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家潤 – 美《香港人權民主法》如箭在弦 – 名家政評 – 謎米香港



一埸疑犯移交風波,再一次令人懷疑特區政府對保障一國兩制的決心。根據美國國務院提交的《香港政策法》報告(下稱《政策法》),內容披露美國政府曾向特區政府提出引渡一名疑犯,但特首林鄭月娥去年10月應北京政府要求拒絕。箇中所影響的,不單是香港有否依從與外國簽訂的移交逃犯協定,更重要是在一國兩制下,特區政府能否在司法管轄權內自行決定是否移交疑犯。

面對《政策法》報告內容及隨之而起的輿論關注,北京政府與特區政府只是重申外國政府不應干預特區政府的內部事務,試圖將《政策法》淡化為外國政府的政治干預,但若視《政策法》作為外國政府就香港落實一國兩制情況的分析,其實《政策法》的影響遠遠不止如此。若細閱《政策法》報告,內容亦牽涉到出入口管制、文化、科學和學術交流等的經濟文化範疇,因此《政策法》的影響,不單是政治上就香港一國兩制的實施發表意見及監察,而且還有隨後的經貿考量。

一般情況下,即使《政策法》報告對北京逐步蠶食香港高度自治表達關注,但整體上皆認為一國兩制在香港得以落實,視香港為政治、經濟政策與中國不同的地方,承認香港作為一個單獨的關稅區並繼續享有貿易優惠。相反,一旦《政策法》報告認為香港已經喪失自治,將令外國重新審視香港高度自治的狀況,甚至取消原先因香港區別於中國而來的貿易優待。因此,《政策法》不單是外國對一國兩制的政治監察,而是具有其實質的經濟意義。

問題是,當前一國兩制已經被嚴重蠶食,但現行的《香港政策法》並無任何制裁機制,當中只有202(a)條授權美國總統可在香港失去自治的情況下,暫停給予香港特殊待遇──但啟動這個條款等同懲罰香港人,而不是懲罰破壞香港自治的人。因此,美國國會參議員魯比奧一直倡議,另立《香港人權民主法》,以取代早已失去制衡作用的《香港政策法》,將可直接向破壞香港自治者施加制裁(包括凍結其資產及禁止入境美國)。

在中美關係和諧之時,美國對香港自治的考核只是例行公事;但在現時中美貿易戰的大格局下,醞釀多時的《香港人權民主法》,隨時成為美國對中政策的新工具。

施家潤 – 美《香港人權民主法》如箭在弦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1380

程翔 – 改造我們的思想 規範我們的行為 – 港事 – 謎米香港

英國統治香港155年,香港人從來沒有產生獨立的思想,中共統治香港20年,卻馬上在年青人中催生出強烈的獨立意識,為什麼呢?這是值得中共以及一眾附和它的人深思的。大陸很多研究香港問題的人都會理所當然地說:香港人做慣殖民地奴才,所以主權回歸了,人心仍然不肯回歸,這顯然是諉過於人的說法。

筆者自少在殖民地長大,也反叛過殖民地統治,所以應該有點發言權。我認為,在英國殖民統治下,英國政府從來沒有強制性地把它的一套意識形態強加給殖民地人民,所以,任何人從事反對殖民統治活動的(即有實際行動),雖然都會遭到政治打壓,但對於沒有實際行動的反殖民主義人士來說,他們是自由的,而這種自由,涵蓋思想、言論、行動、生活各個方面。但是,「回歸」後這20年,中共為了促使「人心回歸」,它不是採取令人信服的嚴格恪守《基本法》立法精神的辦法,以實際行動贏取民心,而是採取一系列強制性措施來迫使人們接受它的那一套。這就促使民間強烈的反彈,終於孕育出「港獨」的思潮。

最近中共採取的一連串舉措就十分說明問題:它正在着手「改造」我們的思想、感情、語言、行為、觀念。它愈是這樣做,相信「港獨」意識就會更增長。

一,思想上:植入「反對一黨專政 = 犯罪」的前置意識。

最近中共修憲,派喬曉陽來港宣教,其重點就在於說明由於中共的執政地位已經寫入憲法,所以今後提出「反對一黨專政」就等於「違反憲法」也就等於犯罪。同樣是反對宗主國,英殖時期,我們並不犯罪,回歸後就變成犯罪。

二,感情上:植入「愛國 = 愛黨」,「反黨」=「叛國」的感情。

喬曉陽之後,中聯辦主任王志民又補充說,反對共產黨執政就是破壞一國兩制的基礎,就是對香港人犯罪。於是對「愛國」這種本來應該是發自內心油然而生的感情強烈地扭曲成為對中共的政治認同。

三,語言上:要盡量與中央保持一致。

最近特區教育局提出三項非常具爭議性的措施:(a)更改教科書的用詞用語;(b) 認為粵語不是母語;(c)淡化通識教育。這三件事都是典型的「無風興浪」,涉及有人企圖為了「政治正確」不惜改變香港社會慣用的語言習慣。

先說更改教科書的用詞用語。根據《立場新聞》整理出來的 修改包括如下幾條:

其中「一黨專政」是中共的死穴,當然要從教科書中剔出。如果教育局是因為「用字不當、概念不清」的話,則應該要求作出更加詳細的解釋和更明確的定義,因為這正是中國今天面對的政治現實。

其中「1949年,中共建國,大量內地人移居香港」,被認為「事件沒有直接因果關係,容易導致錯誤理解」。那麼正常的做法是要求提供更具體的人口統計數據,啟發學生思考為什麼香港人口會從1945年的75萬人左右激增至1960年的300萬,這將更有利於培育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而不是把它剔除出去。

這兩個例子說明:教育局既不尊重歷史(中共建政導致大量內地人民逃難來港的歷史),也不敢面對現實(中共一黨專政的現實)。說穿了就是配合中共來改造香港人。

筆者中學時就讀聖保羅書院,讀中國歷史時固然會指責帝國主義欺負中國,鴉片戰爭使香港變成英國殖民地。讀西史時,老師是來自美國的新左人士,不斷鞭撻英國侵華的鴉片戰爭。中外老師對英國的批判可以說是淋漓盡致,嚴格來說這些是會打擊港英政權的合法性,從而危害它的統治地位,理應會受到它的鎮壓,但事實上我們卻從來都沒有受到殖民地政府的干擾。這說明殖民統治者並沒有強行把它的歷史觀強加給殖民地的臣民。

英國統治香港155年,直到最後30年才給予中文合法化的地位,這是事實,但中文雖然不被認可為官方語言,英國卻從來沒有說粵語不是母語。教育局為什麼會違背基本常識主張粵語不是母語?真正原因我們不知,但客觀上卻是配合着中共對廣東省的所謂「地方主義」的打壓(中共自從1950年代開始,就時不時批判廣東省的地方主義),因而具有強烈的「政治正確」的背景。即使在大陸,早幾年中共要求廣東省在電視新聞中取消粵語廣播觸發出大批廣東人到珠海橋示威的事歷歷在目,反彈力度之大迫使當時省委書記汪洋要出來公開說:「我也在學粵語」。教育局這樣做,套一句中共的術語,是典型的「尋釁滋事」。為什麼它要這樣做呢?相信同它背後有根指揮棒在運作有關。

四,行為上:規範我們對國歌場合的行為模式

英治時期,從來沒有人用法律形式強制性規範人們對「國歌」的行為。所以過去我們每當聽到《天佑我皇》時,就會很自然地哼着:「個個揸住個兜,排住隊在街邊乞食」,用人民的方法表達對英國國歌的真實感情。這種做法從來不會被人視為「犯法」。但如今呢?一個《國歌法》就使人民的無限創意「非法化」。舊宗主國不禁止的行為,新宗主國禁止了。

五,觀念上:不斷矮化香港,使香港特首不敢理直氣壯地「撐香港、撐粵語」。

本來作為香港的最高領導人,特首有責任凸顯香港的利益。但我們看到一個奇怪的現象,就是我們的特首都不敢理直氣壯地「撐香港、撐粵語」。先有梁振英,在世界盃比賽中國隊遇上香港隊時,竟然不敢明言「撐港隊」。最近林鄭月娥被問到她的母語是什麼時,竟然不敢明言她的母語是粵語。這些心理上的障礙都是基於恐怕「撐香港、撐粵語」的鮮明立場是「政治不正確」,違反了喬曉陽所說的「大一統」的傳統。

英殖時期,帝國主義從來沒有強迫香港人歸化英國。1967年暴動之後港督在香港的政策是大力推廣人民對香港的認同,使香港不再是「借來的時間、借來的地方」,香港人開始對這個城市有歸屬感。而且在國際社會上盡量拓展香港的國際空間(international space)以及國際能見度(international visibility),使香港人昂頭挺胸走入國際社會,成為國際社會一個重要的成員。回歸之後,我們的特首卻為了政治正確而不自覺地自我矮化。

從這幾個方面的對比就可以看到,港英155年來都沒有強迫我們改變我們的思想言論行為習慣,我們基於政治道德雖然不接受殖民統治,但個人來說,只要您不貪圖殖民地政府給於您的高薪厚祿,則我們都完全能夠保持自己作為一個人的獨立人格。可是回歸才20年,這些企圖改造我們的暗湧已經變成滔滔巨浪。這就說明為什麼過去155年都無法產生獨立訴求,現在身處中共身影下才20年就已經激發出強大的獨立訴求。對此中共又肯不肯去自我反省呢?


程翔 – 改造我們的思想 規範我們的行為

http://forum.memehk.com/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71181

蠱惑人心塗毒青年的共特言論

by 黎則奮 / Today, 09:44

六四二十九周年,十年如一日的維園燭光晚會有十一五萬五千人參加,比去年增加五千人,除了說明人心不死之外,其實更是香港廣大市民對社會政治現實尤其是君臨天下的中共不滿的反映。八九民運期間,曾經高喊的「今天中國,明日香港」的口號,在回歸二十一年後的今天,不幸已經成為香港政治現實的寫照。願意不願意也好、接受不接受亦罷,「一國兩制」已經變形走樣,「港人治港」也名存實亡,在中港經濟大融合下,生產要素同一化的定律發揮了實際效用,改變了兩制的經濟(物質)基礎,下層建築的劇變,終於動搖了上層建築,既有制度崩分離析、禮崩樂壞,自屬必然。

所有政治都是本土政治和現實政治,必然反映社會深層次矛盾,有如熱鍋上的螞蟻的港人,又豈能無動於衷?如果連泰國大學生也懂得借六四澆自己的塊壘,所謂本土主義者倘若因為厭惡中共,憎屋及烏,連備受專制獨裁政權打壓的大陸民眾尤其是首當其衝的維權人士也敵視,刻意對立,不僅愚不可及,更嚴重脫離政治現實,自我孤立,不啻是政治自殺。難怪曾經風靡一時的所謂本土主義(不管什麼派別)曇花一現,不攻自破,不到幾年,經已煙消雲散,再無實際政治能量。證諸有報導指今天參加燭光晚會的年輕人明顯比去年多,而近年隨著大陸的専制獨裁有增無減,大陸專程來港參加集會的市民愈來愈多,中港人民已成命運共同體,休戚與共,只能互相依存、互為互動,別無選擇。

幾個少不更事、言不由衷的所謂大學學生會領袖的無知糊塗爛言,根本不必認真看待,一來斷莊成風的大學學生會和鼓吹退聯的學聯在學界的代表性成疑,二來拾人牙慧又狗屁不通的邏輯,只會暴露他們幼稚無知,見怪不怪,其怪自敗。與其批判他們,倒不如針對那些長期蠱惑人心和塗毒青年的所謂青年導師(各式各樣本土派KOL)的奇譚怪論。今年最新的爛調,就是批評當年港人「支援」北京學生運動是錯誤的,也是導致六四屠城慘劇的直接原因。所謂理由是沒有香港源源不絕北上支持學生的人力物力,後期經已沉寂的學運就會曲終人散,中共根本用不著血腥鎮壓。這些爛調同時鼓吹向前看論,胡謅連首當其衝的大陸人民也放下心結向前看,港人又何必矯情堅持悼念六四?

這些為中共開脫屠殺人民責任,反過來諉過港人的無恥言論,連中共也說不出口,根本不值一哂,除了說明本土主義KOL詞窮理屈、理論貧困,也暴露了他們裝扮成「激進獨立自決派」的狐狸尾巴,一再證明他們份屬共特的本質。

不過,「行禮如儀」的六四燭光晚會在當前的政治形勢下雖然可以發揮喚醒群眾的作用,是不可或缺的記憶與遺忘的鬥爭,但更重的是,歷史必須結合實際的抗爭,例如在學校反修改中史課程,竄改歷史,才更能團結群眾,凝聚更大的力量,共同對抗極權政治的到臨。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7498

農業園迫走農民 迫遷搶地火燒加租收田逼簽乜都齊

(獨媒特約報導)政府在古洞南蕉徑推出農業園計劃,道路工程在去年刊憲,今年一月則獲立法會批出徵地撥款。日前舉行反對工程的調解會議,有村民批評農業園計劃提出以來,地主「迫遷、搶地、火燒、加租、收田、逼簽」等情況不斷出現,現有租戶及農民毫無保障。

蕉徑長瀝關注組十多人,日前聯同立法會議員朱凱廸與政府官員會面約兩小時,會上多名居民表示遭不同手段迫遷。蕉徑居民譚小姐表示,家族三代人住在蕉徑老圍超過半世紀,一直以務農為生。不過農業園的道路工程橫跨她的寮屋和農田,田主亦在道路工程刊憲後,隨即透過律師通知要收回其農地。譚小姐斥「(田主)拎我塊地完全是暴力,完全不會和我們溝通。」她指自己作為受農業園第二期影響的居民,政府至今仍未提供具體安置和賠償方案。

土木工程拓展署總工程師阮達勇在會上反問:「你們的遭遇是否真的和農業園有直接關係呢?」又指田主對農業園的反應和商業決定,政府無法控制。在場居民一片嘩然,居民之一廖小姐指自政府公佈在蕉徑推行農業園後,單是今年一至四月份蕉徑已發生逼遷、加租、種火、收地、逼簽一年租約等不同事件。

廖小姐詳述事件,指有住在農業園第二期內的婆婆被地主逼遷,農夫蘭姐放置農具的儲物屋被拆毀,農田被拒續租。今年四月,蕉徑又有農田無端起火,翌日竟有人霸佔該農田。廖小姐稱「你公佈了大概農業園位置,令人覺得賠償金很吸引,那我們日日提心吊膽,擔心被搶農田土地。」

漁農自然護理署代表稱,署方有就第一期農業園計劃探訪受影響民居,並記錄有關農場的營運情況和農地面積。他表示受影響農民可以優先進入農業園,亦有宿舍安置受影響農民。

不過居民譚小姐表示,蕉徑的居住形態是耕住合一,她和家人離不開蕉徑。她又指她母親已年逾八十,無法務農,是否不能入住宿舍。署方回應指「務農作業先會有(入住宿舍資格),其他人幫手務農會有。」地政總署代表則表示,安置的個案會轉介予房委會,但農業園第二期的安置安排則「未有進一步消息」。

7138e126-36a9-456e-b686-9272362ffbc2

土木工程拓展署代表指,農業園計劃期望將斜線的部份是休耕地復耕,受影響的農民可遷進該處(上圖綠色範圍則屬常耕地)。署方又指計劃利用地區小型工程計劃,重修長瀝路(下圖藍色部份)連接農業園。不過有居民指該路部份屬私人土地,修建道路或有困難。

IMG-6597

蕉徑農民文哥則反駁指,早於30前政府已表明第一期農業園的休耕地沒有充足水源,不適合耕種。他斥:「你要確保農業園發展的復耕地適合耕種,水源足夠,我才安心去耕作,否則你叫我去即是死路一條!」他又指政府雖曾稱計劃由古洞水塘引水,但至今未有詳細資料,「農業園對農民無保障,我看不到希望。」

土木工程拓展署代表回應稱知道水源問題,會探討不同水資源的供應方法。不過在場的立法會議員朱凱廸反駁:「你不能說有信心就夠,署方或顧問公司要講到水資源從何處而來。」


朱凱廸

文哥及後向獨媒表示不滿署方回應,「蕉徑的水源去了哪裏,他們都不知,那如何解決問題?之前沒有水是因為(休耕地)的水被政府引走了,令地下水的儲存量減少。」他認為政府還未能確保農業園範圍內有足夠水源。


文哥

記者:林肇麟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7507

Facebook被指和手機製造商分享大量用戶資料 網站讚好欄更可作追蹤用

2018-6-5 20:29

Facebook近日不斷陷入私隱醜聞,有報道揭發,Facebook在未得到用戶同意下,一直和手機製造商分享用戶甚至是其朋友的個人資料。蘋果亦表示,不同網站上的Facebook讚好按鈕和評論欄,即使用戶未有作出互動,其實亦可用作追蹤用戶資料。

《紐約時報》揭發,Facebook於過去10年內和最少60個手機製造商,包括蘋果、三星、亞馬遜、黑莓和微軟等簽訂分享用戶資料的合作計劃,讓這些手機使用Facebook的各種功能。不過截至現時,這些手機公司仍然可以在未得用戶同意下,取得其朋友的資料。即使用戶朋友禁止分享資料,部分手機製造商仍可照樣取得資料。

該報記者用一部2013年的黑莓手機作測試,該電話連接到Facebook一個有556個朋友的帳戶後,索取到這些人的感情狀況、宗教、政治傾向和準備出席的活動等資料。此外,電話更可取得這566人他們朋友的資料,共涉及29萬人。

Facebook於2011年和聯邦貿易委員會(FTC)達成協議,同意不違反用戶私隱設定,但現時做法涉嫌有違協議。Facebook回應時表示,和手機生產商分享資料的做法並無違反協議,因為和「服務提供者」分享資料前,毋需首先獲得用戶同意,例如雲端儲存服務和信用卡交易服務等,而企業認為手機製造商亦屬「服務提供者」。不過曾調查Facebook的聯邦貿易委員會前人員Jessica Rich批評,Facebook這種詮釋方法有如吞噬了整條規矩,因為每當他們和第三方分享資料時,都可以稱這是Facebook體驗的一部分。

無獨有偶,蘋果昨日舉行全球開發者大會時,亦提到Facebook可經其他方式索取用戶資料。蘋果軟件工程資深副總裁Craig Federighi表示,用戶可能沒有留意到,即使他們並無按下這些按鈕,各個網站上的Facebook讚好、分享和評論欄,其實亦可以用來追蹤其資料。蘋果將於下次程式更新中,允許用戶選擇是否允許Facebook經此方法取得其資料。蘋果新一代作業系統macOS Mojave,亦會加入新方法,令廣告商極難以辨認已經刪除暫存資料的用戶。

(圖片來源:Facebook網站)

https://www.post852.com/251377/facebook%e8%a2%ab%e6%8c%87%e5%92%8c%e6%89%8b%e6%a9%9f%e8%a3%bd%e9%80%a0%e5%95%86%e5%88%86%e4%ba%ab%e5%a4%a7%e9%87%8f%e7%94%a8%e6%88%b6%e8%b3%87%e6%96%99%e3%80%80%e7%b6%b2%e7%ab%99%e8%ae%9a%e5%a5%bd/

林行止:中國處貿易談判下風 軍事動作頻頻以掃「弱國」形象

2018-6-5 22:28

中美貿易糾紛尚未達成共識,《信報》創辦人林行止於今日該報專欄指出,美國總統特朗普為保共和黨在今年11月的中期選舉,看來只有「極微小的商量餘地」。他相信在中國崛起之際,被「橫蠻卻講理又不給中國『面子』」的特朗普殺個措手不及,中國固然是氣上心頭,但承認「敗仗」又「如何向國人交代?」

林行止認為,中國除對美國發出警告外,沒有強而有力的反擊力量。北京近日在軍事上動作頻頻,例如派出海空軍繞台灣的「巡邏」、高調宣布建成新航母等,都在彰顯中國國力強盛的軍事活動,透過這些等於展示軍力雄厚的軍事活動掃除自己在貿易糾紛上的「弱國」形象,以示中國在貿易上「讓步」並非屈服於美國的威脅,而且為了顧全大局甚至是為了維繫世界自由貿易即可讓全人類受惠,而作出忍讓。

林行止形容中方的做法「用心良苦、招數高明」,但同時亦埋下不安因素,如果亞洲的高危局勢發生「意外」,就並非北京「出口術」、擺姿態便能遮蓋。對於美國近日在南海問題上,說要給中國一點教訓,林行止則認為美國「由於知道中國的厲害,因此除非不動武,一出手便要『絕不手軟予以痛擊』(Strike First, Strike Hard and No Mercy)」,「這批好戰分子真是喪心病狂,中國雖然『厲害了』,亦要小心防範!」

(圖片來源:Donald J. Trump Facebook影片截圖)

https://www.post852.com/251342/%e6%9e%97%e8%a1%8c%e6%ad%a2%ef%bc%9a%e4%b8%ad%e5%9c%8b%e8%99%95%e8%b2%bf%e6%98%93%e8%ab%87%e5%88%a4%e4%b8%8b%e9%a2%a8%e3%80%80%e8%bb%8d%e4%ba%8b%e5%8b%95%e4%bd%9c%e9%a0%bb%e9%a0%bb%e4%bb%a5%e6%8e%83/

美設《香港政策法》區別中港

《香港政策法》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就香港落實一國兩制情況向國會提交報告。

【本報訊】《美國──香港政策法》或稱《香港政策法》是美國於1992年針對香港回歸的法案通過,該法案將香港在1997後,繼續視作一個在政治、經濟、貿易政策方面與中國不同的地區,並於經貿及政治上,將香港特區與中國政府區別對待,容許美國政府對港有較優待及寬鬆的政策。

每年交報告檢視一國兩制

有關法案要求美國國務院每年就香港落實一國兩制情況向國會提交報告。回歸首10年,國務院按《香港政策法》提交報告,雖有批評香港民主發展,但對一國兩制落實仍持正面態度,所以於2007年後未有再提交報告,但雨傘運動爆發後,美國民主、共和兩黨議員聯手提出《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建議修訂《香港政策法》,加強關注香港民主情況,而國務院亦再根據《香港政策法》,於2015年重新提交報告,亦意味美國政府可隨時以香港未有落實一國兩制,不再給予香港政策優待,甚至不再將香港與中國視為兩個不同地區。

■記者莫劍弦

http://s.nextmedia.com/apple/a.php?i=20180531&sec_id=4104&s=0&a=20406579

民主中國:一個與愛國無關的回答

by 梁啟智 / May 31, 00:28

近年來每到了六月初,好像都要爭論一次香港人是否要支持民主中國。也難怪,六四是香港人支持民主中國的一個重要時刻,然而當年支持民運的背後確實有大量的愛國情緒夾雜其中,甚至可說處主導位置。來到今天,香港人特別是年輕人對愛國情緒已大多無感甚至反感,自然對六四和對民主中國也容易一併抗拒。

但是,就算我們拿走愛國情緒,民主中國是否就不值得香港人支持呢?注意,我這兒用的字眼是值得,而不是義務。既然人生在世就連生存有時也不一定有義務,也沒有什麼東西應被理解為義務的了。但是不是義務,和值不值得,是兩個問題來的。例如我沒有義務去日本旅行,但每次去完回來我也很快樂,所以我會繼續去,也鼓勵朋友去。這兒要討論的,正是純粹出於港方的功利立場,無論你的政治立場是港獨、城邦、華統、還是歸英,是否值得支持民主中國。

我會分三條問題來回答:民主中國對香港的利益、成本和危機。

論利益

說利益,不如說民主可如何減少專制中國對香港可能帶來的傷害。我們活在一個全球化的社會,客觀上無論你願不願意,也會受到其他地方的影響。阿富汗之前成為了塔利班的根據地,之後就有九一一,在美國的利益立場上當然會關心阿富汗有沒有善治,不是駝鳥心態可以解決。中東戰亂不止,難民湧向歐洲,站在歐洲的利益立場上當然會視中東穩定為核心利益問題,不會說歐洲的內政未解決就當中東問題不存在。同一套邏輯,中港關係更為明顯。

在香港的東北面,有大亞灣核電廠和嶺澳核電廠;在香港的西面,有台山核電廠。中國民主化未必可保障它們不會有意外(雖然民意壓力可迫使停用設計有問題的機組,這點外國例子多的是),但最重要的是民主中國會保障新聞自由,如果真的出事了香港可以及早知道和應對。日本福島核電廠事故,當地電視台實時直播現場情況。蘇聯切爾諾貝爾核電廠事故,當地政府自己也向中央政府隱瞞,要到了核子塵飄到去歐州被監測到,反過來問莫斯科才被揭發。不幸的,是事件發生在四月尾,而烏克蘭首府基輔照常在五一勞動節舉辦大巡遊。如果當時市民知道核事故發生而留在室內,傷害已可大為減輕。

這就是支持民主中國的最簡單理由:不為愛國,只是不想無辜感染輻射。一個有新聞自由的中國,就是對香港環境安全的最大保障。這種監督在中國一定要從下而上才能有效。想想北韓和伊朗的核問題單靠國際壓力也只見寸進,放在國際影響力不能比擬的中國如果還幻想可以只靠外交而不用民間壓力即可解決核問題,那是天方夜譚。

如果嫌核問題太遠,那我們看看香港現實經歷過的:疫症。當年非典型肺炎由中國傳入,最初中國官方還拒認疫情。如果中國有新聞自由,我們能知道實際疫情,香港的抗疫工作會否容易一點?這些都是很實際的問題。輻射和疫症是不理界線的,沒有民主中國就沒有新聞自由,香港被害死了還不知道。

這兩個例子告訴我們,活在全球化背景下,沒有一個地方能獨善其身。而當中國在世界上的影響力越來越大,別說是香港人,世界各地的人都會想見到民主中國。且看中國近年在亞洲、非洲和拉丁美洲的投資引發多少爭議,只對中國和當地的權貴有好處,平民百姓反而受害,甚至被指為新一輪全球威權主義的助力。誠然,類似的國際發展爭議,在歐美主導的發展計劃中也出現過,但在過去數十年來得以修正,後面有賴當地民間社會與歐美的民間社會通力合作。例如當美國在某非洲國家的發展計劃有問題,當地的非政府組織會找美國的非政府組織向美國政府施壓,學術上稱為「回力標效應」。問題是這招對今天中國的海外參與不管用,因為中國本土沒有相對應的民間社會可供連線。反過來說,當連非洲國家也明白中國的民主化和他們相關,就在中國邊緣的香港反而覺得中國民主與己無關,則未免太欠視野。

論成本

坊間對支持民主中國的抗拒,有時不是那麼原則性的,而只是以香港沒有能力或香港的民主運動分身不暇來推敞,也就是所謂的成本問題。首先,如果你明白都中國的民主和香港的核心利益相關,則成本再高也不應被捨棄。前文提到的輻射和疫症問題,就是這個道理。否則你就算解決了香港的所有問題也好,一個浪蓋過來又化為烏有,明顯不理性。而說到成本,香港人要付出的成本又起碼比剛才說的非洲國定低很多,最起碼語言相通距離近,歷史上香港從孫中山起計就孕育了一代又一代的改革義士,單是這個地位就已經無可取代。站在一個全球反威權的立場,在香港支持民主中國,很合理。

那麼香港有能力支持民主中國嗎?事實是已經有不少人在做。民主不止是投票,在此之前民眾要理解到認識到命運自主,並在日常生活當中實踐。因此,如果中國沒有健康的公民社會,則就算明天開始有選舉也不會帶來真正民主。對此,香港人的參與就一點不少。特別是在環保和勞工這兩個範疇,香港人在中國現在做的事情就有很多,只是基於保護雙方而很少大事宣傳。也有很多中國大陸的蚊型非政府組織在香港籌款和做培訓,後面都有香港人支持。如果說香港人在過去三十年來對民主中國沒有貢獻的話,平常人這樣說尚可理解,學運中或評論界的人這樣說就顯得沒有常識了。

我特別要強調這些多年來在中國以各種形式推動民主的香港人,他們本身就很熱衷於他們的工作。所以,那些聲稱支持民主中國會分散香港民主運動力量的說法是紙上談兵,從來沒有人要求每一個香港人都要為民主中國而拋頭顱灑熱血,現實中從來都是各有各做。當然,在合適的時候互相勉勵或交流經驗亦無不可,畢竟大家有共同對手。民間社會從來就該這樣相互成長的。難道我們會和搞全球氣候變遷的朋友說叫他們不要搞,免得分散力量?我們會知道,全球氣候變遷最終也會影響到香港,不同議題不單止都可以做,還可以互相學習。氣候變遷如是,民主中國如是。

論危機

坊間尚有另一種立論,並不是說對民主中國分身不暇,而是直接認為民主中國對香港有害,所以不應推動。這觀點認為現在中國民間國族主義沸騰,民眾崇尚權威,不可能出現穩定民主政治,意圖建立民主制度只會被民粹吞噬,香港的獨特地位更為不保,「一國兩制」會被取消等等。

這種立論有一個很基本的問題:它沒有考慮到民粹本身就是由專制做成,現時中國的「人民素質」問題後面正正就是專制。專制製造特權和不均,所以民間才失去信任和尊重,才會有地溝油和貪污腐敗;專制要通過國族主義來維持政權的合法性,除愛國亢奮外其他民間思潮一律被禁止,所以才會有憤青和小粉紅。如果我們認為民粹中國才是香港的最大敵人,我們就更沒理由對專制中國視以不見,更有必要支持民主中國。

中國內部渴望民主的聲音,誠然在香港是很難聽得到。科學點說這叫「觀測選擇效果」,畢竟在香港可以接觸到的,如果不是既得利益者,就是獲政權認可的說法,再不然就是自我審查過後的說法。不同的聲音,當然也存在,只是不易察覺。但如果以為中國內部真的人人誠心信服專制,也不用花萬億來維穩。

當然,這個民主中國不可能是一蹴而就的,不過支持民主中國不等於支持中國從明天開始就要一人一票選國家主席。它需要公民社會的重新建立,而這點如上文提到正正就是不少香港人在盡力協助的。此外,也有不少內地輿論提出過不少很基本也可操作的改革,甚至是一些中共在八十年代自己也考慮過的改革,都可以是起點。

此外,未來的民主中國是一個集權還是分權的中國,固然尚在未知之數。但最起碼,專制中國就一定不會是一個分權的中國。如是者,因為擔心民主中國可能是一個集權的中國而對香港自主不利,最少在這一刻就是個相當無聊的意見。說到底,任何擔憂日後民主中國有可能對香港有害的做法,專制中國都會做,已經在做,而且是沒有包袱地做。那些對未來民主中國憂慮的說法,好像忘記了現實專制中國的打壓。事實是擔心那個未來民主中國會不會取消「一國兩制」之前,先看清專制中國下的「一國兩制」必然是假的「一國兩制」。民主和分權,兩者都重要。但沒有民主,就沒有分權。

說到這點,坊間尚有一種相當搞笑的說法:支持民主中國等於推翻中共政權,等於鼓勵其對香港民主運動的阻礙。這種說法簡直不值一駁。難道搞一個自稱不支持民主中國的香港民主運動,就會不受北京打壓嗎?

誠然,在目前來看民主中國未免是遙遙無期,但專制中國之下的香港無路可走卻是現實。就算要脫離中國獨立也好,當年波羅的海各國還不是要趁前蘇聯的民主化才能有此機會?如果前蘇聯本身沒有實行民主化,波羅的海各國又如何能選出獨派議會然後宣布獨立?還不早早就被DQ掉了嗎?

我們可以行得慢,但也不要行錯路。行得慢邏輯上不見得要立即跳到要走回頭的結論,不想清楚後面其實是萬丈深淵毒蛇猛獸。「困難」和「不應該」是兩個概念,認為中國民主化很困難,和認為中國不應該民主化,是兩種截然不同的立場,不應混淆。如果同意後者的話,即代表要主動阻擋民主中國,那要做的恐怕不止是拒絕參與和支持民主中國相關的活動,更應即極破壞才對。

六月四日

不一定要愛國才支持民主中國。今時今日,身為一個地球人,眼見專制中國的勢力在全球擴張,已有足夠理由支持民主中國。要支持民主中國,方法有很多。最基本的:關注中國的消息,認識你的對手,知己知彼方能百戰百勝。非洲人會因為中國在當地投資的影響而關注中國政治,亦不見得會因而變得熱愛中國共產黨,香港人也一樣,不要以為人人都是斯德哥爾摩症患者。有能力的,甚至可以支持在中國大陸工作的非政府組織(正如不少美國的工會支持非政府組織調查中國的工廠),他們真的是在「建設民主中國」。至於六四悼念晚會,如果擔心會出現愛國主義的言詞,那大可以另辦活動,以一個純人類文明的立場顯示對民主中國的支持。一年花一個晚上和在中國大陸抗爭的朋友說句「加油」,成本真的超級有限。

至於連這個成本來不肯付出,還要拿出分身不暇或認為民主中國與己無關做借口的,就未免叫人失望。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7349

沒有良好市場機制,可以全面發展高科技經濟嗎?

by 劉山青 / May 31, 00:37

中共大幅投資科研,激進地推動互聯網+,利用互聯網提供傳統服務。它計劃成為第一個國家大範圍地利用5G技術,但它的美夢被中興華為事件驚醒。

沒有錯,蘇聯、二戰前的日本和德國成功地發展高科技,它們都不是利用市場經濟的。但這是軍事高科技,它們的經濟模式都不是高科技經濟。習近平所要求的是高科技經濟。我們看看美國,蘋果、臉書是由少數的大學生開始,他們的初創需要一個良好的經濟和金融環境土壤。習近平看到這點嗎?

他的科技發展觀全面地反映在他中國科學院第十九次院士大會、中國工程院第十四次院士大會的5月28日的開幕演講上,講辭九千多字。人民日報附上多篇評論為其敲鑼打鼓開道。

首先他羅列了獨裁中國發展至今的科技成就近(註一),基礎科學的有:

高溫鐵基超導材料、量子反常霍爾效應、多光子糾纏,中微子振盪、幹細胞、體細胞克隆獼猴,悟空、墨子、慧眼、碳衛星等衛星實驗,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上海光源、全超導托卡馬克核聚變裝置等。

戰略高技術研究的有:

超級電腦用的國產晶片 “神威·太湖之光”、載人航太和探月工程的“天宮”、“神舟”、“嫦娥”、“長征”等系列,北斗導航進入組網,載人深潛、深地探測、國產航母、大型先進壓水堆和高溫氣冷堆核電、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納米催化、金屬納米結構材料等。

引領產業向中高端邁進的有:

復興號高速列車,超超臨界燃煤發電、特高壓輸變電、雜交水稻、海水稻,移動通信、語音辨識、新能源汽車、第三代核電“華龍一號”、掘進裝備,積體電路製造、C919大型客機、高檔數控機床、大型船舶製造裝備,龍門五軸機床、8萬噸模鍛壓力機,人工智慧深度學習晶片,超導磁共振等醫療器械,疫苗研製、新藥創制。

雖然他承認,“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這改變不了他羅列的基礎科研不夠基礎,並非國際尖端;戰略高技術研究不是戰略,4G手機沒有自己的芯片;引領產業的無利可圖,其C919大型客機最多可容納190個座位,是一隻「中短程雙發窄體民用運輸機」。

他已總結了中國發展至今的努力是不可取的,他羅列出來的成果放在巴西或印度是可觀的,但中國已是多年的世界第二經濟體系,這些功績並不對稱。

習近平開宗明義地說:“中國要強盛、要復興,就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看看他如何大力發展吧!

首先,他最重視的是互聯網。他要,“做大做強數字經濟。”(註2) 但這是最容易泡沫化的地方,又是高資本要求,低勞動力要求的地方,符合中國國情嗎? 他似乎全無居安思危之心。

他的發展三步曲是:

1.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
2. 工程科技是推動人類進步的發動機;
3. 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

比爾·蓋茨與保羅·亞倫一起創建微軟公司,那是一套簡單的系統,供當時的個人電腦使用。他需要基礎研究嗎?他當時需要的是市場。美國已減少資源進行基礎研究。

在體制改革上,中共提出一系列紅頭文件,《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畫(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關於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專案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關於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關於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關於深化科技獎勵制度改革的方案》。但美國的人材體制不是用國家政策文件來推動的,它監管知識價值不被中國科技員盜竊的系統更加複雜。中國現在開始的,美國已經完成。

由此看到習近平三步曲方法論的愚昧和形式化而不自知。

吹捧文化誤國

由於投資高科技需要大量資本,其方法也不是只有一套,因此,全國的立法機構必然在這方面激辯,唯獨中國除外。

同日的人民日報正版,有數篇評論 ── 「科技創新大潮澎湃,千帆競發勇進者勝。」、「勇做新時代科技創新的排頭兵」、「瞄準世界科技前沿引領科技發展方向」。它們說:“緊密團結在以習近平同志為核心的黨中央周圍,堅定信心,攻堅克難,我們就一定能不辱使命,不負重托,不斷增強科技實力和創新能力,實現建設世界科技強國的奮鬥目標。”;“總書記的講話,體現了對世界科技發展進程和歷史意義的深刻把握。” ;“青年是祖國的前途、民族的希望、創新的未來。”

既然習總書記的話必屬正確,那麼寫這些評論又有什麼意思呢?

畢馬威報告

四大國際會計師事務所之一,畢馬威是以經營會計業務為中心的大型國際專業服務網絡,它在2018年發表了有關全球高技科發展的報告,報告指出高科技發展的排名為:美國、中國、印度、英國和日本。

但它強調在800名有權投票者中,中國的帶有明顯的民族主義特色。其第16章刻意談及初創,因為初創是當今科技發展的重要指標。但中國環境對初創不友善,習近平也不重視初創。例如以色列,它有300多個外來的科研中心、有90個是由跨國企業開設的,它在金融科技中有2大垂直支柱優勢、2017年Intel 在那裡發展的自動駕駛系統 Mobileye 的收購價為150億美元,目前有500家發展高科技農業,因此,以色列擁有大量科研人才。

美國

美國與中國在多個高科技領域進行著激烈碰撞,尤其是人工智能。創投基金和企業投資是美國高科技的主要動力。2017年的創投基金達到創紀錄的842億美元。首5間高科技公司的市值總和為3萬億美元。

日本

日本3大銀行準備在未來數年以機械人取代3萬2千個職位,其發展高科技是為了應付人口老化和高工時問題。經濟產業省表示,若日本在高科技上落後,到2030年,它將面臨五百七十萬勞動力,GDP 損失2萬億美元。

印度

它在2017年增長了1000個初創企業,令其總數達5千2百;其金融科技為320間,增加為3成。醫療高科技是其特色,2017年有129%增長,在首半長集資了16億美元。在這裡,大企業支持初創,而新興公司則以靈活和快捷的方法解決市場的新需要。

英國國會辯論

英國在2018年4月在西敏寺進行了高科技的辯論

。英國的數碼產業約佔就業人數的4%,經濟產出佔7%。

在2015年它僱用了140萬人,佔所有就業人數的4.4%。 當中最大的子行業是計算機編程,僱用了665,000人,佔所有數碼行業僱員的47%。

2015年數碼部門的經濟產值總計為1,184億英鎊,佔英國經濟總量的4.4%。 就經濟產出而言,最大的子行業還包括計算機編程和相關活動部門,佔所有數碼部門產出的36%。 電信行業佔數字部門經濟產出的26%,但只有12%的就業。

在2010年至2015年期間,數碼行業增長了22%,相對於英國的整體經濟增長17%。

英國的高科技發展以2017年的“數碼戰略”報告書和2010年推動的“英國科技城”起動。

“數碼戰略”還概述了政府打算與英國科技城(Tech City UK和Tech North)等英國科技集群合作,為英國各地的科技行業提供支持。 在2017年秋季預算中,英國政府承諾在未來4年投入2100萬英鎊,以擴大英國科技城的影響力,成為科技國家,並“支持地區科技公司和初創企業發揮潛力”.

英國科技城是公營和私人資助的。 公共資金來自數碼文化媒體和體育部,2016-2017年為210萬英鎊(約佔其資金的80%)。額外資金來自贊助和付費教育計劃,如Tech Immersion。

英國政府表示:“英國已經是世界領先的數字經濟,該部門每年的增加值總計超過1160億英鎊,增長速度是整個經濟的兩倍。

在11月份,我們的工業戰略包括承諾增加對未來基礎設施的支出,在全國范圍內推廣5G數字連接,通過投資數學,數字和技術教育增加研發投資,提高技能 – 所有這些將支持科技行業的持續成功。

在秋季預算案中,我們還宣布投資2100萬英鎊,將英國Tech City擴展到全國性網絡Tech Nation–旨在加速全國數字科技行業的發展。“科技國家”計劃將支持4萬企業家和4000家初創企業。 Tech Nation將以倫敦和北部集群的成功為基礎,為英國11個城市的數字技術業務提供支持。這將發展新的區域集群,以推動貝爾法斯特,卡迪夫和紐卡斯爾等城市的新興科技企業。

預算案還宣布了知識密集型企業(包括科技行業)的企業投資計劃翻一番,並宣布了一項為期10年的行動計劃,旨在為創新型企業的增長提供200億英鎊的資金。”

討論

英的“數字戰略”計劃由七個部分組成:

•為英國建設世界級的數字基礎設施;

•讓每個人都能獲得他們需要的數字技能;

•使英國成為創業和發展數字業務的最佳地點;

•幫助每個英國企業成為數字化企業;

•使英國成為在線生活和工作的最安全場所;

•維護英國政府成為網上公民的世界領先者;

•釋放英國經濟數據的力量並提高公眾對其使用的信心。

它與中國最明顯的分別是以方便市民為中心,與習近平的強國復興有明顯分別。中國已跑第二,為何要爭第一呢?好比,一家名校的同級學生,某某已考第二了,為何其家長還要他考第一呢?

習近平應動用其強大儲備,為低端人口多做點事。而且,其高科技建國過於進取。

備註

註一
——我們著力推進基礎研究和應用基礎研究,化學、材料、物理等學科居世界前列,鐵基超導材料保持國際最高轉變溫度,量子反常霍爾效應、多光子糾纏世界領先,中微子振盪、幹細胞、利用體細胞克隆獼猴等取得重要原創性突破,悟空、墨子、慧眼、碳衛星等系列科學實驗衛星成功發射,500米口徑球面射電望遠鏡、上海光源、全超導托卡馬克核聚變裝置等重大科研基礎設施為我國開展世界級科學研究奠定了重要物質技術基礎。

——我們著力推進面向國家重大需求的戰略高技術研究,超級電腦連續10次蟬聯世界之冠,採用國產晶片的“神威·太湖之光”獲得高性能計算應用最高獎“戈登·貝爾”獎,載人航太和探月工程取得“天宮”、“神舟”、“嫦娥”、“長征”系列等重要成果,北斗導航進入組網新時代,載人深潛、深地探測、國產航母、大型先進壓水堆和高溫氣冷堆核電、天然氣水合物勘查開發、納米催化、金屬納米結構材料等正在進入世界先進行列。

——我們著力引領產業向中高端邁進,復興號高速列車邁出從追趕到領跑的關鍵一步,超超臨界燃煤發電、特高壓輸變電、雜交水稻、海水稻等世界領先,移動通信、語音辨識、新能源汽車、第三代核電“華龍一號”、掘進裝備等躋身世界前列,積體電路製造、C919大型客機、高檔數控機床、大型船舶製造裝備等加快追趕國際先進水準,龍門五軸機床、8萬噸模鍛壓力機等裝備填補多項國內空白,自主研發的人工智慧深度學習晶片實現商業化應用,超導磁共振等醫療器械實現國產化替代,重大傳染病防控和疫苗研製、重大新藥創制等有力改善民生福祉。

我國基礎科學研究短板依然突出,企業對基礎研究重視不夠,重大原創性成果缺乏,底層基礎技術、基礎工藝能力不足,工業母機、高端晶片、基礎軟硬體、開發平臺、基本演算法、基礎元器件、基礎材料等瓶頸仍然突出,關鍵核心技術受制於人的局面沒有得到根本性改變。

註二

中國要強盛、要復興,就一定要大力發展科學技術

世界正在進入以資訊產業為主導的經濟發展時期。我們要把握數位化、網路化、智慧化融合發展的契機,以資訊化、智慧化為杠杆培育新動能。要突出先導性和支柱性,優先培育和大力發展一批戰略性新興產業集群,構建產業體系新支柱。要推進互聯網、大資料、人工智慧同實體經濟深度融合,做大做強數字經濟。

基礎研究是整個科學體系的源頭

工程科技是推動人類進步的發動機

第三,全面深化科技體制改革

註3

2015年8月,黨中央、國務院出臺《深化科技體制改革實施方案》,部署了到2020年要完成的143條改革任務,目前已完成110多條改革任務。

企業是創新的主體,是推動創新創造的生力軍。

要高標準建設國家實驗室

我們接連出臺了幾個重要改革方案,包括《關於深化中央財政科技計畫(專項、基金等)管理改革的方案》、《關於進一步完善中央財政科研專案資金管理等政策的若干意見》、《關於實行以增加知識價值為導向分配政策的若干意見》、《關於分類推進人才評價機制改革的指導意見》、《關於深化科技獎勵制度改革的方案》

第四,深度參與全球科技治理,貢獻中國智慧,著力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科學技術是世界性的、時代性的,發展科學技術必須具有全球視野。不拒眾流,方為江海。自主創新是開放環境下的創新,絕不能關起門來搞,而是要聚四海之氣、借八方之力。

要通過改革,改變以靜態評價結果給人才貼上“永久牌”標籤的做法,改變片面將論文、專利、資金數量作為人才評價標準的做法,不能讓繁文縟節把科學家的手腳捆死了,不能讓無窮的報表和審批把科學家的精力耽誤了!

註四

US Named Top Global Tech Innovation Leader, China in second spot: KPMG report

28 March 2018

Shanghai, Tokyo, London, New York seen as leading tech hubs outside Silicon Valley/San Francisco; Significantly more startups adding jobs after 2018.

The US has been named the most promising market for innovation and technology breakthroughs that have global impact for the second year, with China following, both seen as leading regions of innovation and disruption, according to KPMG’s 2018 Global Technology Innovation Report (PDF 3.57 MB).

In keeping the US on top, more than one-third (34 percent) of those surveyed named the US as the most promising market for tech breakthroughs compared to 26 percent in last year’s report. China remained second at 26 percent, and India ranked third at 13 percent, with the UK and Japan fourth. The report highlights key findings from a survey of nearly 800 technology industry leaders globally about technology innovation, leadership and market trends.

“Innovation from the US and China technology industries continue to drive economic value and this year’s survey underscores that point,” said Tim Zanni, Global and US Technology Sector Leader. “Just look at the investments the key platform companies are making in AI, IoT, robotics and other technologies that have great influence on the way business and consumers engage within our society.”

Zanni added that “globally, the US and China are in fierce competition for ideas, market leadership and economic power and the US market is attracting major China tech giants who know they must have a footprint in the US to maximize their growth.”

Geographically Diverse Leading Cities

Technology industry leaders were asked which three cities, in addition to Silicon Valley/San Francisco, will be the leading technology innovation hubs over the next 4 years. Unlike last year, when the US and China dominated the Top 10, this year’s Top 10 includes cities from the Americas, Asia, Europe and Israel.

1. Shanghai

2. Tokyo

3. London and New York

5. Beijing and Singapore

7. Seoul

8. Tel Aviv and Bangalore

10. Berlin

“Innovation has become decentralized globally with some cities making great progress while others still face macroeconomic and infrastructure challenges,” said Zanni. “Many factors affect a city’s perception as an innovation hub, including favorable government policies and incentives, accelerators, tech parks, corporate investment, state-of-the-art infrastructure and, in all cases, at least a few highly successful and wildly popular success stories.”

Revenue growth now top innovation measurement

Technology business leaders globally said revenue growth is the top metric to measure the success of tech innovation in their organizations, replacing patents, which fell out of the top three. Market share and return on investment were second and third.

https://www.inmediahk.net/node/1057352

姑息養奸 – 李碧華


這幾天騎呢男女鬧香江,神聖的法庭、嚴謹的機場安檢,其規矩和禁令都遭破壞,肇事者還囂張狡辯,惹來各界恥笑。

「唐氏綜合女」──唐琳玲勉強的英語和遺忘的母語;真假未分的職位和中鐵建電郵網站;令人疑惑的學歷和profile;強聘又即炒的大狀;"I come here to learn"抑或"I come here to earn"的法庭偷拍目的……果然夠「綜合」,在正常與非正常之間,對此強國女同胞人肉起底進行得怎麼樣?真是娛樂性豐富。

「特權Gel頭男」──回看整件醜事,馬逢國企圖以撻朵(辯稱「講過一下我自己係議員」)及識得最高層,向三名機場保安人員施壓,讓他把那支違反禁令的髮Gel帶上機,什麼重要之物?原來只是用剩卻捨不得棄置的極小量GATSBY,男人老狗,好cheap,大家不是歧視冇頭髮,只是歧視冇腦。那位保安主管,竟被垃圾會奴才「兇」到,罔顧全機安全放行,面臨紀律處分,間接受害。

恥笑還恥笑,兩事之性質,都是香港被大陸化,核心價值和法治精神受污染,始作俑者何君妖、689之流,是非不分未被處理,當局姑息養奸才後有來者。若此番仍不公正懲處,港人一定要團結控訴,以儆效尤。

http://s.nextmedia.com/apple_sub/a.php?i=20180528&sec_id=12187389&s=12187389&a=2040309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