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鈺成大出血之廿三條立法 | 宗道 | 香港獨立媒體網

由曾鈺成牽頭成立的智庫「香港願景計劃」,發表有關一國兩制實踐的回顧和建議。「願景計劃」提出多項建議,包括在《基本法》加入新條文,正式確立中聯辦的地位及職能。並建議特區政府一併研究《基本法》23條立法和政改,同時展開立法的諮詢工作。

「願景計劃」主張有關工作應由一個規模較大的委員會負責展開,委員會應由特區官方、法律界、商界、勞工界、政界、專業界別、學界、公民社會團體等持分者代表組成,由他們負責協調官員與所屬界別溝通。「願景」並強調,委員會的工作還需包括了解中央在有關問題上的考慮因素和基本要求,建議委員會成員,亦應包括基本法委員會的港方委員或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廿三條訂明香港自行立法,特區政府同社會各界亦早有共識。曾鈺成認為廿三條政改立法,還需了解中央在有關問題上的考慮因素和基本要求,仲話03年廿三條的草案已不適合現時情況。中港重新談判「一國兩制」?曾鈺成的主張真是蛇蠍心腸。

《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訂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基本法規定。」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由全國人大以基本法規定,雙普選政改的原則,全國人大已在基本法作出規定。

立法會全部議員由直接產生;行政長官由一個代表全港選民的提名委員會提名後由全港選民一人一票選舉產生。雙普選的規定明確,目的是要實現人民主權的憲法原則。可惜共產黨一直反對《中國憲法》第二條關於奉行人民主權的規定,一直阻撓香港落實雙普選。而「民主派」同埋商界則詐傻扮懵食住上各取所需,政改爭拗可能會拗到2047,廿三條與政改同時立法不可行。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訂明:「香港特別行政區應自行立法禁止任何叛國、分裂國家、煽動叛亂、顛覆中央人民政府及竊取國家機密的行為,禁止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在香港特別行政區進行政治活動,禁止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

維護國家安全的法律,只應是國家法律,中國已存在《國家安全法》。關於《基本法》第二十三條,是危害國家安全刑事法的立法要求。特區政府只有維持香港社會治安的職權,並無憲制權力制定國家安全法律,「一國兩制」,落實第二十三條,應該以公安條例或社團條例立法。

警方建議根據《社團條例》取締香港民族黨,令有關《基本法》第廿三條立法的議論又熱鬧起來。曾鈺成認為,即使政府可以運用《社團條例》取締主張「港獨」的民族黨,並不等於現行法律已完全滿足了廿三條的規定。廿三條列出了七項要立法禁止的行為,《社團條例》只涉及其中一項,即禁止本地政治性組織與外國政治性組織建立聯繫。

香港法例第151章《社團條例》第8條(1)(b) 訂明:「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是政治性團體,並與外國政治性組織或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社團事務主任可建議保安局局長作出命令,禁止該社團或該分支機構運作或繼續運作。」

《基本法》第二十三條只規定香港自行立法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與外國的政治性組織或團體建立聯繫,《社團條例》竟然禁止香港政治性組織同台灣政治性組織有聯繫,明顯違反《基本法》違反「一國兩制」。回歸20年來,台灣佬同埋黃毓民竟是粒聲唔出,阿奇生阿奇。

《社團條例》第8條(1)(b)是臨立會97年回歸前立法,回歸後同台灣有政治聯繫的社團被禁止繼續運作,違反《基本法》第五條「香港保持原有的生活方式五十年不變」的規定,是顛覆「一國兩制」的重大舉措。曾鈺成是臨立會主將,講到《社團條例》,對同台灣有政治聯繫的社團被禁止繼續運作隻字不提,作賊心虛?

參考澳門廿三條的立法,並不是恐怖電影「吸血僵屍」。澳門廿三立法,第二條關於「分裂國家」危害國家安全的定義,是指「以暴力或其他嚴重非法手段,試圖將國家領土的一部分從國家主權分離出去或使之從屬於外國主權者」。條例是具體犯罪行為的法律規範,「其他嚴重非法手段」,不包含言論鼓吹。

香港未來23條立法無法想像之恐怖,在於現任國家主席習近平將「國家安全」的無限定義,而特區政府從來都是棄守自治權奉行「非法也是法」。中國刑法第一百零三條第二款訂明:「煽動分裂國家、破壞國家統一的,處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管制或者剝奪政治權利;首要分子或者罪行重大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大陸是以言入罪,特區政府正在奉行「非法也是法」,要隊冧民族黨同陳浩天。

曾鈺成從未承認或否認是共產黨員,今次發表「一國兩制實踐的建議」,完全背離國家同人民利益,只為配合中國共產黨反動派的政治需要,曾鈺成已間接表態自己是共產黨員。「願景計劃」的多項建議,踐踏國家憲法和香港基本法,是《一國兩制實踐白皮書》香港版,顛覆「一國兩制」較白皮書更赤裸裸。事實清楚說明曾鈺成是個「有黨性冇人性」的低端共產黨員,更是栢楊先生筆下的主人翁 ── 醜陋的中國人。

《香港願景計劃》一國兩制實踐:回顧、評析、建議(全文)

澳門特別行政區《維護國家安全法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9240

廣告

《華郵》分社社長: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 亦是中國帝國主義野心標誌

2018-8-29 22:20

《華盛頓郵報》前北京分社社長、現洛杉磯分社社長潘文(John Pomfret)前日撰文,批評中國借一帶一路促進經濟合作為名,引誘各國踏進債務陷阱,而這些債務陷阱就是中國帝國主義野心的標誌。

潘文形容,一帶一路是「債務陷阱外交」,從中國的角度來看,這倡議的作用就是讓與中國合作的國家破產,好讓中國可以隨自己的意願擺佈這些國家,增加其國際影響力。

潘文舉例指,黑山因要承擔一帶一路項目的鉅額款項,導致債台高築,債務佔其國內生產總值80%以上;斯里蘭卡亦因無力償還因一帶一路工程的債務,去年將漢班托塔(Hambantota)一個港口租借給中國招商局集團,為期99年;被視為一帶一路「樣版」的巴基斯坦亦面臨要向國際貨幣組織求助的困境。此外,潘文指出,緬甸、馬來西亞、尼泊爾等國家亦已停止或縮減和中國合作的項目,他認為這些例子反映各國正在緩慢地醒覺,開始意識到接收中國資金的壞處。

另外,潘文指出中國雖然屢次強調「互相尊重主權和領土完整」的外交原則,但中國企業卻希望在巴基斯坦和馬來西亞,建設只有中國人的社區。他舉例指,華企碧桂園在馬來西亞的地產項目「森林城市」,定價遠超大馬等地人的負擔水平,質疑此項目實是為中國人而設。

潘文引述印度媒體《經濟時報》稱,中國亦想在巴基斯坦海港瓜達爾建造一個容納50萬中國人的社區,更以防範恐怖主義之名,設立一隊為數數千人的武裝部隊,並在違反巴基斯坦法律的情況下採取行動,潘文直指這是「治外法權」,讓人聯想起舊時代西方在上海、天津等地劃的租界。

潘文文末更諷刺中國與其將國家制度稱為「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還不如改稱「有中國特色的帝國主義」,認為這更貼切(make more sense)。

(圖片來源:CCTV片段截圖、John Pomfret Twitter)

https://www.post852.com/257907/%e3%80%8a%e8%8f%af%e9%83%b5%e3%80%8b%e5%88%86%e7%a4%be%e7%a4%be%e9%95%b7%ef%bc%9a%e4%b8%80%e5%b8%b6%e4%b8%80%e8%b7%af%e6%98%af%e5%82%b5%e5%8b%99%e9%99%b7%e9%98%b1%e3%80%80%e4%ba%a6%e6%98%af%e4%b8%ad/

邊個去保障大多數香港人嘅人權|思言財雋網誌|852郵報

2018-8-23 20:37

林鄭月娥嘗試為其十月施政報告造勢,上星期五晚在 Facebook 上開 Live。在眾多議題上,網友關注人口問題被廣泛報導。網友提出香港根本不可能無止境地每日接收一百五十名新移民來港,但林鄭繼續以家庭團聚和人權為由,拒絕聆聽民意。

我們明白林鄭的論調,但作為特區行政長官,讓我們提醒她有更大責任保障大多數香港人的權利。

在政府不負責任地容許人口不斷膨脹的同時:

* 市民要不飲不食十九年才買到一個納米單位,誰保障香港人的基本住屋人權?
* 公屋輪候冊越等越長的時候,誰保障合資格香港人的人權?
* 無資格上樓戶,包括新來港「團聚人士」要入住數十呎劏房,誰保障貧窮香港人的人權?
* 患重病但新症要排一、兩年,誰保障患病香港人的人權?
* 地鐵承載力爆煲,日日返工放工閒閒地等十班八班車,誰保障塞到似沙甸魚香港人的人權?
* 等到死都未能入住安老院,誰保障香港老人的人權?

如果特區政府已經有足夠土地、住屋、醫療、䕶老等各項配套,相信沒有人會反對「真實」的家庭團聚。但現時特區政府根本無法處理積壓的需求,泥菩薩過江;縱使在人道立場下不能完全一刀切,但政府有責任大幅削減新來港配額,直至情況有顯著的改善。

(圖片來源:香港電台)

https://www.post852.com/257244/%e9%82%8a%e5%80%8b%e5%8e%bb%e4%bf%9d%e9%9a%9c%e5%a4%a7%e5%a4%9a%e6%95%b8%e9%a6%99%e6%b8%af%e4%ba%ba%e5%98%85%e4%ba%ba%e6%ac%8a/

【銅鑼灣書店】林榮基《蘋果》專訪:中國人無投票權卻盲目愛國 港人願留下「就要走出來」|852郵報

2018-8-24 18:23

銅鑼灣書店前店長林榮基早前計劃在台北西門町重開書店,但因負責牽線的人士在大陸有生意,感到有壓力而決定退出,計劃亦告吹。至於香港的一間,林榮基在2015年10月失蹤後,曾有神秘商人出手承租,兩年租約將滿,意味銅鑼灣書店也將成歷史。林榮基接受《蘋果日報》專訪時憶述,自己在六四後對中共政權失望,開始思考整個中國發生甚麼事,而非單純地愛國。

林榮基認為,中國在歷史上幾千年都是專制,但要改變中國大陸也不只是要推翻中國共產黨。若要探究原因,可透過學者與書籍探討和了解,需通過文化和經濟剖釋。他又指,中國其實不是自由貿易體系,那套「不是自由經濟,而是國家管治」,所以中國到現在不尊重合約,都是有原因的。

近年社會關注身份認同的問題,林榮基直言自己是「香港人」,至少在身份認同上,不認為自己是中國人,「因為我們抱持的是普世價值,中國大陸的人現在有沒有普世價值?沒有」。他認為,愛國本身沒有錯,美國人都會愛國,但「中國人的愛國卻沒有投票權」,「你既然沒有投票權,你愛甚麼國?不是你選出來的(政府),那些不是盲目愛國嗎?」對於有人以東德和西德,來比較大陸收回台灣,他強調前者是將專制政權合併於民主制度,後者卻是將開放、人民有投票權的社會,兼併到一個被剝削取消投票權的政權,「這完全是兩回事」。

對於「港獨」的議題,林榮基認為主張香港獨立,其實也是等於主張台灣獨立,反問「你既然不能改變中國大陸,你就與它切割。這個有甚麼問題呢?」他選擇與中國「切割」,不單因為共產黨,而是認為中國走過來是有歷史原因,與文化有關。要改變一個國家的文化,不是二三代或十代八代人可以改變得到。

林榮基坦言「港獨」實質上是不可能,但港人卻可觀念和理念上「先要獨立」,透過討論和書籍去了解這個問題。例如23條立法,港人就要站出來維持言論自由。他相信,「如果你愛香港,你要行出嚟㗎嘛!」,而非放任香港,不理會香港發生的事情。「如果是香港人,先要問你自己。你願意留下的話,你就要走出來」。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s://www.post852.com/257543/%e3%80%90%e9%8a%85%e9%91%bc%e7%81%a3%e6%9b%b8%e5%ba%97%e3%80%91%e6%9e%97%e6%a6%ae%e5%9f%ba%e3%80%8a%e8%98%8b%e6%9e%9c%e3%80%8b%e5%b0%88%e8%a8%aa%ef%bc%9a%e4%b8%ad%e5%9c%8b%e4%ba%ba%e7%84%a1%e6%8a%95/

新西蘭和內地房屋新措施給香港的啟示 – 控制炒賣是正道|林超英網誌|852郵報2018-8-24 20:20

過去數年香港的樓價狂飇,遠超市民負擔能力,年青人被逼加入輪候公屋上樓大軍,造成輪候年期延長,以致不少貧困戶被逼住在條件惡劣的劏房,中產階級則愈住愈擠,歸根究柢,都源於樓價上升。

數據來源:差餉物業估價署

香港政府應對房屋問題,沿習過去幾十年的思維架構,偏重看成是土地供應短缺的問題,不過世界其他地方有不同的角度,採取了不同的方法,值得我們參考。

八月中,新西蘭政府宣布禁止外國人買樓(註1),有關部長說:「措施對樓價的影響有多大很難說,不過一定有,我們今天採取的行動重建新西蘭人『居者有其屋』的偉大夢想」,這是新西蘭政府對過去十年樓價升高60%的回應。

新西蘭的土地多得很,但是樓價依然飇升,顯然無限的土地供應也不能拉低樓價,因此政府認定控制樓價必須從限制與民生無關的外來炒賣着手。

六月,內地的住房和城鄉建設部(”住建部”)聯同七個部委,整頓房地產市場,打擊炒樓活動,更指名巡查三十個城市(註2),為了落實「房子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的定國家位,住建部要求各地因城施策,「建立多主體供應、多管道保障、租購並舉的住房制度,堅持分類調控」(註3),各地陸續出台的調控措施,從較早時的「五限」:限購、限貸、限價、限售、限商,稍後又增加了「新四限」:限離婚購房、限新落戶人員購房、限公司購買住房、限未成年購買(註4),總之為了解決人民的住屋問題,政府用盡辦法。

內地的土地面積比新西蘭更多,樓房建得多到沒人住,出現聞名中外的鬼城,但是樓價依然飇升,因此開闢土地和增加樓房供應不能令樓價下降的道理,在中國內地更是明顯。

參考新西蘭和內地兩地近幾個月在保障國民住屋方面的舉措,可以看到一條道理:單一講增加土地供應肯定是過度簡化住屋問題。樓價飇升是全球各大城市的共同問題,香港樓價飇升不是特例。新西蘭和內地政府採取的措施處理的問題包括:熱錢橫流、囤貨惜售、哄抬炒作等,各地政府做的是針對情況,多管齊下,因地制宜,產生調控作用。

兩地政府的舉措給我們提示,回應人民住屋要求的政府定土位起着決定性的指導作用,以政策和行動貫徹這個定位則發揮實質作用,香港政府需要深思和回應時代新思維:「樓是用來住的,不是用來炒的」,不應再視之為投資、投機、增值的「工具」,也不可讓信息不對稱和失效的所謂「自由市場」令樓價遠超人民負擔能力,可以做的事很多,「五限」和「新四限」是借鏡的好起點。

鼓勵香港政府跳出傳統的「土地決定一切」思維框框,多花氣力在宏觀定位、相應政策和執行措施方面,一步一步把樓房市場轉移回到市民可負擔的正軌。

新西蘭和內地的政府做得到,香港也可以。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s://www.post852.com/257580/%e6%96%b0%e8%a5%bf%e8%98%ad%e5%92%8c%e5%85%a7%e5%9c%b0%e6%88%bf%e5%b1%8b%e6%96%b0%e6%8e%aa%e6%96%bd%e7%b5%a6%e9%a6%99%e6%b8%af%e7%9a%84%e5%95%9f%e7%a4%ba-%e6%8e%a7%e5%88%b6%e7%82%92%e8%b3%a3/

林鄭點樣出手,梁振英至肯收手?|王陸|關公拆局|852郵報

2018-8-18 08:00

梁振英就FCC邀請陳浩天演講一事發難,透過鍵盤不斷先向FCC開炮然後恐嚇港人,單以出位公關來說,可說是成功之作,因為過去兩周,不少人一直被他的文章牽著鼻子走。

如果梁振英真心只想打擊港獨及警誡機構團體不再搞同類活動,其實應先在幕在策動目標機構的成員提出反對,尋求社會支持,再由友好及親中團體加入擴大輿論聲勢,最後由特區政府徇眾要求正式依法處理,不過根據過去經驗,梁氏甚少這份耐性,更不輕易與別人分享其愛國功勳,所以由始至終全部攻擊個人一手包辦,但亦正正因為如此,他的個人影響力一再受到考驗,隨時可能得不償失。

梁振英既有政協副主席身份,向FCC發炮前不可能不知會港澳會辦及中聯辦,因此由張曉明到譚惠珠以至梁美芬等都須發聲支持,但發言的內容及狠批的目標都未必與梁振英相同,這種避免捲入梁氏風眼的虛應式手法,香港的建制派應早知之甚詳。

梁振英發難前早知FCC及陳浩天一定不會就範,但仍然戮力以赴,最受壓力的應是特首及相關政府部門。梁振英倘若鍥而不捨,繼續要求特區政府不與FCC續約(須以公開形式招標,又或改為優惠親中記者編輯及媒管理人員組織),負責政府產業管理的官員怎樣為特首找一個體面的下台階,將會費煞思量。

這次事件的公眾反應,會是梁振英在香港「剩餘勢力」的另一次檢視。邵善波馮煒光等「近親」出手自不待言,但幫港出聲等「友好」無財不行,中聯辦港澳辦的嫡系則可能經已「一眼見晒」,而最令人意外的是梁氏的「一帶一路」班底這次幾無一人肯為他仗義發聲,由此可見FCC事件對建制派的「有識之士」吸引力不大,珍惜羽毛者不會無端介入,把個人聲譽為梁振英押上。

更有趣的是,他竟被外國傳媒策封為「港獨之父」。其實梁氏絕不反對被國際傳媒封為「反港獨」之父,甚至會為此引以為榮(可能寫入中英歷史之中),但如今適得其「反」,梁氏日後會不會親自去信所有海外相關傳媒,要求澄清及為自己「正名」,港人理應翹首以待。

FCC事件在香港肯定是茶杯裡的風波,過後便沒有人再感興趣,除非梁振英不肯放過特區政府(唯一能跟進事件處罰FCC的組織),特首如果不能透過中聯辦或港澳辦把梁振英「擺平」,FCC也不會坐以待斃,屆時必會有更多外國勢力介入,令香港更名聞世界。

不讓外國傳媒藉此事在港借勢得勢,是特首向北京進言的最有力證據,如果中央認同梁振英的強硬路線,特首當然無法不力撐這位前特首到底,她只能借勢以此作為推銷廿三條的基礎,這是對林鄭最有利的「釜底抽薪」之計,為了尋求連任,她一定連消帶打,梁振英會否因此收回成命,關鍵會否在於UGL,還要看日後雙方角力的進展。

(圖片來源:蘋果日報)

https://www.post852.com/257082/%e6%9e%97%e9%84%ad%e9%bb%9e%e6%a8%a3%e5%87%ba%e6%89%8b%ef%bc%8c%e6%a2%81%e6%8c%af%e8%8b%b1%e8%87%b3%e8%82%af%e6%94%b6%e6%89%8b%ef%bc%9f/

【團劫香港】瓜分五千億大茶飯

by 本土研究社 / Aug 9, 00:37

以董建華同一干中港地產商為首嘅「 團結香港基金」,近日力推2200公頃超巨型「東大嶼都會」填海方案,面積相當於半個九龍半島。就算用佢地聲稱「多快好省」嘅方式施工,成個填海工程連基建都要4760億,仲要戴晒頭盔話係按現時造價估計,將來可能有變數喎,即係預咗超支再攤大手板問市民攞錢啫!

自從特首林鄭月娥7月初打晒開口牌要填海,陸續就有好多「專家」、「工程界人士」走出嚟話填海幾快幾平幾方便,啲數越吹越勁。有人話快到三、四年就填好,有人又話成本只係$500-900蚊一呎。喂,政府 土地供應專責小組 Task Force on Land Supply都話至少要11年、填海連基建$1500-2500呎喎。咩專家咁巴閉識得哩啲神奇填海大法?

只要睇真啲,就會發現哩班「專家」係出於自身利益而講啲唔講啲。好似哩幾個月成日走出嚟話填海好平嘅「利基控股」主席單偉彪,本身就狂接填海同基建生意,例如機場三跑同東涌新市鎮擴展的填海工程、高鐵牛潭尾至大江埔隧道、沙中線、中環灣仔繞道全部都有份,仲有好多土地平整同政府基建合約,成功填海一定好多嘢撈。利基控股的2017年報都講到明:「因為預見土木工程的減少,集團更有迫切性需要擁有長期穩定收入的業務,來平衡工程行業的波動。」等開飯嘅食相真係好明顯。

單偉彪講到填海好平,每呎只係$500-900,但睇返佢引用為例子既東涌填海工程文件,哩個講法根本係取巧,只計咗建造海堤同填土工程的116億元,於是得出每呎不過$900的價錢。實際上填海造地並唔止圍起個海然後倒泥就成事,仲有建渠、排水進水口等基礎建設、緩解環境影響措施同工程顧問費,成個東涌擴展的130公頃填海,係問納稅人拎咗205億架!相當於每公頃$1.58億、每呎$1465。仲未計接駁去填海選址的道路同交通工程成本。

最諷刺嘅係,單偉彪兩年前接受訪問時明明自己話:「若是根據現時狀況來評估未來工程項目所需款項,申請撥款的款項肯定不足。」以解釋基建工程經常超支的原因。(星島日報,2016.3.28)。而家就用啲過去工程例子講到鬼咁平,總之拿拿林氹咗市民落搭開工先!

除咗利基控股可以受惠於填海基建大茶飯,單偉彪亦係「路勁基建」的主席,該公司主要在中港各地經營房地產,「粵港澳大灣區」是集團其中一個發展重心。「東大嶼都會」一旦落實,打通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利基就可填海做基建、路勁就負責起樓賣樓,真係發過豬頭!

再追索上去,利基和路勁皆由「惠記集團」持有,是單偉彪和單偉豹兄弟的家族生意,「惠記」的另一主要股東係「新創建集團」,即係「新世界發展」附屬公司,而新世界主席鄭家純就是團結香港基金副主席。兜一大個圈,所謂「填海專家」其實同團結香港基金圍威喂,怪唔得團結香港基金出動佢地既分身「 政策.正察」facebook專頁去推單偉彪個填海訪問啦~

近年香港啲基建工程鑊鑊新鮮鑊鑊金,連一條沙中線都搞唔掂,仲想我哋應承俾4760億填個東大嶼人工島?成日用住大啲、住好啲嘅名目打劫香港人,真係狼過祈福黨呀!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8823

習近平危機重重

原文連結:中國勞工論壇

全球資本主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混亂的國際關係

中國勞工論壇 社論

今年三月,習近平開始了終身統治的時代,自此他對中共黨國的控制達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

但自此習近平的統治並不順利。7月6日,中美這世界上最大的兩個經濟體之間的貿易戰終於爆發了。中國商務部稱之為「迄今為止經濟史上規模最大的貿易戰」。這種說法固然有些誇張,目前情況還沒有這麼嚴重,但是現在看來兩國之間的角力越來越有可能升級成貿易戰。

相關閱讀:特朗普離貿易戰更近一步 ➵

當今全球化的資本主義經濟從未經歷過這樣的貿易戰。資產階級自己也不完全清楚全球供應鏈會受到多大程度的影響。中國商務部發言人高峰說道,在特朗普於7月6日開始加徵關稅的340億美元中國商品中,有200億美元(58%)的商品是在華外企生產的,當中也包括美國公司。

因此過去幾個月裡世界各國的前景也大為暗淡。特朗普的貿易戰加劇了中美及其他主要經濟大國之間的緊張局勢,不過特朗普主要仍是攻擊中國。到目前為止特朗普已經對全球1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了關稅,而且威脅要對另外8000億美元的商品加徵關稅。其中一半都是來自中國。

經濟學家們警告說,衝突如果繼續發展下去,會嚴重破壞全球經濟。坊間對經濟前景越來越悲觀。儘管中美為了避免貿易戰繼續升級而有可能達成協議,但它們的協議不會長久。中美衝突也可能持續數年。

《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馬丁·沃爾夫說,特朗普是向自由世界秩序開戰,而這種秩序主要正是美國自己在過去70年裡建立起來的。特朗普甚至還威脅說,如果世貿組織不「公平對待」美國,美國就會退出。美國政府一改二戰後的立場,採取貿易戰政策,這意味著全球資本主義正處在歷史轉折點。

我們曾解釋過,導致美國政策轉變的主因不是特朗普的個性,而是因為2008年爆發的資本主義危機大大改變了過去三十年飛速全球化背後的政治和經濟因素。各國資產階級一邊歌頌開放市場和全球化,一邊推出保護主義政策。

國際貨幣基金組織於2017年公布的一份報告顯示,自2012年以來全球商品和服務貿易年均增速僅略高於3%,還不到之前三十年的一半。外國直接投資(FDI)則在下降。聯合國貿易和發展會議指出,2016-17年全球FDI從1.87萬億美元減少到1.43萬億,降幅達23%。

最近幾週人民幣急速貶值和股市暴跌,也是清晰的警報信號。現在中國經濟正再一次減速。今年第二季度,GDP增長的兩大動力──投資和消費支出──的增速均大幅下跌。

此次經濟放緩和股市暴跌的主要原因,是政府在過去一年裡打擊影子銀行和金融風險導致信貸緊縮。目前貿易戰還只是次要因素,但未來幾個月它的影響可能會加大。

為了避免爆發可能會威脅到政權存亡的金融危機,中共政府發動了去槓桿運動,但這減少了企業能得到的貸款,進而導致投資增速嚴重下降。這突顯出中國經濟何其依賴債務。中國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長劉勝軍告訴《紐約時報》:「很糟糕,違約的不只是中小企業,還有大公司」。

今年6月,中國股市下跌到2016年一月之後的最低水平。今年上半年,中國股市市值總共蒸發了2萬億美元,其業績成為全球第二差,僅好於阿根廷。不過目前還沒有達到2015年股災那麼嚴重的程度,當時中國股市市值蒸發了一半(5萬億美元)。

《華爾街日報》上海分社社長沈宏指出現在和2015年兩次熊市的重要區別:今次拋售股票的似乎是大型投資機構,而不是成批的小股民。

台灣群益證券分析師林靜華說:「2015年經濟情勢較佳,股市在崩跌之前漲了許久。當時也沒有貿易戰。」

與此同時,中國建築業、交通業和服務業工人勇敢地發動了數場跨省聯合罷工。五、六月份多省退伍軍人的大型抗議迫使政府在六月底舉行緊急會議,加緊平息抗議,讓新成立退役軍人事務部至少看上去不是那麼沒用。抗議的退伍軍人受到毆打是點燃抗議的導火索,說明鎮壓不像政府所想的那樣是解決政治問題的靈丹妙藥。根據媒體報導,過去幾個月裡至少在8個省份,政府派出警察和黑幫毆打抗議的退伍士兵。

儘管工人明顯是刻意不提出政治性的口號,但階級鬥爭的高漲仍然給習近平帶來了大難題。中國經濟正在減速,而許多工人的工資和工作條件近年來惡化,他們的不滿已經達到臨界點。

這才是習帝的真實處境。三月份全國人大幾乎全票同意取消國家主席的任期限制,但這顯然並沒能讓習近平「完全控制」股市、資本主義貿易體系或者階級鬥爭。現在的一系列事件表明,習近平「前所未有的」權力仍是有限的。習近平政權在國內外面臨多方壓力,不得不小心翼翼,否則可能引爆更嚴重的危機。

自三月以來人民幣對美元匯率下跌6%,僅六月就下跌3.3%,創下單月最大跌幅紀錄。不儘是中國,從土耳其到巴西整個「新興市場」都感到美國央行加息的壓力。資金流回美元資產,導致全球收緊信貸,並拉高了美元匯率。美元扭轉了過去十年的走弱態勢,使那些借入美元的政府和公司要承擔更大的還債成本。

儘管目前人民幣貶值幅度還不是很大,但仍是2015年以來最大跌幅。中國政府可能願意讓人民幣貶值,以作為對特朗普的警告:如果美國繼續進行貿易制裁,中國政府會加大人民幣貶值的幅度。

但儘管一定程度的「技術性貶值」有可能讓中共政府贏得一些討價還價的餘地,可是如果人民幣加大貶值幅度,反而會給中國經濟帶來嚴重危險。南韓、澳洲、日本和台灣等與中國聯繫緊密的經濟體可能也會被迫將本國貨幣貶值,引發「競次效應」,變成全球貨幣戰。

人民幣走弱可能會引爆2015年那樣的上萬億資本外逃,給中國經濟造成反衝。資本外逃的後果之一,是加劇中國企業的信貸緊縮狀況。而且央行為免GDP增速暴跌(即硬著陸)而推動的貨幣刺激措施(增加貨幣供給和信貸)將更加困難,而且其成本會更高。

由於造成信貸緊縮,現在習近平已經在退回三年解決影子銀行和金融風險問題的計劃。現在中國央行不得不轉而放寬信貸政策。未來幾個月,政策的轉變可能會更大,而且可能會重新採用大規模刺激方案,加大基建支出,來拉動經濟增長。這當然會進一步惡化中國的債務問題。中國債務問題的嚴重程度在全世界歷史上都是獨一無二的,正因如此習近平起初才要發動打擊金融風險的行動。中共可能會通過偽造數據和嚴厲的新聞管控來掩蓋其政策的轉變,讓人們以為其路線是「始終如一的」。

關於其它方面經濟政策的媒體審查也在加強。根據《中國數字時代》網站的報導,中共宣傳部門於6月29日發布命令,要求嚴格管控媒體對貿易戰的報導。該命令嚴禁媒體自行報導特朗普和其它美國官員的言論。更重要的是,媒體被禁止提及中共的「中國製造2025」工業現代化計劃。在今年的首五個月新華社發布了140多篇關於「中國製造2025」的報導,但自6月5日之後一篇都沒有。與之類似的是,有官方媒體因為發布「美國害怕了」、「中國是世界第一大國」等誇張報導而被政府批評。

另一個例子是曾被奉為中國科技成就典範的中興公司。中興嚴重依賴美國製造的電子元件,因而不得不屈辱地接受美國政府提出的「救助」協議(美國共和、民主兩黨議員仍在反對放過中興)。中興簽署的協議令人回想起殖民時代的「不平等條約」,而中共也毫不意外地嚴厲封鎖相關消息。

官方媒體改變腔調,表明中共在政治上出現了180度轉變,儘管它當然不會承認這一點。習近平過去公開拋棄了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政策,大肆進行民族主義的炫耀。中共當局製造個人崇拜,大肆吹捧「習近平思想」,也以此為重要成分。現在無疑有許多中國統治精英正悄悄地說,鄧小平的做法的確有些道裡。

現在習近平自己也感覺到,過度煽動民族主義令他難以向美國妥協。因為在高漲的民族主義情緒下,如果人們視他為弱勢領導人,甚至可能會動搖他的地位。

中共政權危機重重。對於國家資本主義、經濟干預、威權統治和「強大領導人」的過度自信會讓它作繭自縛。全球資本主義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危機和混亂的國際關係。特朗普也只是這場危機的表現。只有中國和全世界的工人階級團結爭取真正的社會主義,才能將全人類帶出危機。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8777

記協年報:23條立法威脅媒體 中資轉佔網媒操控輿論

香港記者協會今日發表新一份新聞自由年報,指本港的新聞及言論自由空間日漸收窄。年報關注23條立法如何損害本港言論自由,亦提到近年中資攻佔新興媒體,企圖影響輿論。

網媒及個人媒體興起 23條威脅範圍擴大

年報以「風中之燭-國安法陰影中的言論自由」為題,指九成的新聞從業員認為過去一年,北京官員多番向港府施壓,要求盡快落實《基本法》23條,這將會有損香港新聞自由。

記協認為,2003年提出立法時,受威脅的主要是傳統的紙媒及電子媒體,「但十五年後的今日,網媒及個人媒體的興起,受威脅的範圍,勢將擴大」。

李立峯:建制網媒政治宣傳多於報道事實

年報特別關注到中資攻佔新興網媒的情況,指近年當權者的輿論操控戰場,近年大規模轉佔網絡陣地。被點名的網媒包括《港人講地》、《HKG報》、《橙新聞》、《點新聞》等。

年報引述中文大學新聞與傳播學院教授李立峯表示,建制派主流傳媒和網媒有清晰分別,前者仍然會做基於事實的報道,只會利用各種採訪技巧令報道有明顯的取向。不過建制網媒的內容是「半報道半評論」,例如不時會附上「請廣傳」及「請讚好」等字句,使其成為政治宣傳多於報道事實。

報告指林鄭對《檔案法》無動於衷

副主席任美貞則在報告指,特首林鄭月娥上台後雖有放寬網上媒體採訪官方新聞活動限制之舉,但對重要的《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的引入卻無動於衷政治宣傳多於報道事實。報告指因為這兩條法例遲遲未有落實, 而導致記者尋求資料時處處受阻的困境。

報告向政府提出多項要求,包括切勿在未有真正迫切性的情況下,試圖就23條進行有關國家安全法的立法;在23條立法前,應先落實《資訊自由法》和《檔案法》;以及與國內有關部門交涉,防止針對香港記者的暴力手段。

http://thestandnews.com/society/%E8%A8%98%E5%8D%94%E5%B9%B4%E5%A0%B1-23%E6%A2%9D%E7%AB%8B%E6%B3%95%E5%A8%81%E8%84%85%E5%AA%92%E9%AB%94-%E4%B8%AD%E8%B3%87%E8%BD%89%E4%BD%94%E7%B6%B2%E5%AA%92%E6%93%8D%E6%8E%A7%E8%BC%BF%E8%AB%96/

德經濟學家:中國掀世界第三次制度之爭

《德國之聲》發表文章指,西方人有一種固有觀念,即市場經濟、自由民主以及法治國家三者合一的政治體制要比其它任何政體都更為成功,也更人道。但是隨著中國的不斷崛起,這種觀念正在發生動搖。因為缺乏新聞和言論自由、不尊重個體權利的、一黨專政下的中國在經濟領域取得了巨大的成功。《德國之聲》中文網摘譯了經濟學家福斯特(Clemens Fuest)在《法蘭克福匯報》發表的文章〈第三次制度之爭〉,討論中國式的國家資本主義最終會否戰勝西方的自由市場經濟。

《德國之聲》節錄福斯特的文章寫道:

「所謂的『老西方』正在面臨一場『第三次制度之爭』。第一次制度之爭是自由市場經濟下的民主制度同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央集權計劃經濟之間的角逐。這場爭端的核心是哪一方能夠在軍事上佔據優勢,以及哪一種經濟制度能夠在第三世界獲得更大的認同。這場爭端以蘇東共產主義體制的完結而收場。第二次制度之爭是指民主制度下市場經濟體之間的區位競爭。這場競爭是不同國家以各自的稅務政策、教育體制以及福利制度為契機,吸引外來投資和就業崗位。這場競爭仍在進行當中。

而在第三次制度之爭中,西方民主國家正在和以中國為首的專制型國家資本主義展開競爭,在俄羅斯和越南等國家也存在著國家資本主義的某種變形。第三次制度之爭中,既涉及到軍事競爭,也涉及經濟競爭。中國的國家資本主義最終會在科學技術以及經濟活力和經濟效率方面戰勝西方市場經濟嗎?中國在發展中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中所扮演的角色會變得越來越重要,並最終抵消西方的影響力嗎? 全球經濟和貿易秩序最終會被中國的利益所左右嗎?同上述問題密切相關的是,個體自由、法治國家以及言論自由等西方價值觀是否還擁有未來。」

《德國之聲》指福斯特認為,第三次制度之爭也令歐洲面臨諸多挑戰。歐洲人首次感受到中國的崛起,是由於大量中國廉價產品湧入歐洲市場。一些歐洲企業不堪競爭壓力,或倒閉或轉型。並由此造成了工作崗位的流失以及低端工作薪資的滑坡。這一發展對於當事人來說,當然非常殘酷。在很多人看來,失敗者的憤怒甚至是政治極端化發展的肇因。不過,福斯特認為:「總體而言,中國進入世界經濟體系也給歐洲帶來了諸多好處,而且好處也並不僅局限於消費者能夠買到廉價的進口商品。特別是德國企業得以在中國開闢新的銷售市場,從而為德國增加了或保住了就業機會。」

福斯特認為,同當年大量中國廉價產品湧入歐洲市場時不同,今天歐洲人更擔心的是大量中國資本的湧入。除了擔心中國人搶購歐洲的核心技術,也擔心中國在政治上分化歐洲。他寫道:

「一個由政治決定投資方向、由國有企業負責福利和地方政策的經濟體制是否要比歐洲那種強調政經分開的體制更有優勢,這個問題,今天沒有人能夠回答。

但是有一點則是肯定的:要想在第三次制度競爭中立於不敗之地,歐洲國家就必須要為世界各地有才智的年輕人和投資者提供富有吸引力的前景。在同中國的經濟往來中,也應更理智地權衡機遇和風險。」

http://thestandnews.com/international/%E5%BE%B7%E7%B6%93%E6%BF%9F%E5%AD%B8%E5%AE%B6-%E4%B8%AD%E5%9C%8B%E6%8E%80%E4%B8%96%E7%95%8C%E7%AC%AC%E4%B8%89%E6%AC%A1%E5%88%B6%E5%BA%A6%E4%B9%8B%E7%88%A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