大白象工程加快興建。市民漠不關心,一切生活如常。

誰知有一天,港珠澳大橋其中一段路面突然凹陷,導致數十人死亡。死難者家屬向政府追究責任,質疑官員與承建商勾結,默許豆腐渣工程,卻被控尋釁滋事罪,「依法」判處三年徒刑。有市民在高鐵車廂内聊天時無意間評論國家領導人,被當值内地執法人員拘捕,「依法」控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監五年。學者發動聯署,反對北京干預香港内部事務,被控煽動分裂國家罪,「依法」判監十年。憤怒市民上街抗議,警方「依法」出動水炮車和橡膠子彈驅趕,有示威者重傷身亡。

公衆這才猛然驚覺,各種公民權利已被剝奪,可惜爲時已晚。立法會裏盡是建制派議員,一條一條惡法被大比數通過。任何民間群衆集會皆屬非法,批評政府的傳媒被查封,facebook被禁止使用。政府依法辦事,社會再無反對聲音。

以上場景危言聳聽?今天的中國内地正是這樣,政府開口「依法」,埋口「依法」,實則無法無天。如果我們任由政府以法律之名打壓抗爭者,將來萬一惡法加諸你或你的家人身上時,再不會有人幫你發聲了。這是否你想見到的「法治社會」?

http://www.post852.com/223481/%e4%be%9d%e6%b3%95%e8%be%a6%e4%ba%8b%ef%bc%9f%e6%8a%91%e6%88%96%e7%84%a1%e6%b3%95%e7%84%a1%e5%a4%a9%ef%bc%9f/

香港首任特首董建華是落跑,還是獲獎? @ 林保華評論 :: 痞客邦 PIXNET ::

2017-07-22 11:40  民報

資深政經評論家、中共黨史學者。親歷反右、大躍進、文革各項政治運動。曾任教上海華東師範大學,教授中共黨史。2009年創辦台灣青年反共救國團,擔任理事長。著有﹕《一個中國人的台灣情》﹑《中共風雨八十年》﹑《告別江澤民》﹑《閒話鄧伯伯》﹑《神州千奇百怪論》﹑《血與淚—–八九學運札記》等。

董建華將家族企業「東方海外」賣給中國央企,換取中國的褒獎。圖/網路資料合成董建華將家族企業「東方海外」賣給中國央企,換取中國的褒獎。圖/網路資料合成

香港最近兩件大事情,反映了中國對香港人進行恐嚇與拉攏的兩手策略。

第一件事情是7月14日,香港高等法院法官區慶祥取消4名立法會議員羅冠聰、梁國雄、劉小麗、姚松炎的議員資格。他們是非建制派議員,都是去年9月當選的。連同早在去年就被拔除的兩位主張「香港不是中國」的青年新政議員梁頌恆與游蕙禎,一共拔除了6位,使非建制派議員在立法會裡喪失了1/3足以阻擋重要議案通過的票數。

法官作出這個判決是應特首梁振英與律政司長袁國強的司法覆核要求。法官援引的罪名是去年選舉結束後北京全國人大提出「釋法」所論述的宣誓「不莊重」等等,例如劉小麗就是因為宣讀誓詞速度太慢。他們還要被追還上任以來的所有薪資與津貼(用以聘請助理及其他開銷)。總之是要置人於死地而後快。

第二件大事,7月9日,中國的央企中遠海運集團收購了香港第一任特首董建華的家族企業東方海外集團。這家企業是董建華父親董浩雲在1969年創立的。董浩雲與蔣介石關係良好,1964年兩人曾經合影過;董建華妹妹也嫁給彭孟緝兒子,彭孟緝228時擔任高雄要塞司令,鎮壓有功,後來一直晉升到參謀總長與總統府參軍長。有這條路子,生意當然風生水起,所以董浩雲後來號稱「船王」。傳給董建華以後,因為能力關係,績效不佳。1981年董浩雲逝世後董建華轉投中共,走官商勾結的道路。

1983年,許家屯出任香港新華社(中聯辦前身)社長。當時北京傳說中國有「四大扒灰」,兩位是海軍將領,一位是「民主人士」,還有一位就是許家屯。然而後來我了解到的事實,對許家屯的傳說有誤。許家屯的情婦並非是他的媳婦,而是媳婦姐姐海倫。六四後許家屯流亡海外,就是海倫一直陪著他,一直到去年6月以百歲高齡逝世。

2002年7月11日出版的香港壹週刊,刊出一篇相關報導,就是許家屯孫女許梅因不滿而對外爆料,提及香港許多富豪在經濟上資助許家屯。

其中,文章爆料說,董建華資助許家屯養情婦情況。Helen原名單琴,後來改名李海倫,來自南京,是許家屯媳婦的姐姐,跟了許家屯,當時約為30多歲。許梅表示,李海倫1986年獲單程證來港,之後加入東方海外旗下的金山輪船當祕書,雖然她不懂英文,但月薪達3萬多元;當時一名大學畢業生一般月薪,也不過是數千元左右。(當時我在信報做評論版編輯,月薪近4千元港幣,有年終獎金。)許梅表示,其媽媽形容眾多富豪中,當時最擦鞋(拍馬屁)的是董建華。

董建華拍其他高幹馬屁沒有爆料的當然更多。因此六四以後從北京市長陳希同手裡拿下興建王府井大街「東方廣場」的肥肉,然而因為資金與能力不足,後來轉給李嘉誠。在江澤民整肅陳希同以後,一度引起李嘉誠的不安,江澤民趕忙安撫。

九七前夕,中共高層選擇特首時有兩個名單,港澳辦主任魯平推舉董建華,接替新華社社長許家屯的周南推舉大法官楊鐵樑。以董建華與「叛國者」的關係,北京理應選擇楊鐵樑,然而最後是董建華,可見董建華經營北京高層關係的廣泛與深厚。

董建華出任特首後的名言是「中國好,香港好;香港好,中國好。」可是堅決支持梁振英出任特首與撕裂香港的,也是這位貌似忠厚實則無恥與奸詐的董建華。如今香港好不好,有目共睹。

可是在李嘉誠脫中入歐,北京放出聲氣「不准李嘉誠落跑」;以萬達為代表的中國民企也紛紛走資離開中國,萬達等大企業也因此被查;在顯示香港、中國都不好的同時,董建華卻將家族企業賣給中國央企中遠海。難道他也認為香港、中國都不好而走資嗎?

非也。東方海外是上市公司,中遠海也在中國與香港上市,因此買賣價格都要公開。收購價492.31億港元(約合1900億台幣),溢價3成1。在高度利益誘惑下,董建華最後決定變賣家族企業。這是中共對董建華忠於黨國的褒賞。反正這些錢都是民脂民膏,不會有任何心痛。

當然,能像董建華這樣得到中共獎賞的人不會多,因為中共不是善財童子。不過以這個樣板來欺騙香港人而已,更多的香港商人在中資的擠壓下,生意更加難做;普通香港人為了飯碗,也不得不要向共產黨低頭哈腰。這種矛盾不斷激化,總會有爆發的一天。


http://lingfengcomment.pixnet.net/blog/post/347525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