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季流感病毒變異致疫苗失效 袁國勇:現行動只屬亡羊補牢

夏季流感高峰期,最近一周再有51人死於流感,死亡人數突破200人。港大微生物學系講座教授袁國勇及名譽助理教授龍振邦撰文指,今季流感由H3N2甲型流感病毒引起,並有一個小的抗原變異N121K,或導致過去兩年沿用的流感疫苗失效。

二人指,從去年7月到今年5月H3N2毒株出現變異的比率多於35%,可能是導致今次流感高峰的原因之一,估計流感高峰尚會維持最少兩周。

社區內累積相當數量的易感染個體,令今次高峰期爆發時多人感染。曾在2014/15年冬季流感高峰期感染過H3N2病毒的人,體內會出現天然抗體,「但事隔兩年半,天然抗體逐漸下降至極低水平而失去免疫力」,而流感疫苗效力只得半年,所以大部份去年曾接種疫苗的人會因抗體下降而成為易感染個體。而從未接觸過H3N2流感的3歲以下幼童亦屬易感染個體。

港府目前有1,600多萬劑特敏福,袁國勇及龍振邦建議政府將臨近過期批次的特敏福派發給65歲或以上的長者備用,每人派發14天份量,因有研究指連續8周每日服用一劑特敏福副作用小,但作為預防的效果並不差,不過腎病患者忌用。不過同樣的方法在兒童身上並不實際,因特敏福的副作用較易在兒童身上出現。防止兒童感染只能從保持衛生入手。

因季節性流感高峰期幾乎年年出現,袁國勇及龍振邦表示「如每年一次的危機也未能應對得宜,他日出現流感大流行,市民又豈能相信港府有足夠能力應付之?」又指港府若現時行動都只屬亡羊補牢,呼籲當局汲取多年來的教訓,在策略及資源上作出重大改變以免再重蹈覆轍。

http://news.memehk.com/posts/18371

隔牆有耳:長毛明讚暗踩高佬賢


長毛噚日以「大嶼山機場航道關注組」代表身份,再次現身立法會公聽會。何建忠攝

被取消議員資格的社民連長毛梁國雄,噚日以「大嶼山機場航道關注組」代表身份,再次現身立法會公聽會,就政府建議於大嶼山北面設立新主要航道發表意見,會上長毛鬧政府更改航道,一定會對海洋生態帶來影響,亦會影響漁民謀生,批評政府係「大石砸死蟹」,認為政府推行建議時諮詢不足,根本係畀一啖蜜糖你食,跟住畀你食砒霜。
八方以為建制派未必認同長毛咁講,點知民建聯漁農界議員何俊賢會上發言,一樣講明會投反對票,又話好不滿政府未有回應漁民訴求,要求政府交代除設立新航道外,仲有冇其他的措施。長毛會後讚何俊賢會上表現「非常英勇」,不過長毛嘅讚明顯有骨,話對方冇講明係咪成個民建聯都投反對票,得佢何俊賢一個嘅話有乜用,政府淨係DQ民主派議員都4個啦,話何俊賢所謂反對有啲偽善。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22/20097861

蘋論:一地兩檢 呃鬼食豆腐兼大石砸死蟹


盛傳港府已與北京就高鐵一地兩檢方案達成協議,下周二交行政會議通過後就會公佈。中共近兩日全面動員親共媒體、政客造勢,一是宣傳「高鐵一地兩檢是經濟、民生重大項目」,企圖阻止民主派議員拉布;二是宣傳「租界」方案好過「割地」方案,企圖分化溫和派與激進派;三是宣傳「租界」方案有違《基本法》問題可由全國人大另頒規定解決,企圖擺出依法治港姿態。這就是林鄭月娥希望立法會將政治和民生分開處理的原意?這就是全國人大可把所有不合法行為解釋成合法的本意?這何異於呃鬼食豆腐兼大石砸死蟹!

人大釋法打擊法治信心高鐵是經濟、民生項目不假,但其在香港的經濟效益成疑之外,高鐵的一地兩檢更是徹頭徹尾的政治、法治項目。中共、港府如果以為混淆高鐵與一地兩檢這兩個概念,就可以誤導市民、阻止民主派議員抗爭,未免太過自欺欺人。市民更應質疑,如此大話想掩蓋的政治目的究竟是甚麼?議員更應響應林鄭分開處理政治和民生問題的呼籲,認認真真為市民把好政治關。
無論是「割地」方案,還是「租界」方案,一地兩檢的核心問題都在於,由中國執法人員在香港境內執行中國法規有違《基本法》。如果藉由全國人大常委會釋法,確定高鐵西九總站的中國口岸區不適用香港法律與《基本法》,貌似解決了一地兩檢的憲制問題,但既未能減輕市民對中國跨境執法的疑慮,更增加市民對北京和港府隨時隨意釋法的疑慮,打擊市民的法治信心。
銅鑼灣書店五人被失蹤、肖建華被失蹤,中國跨境執法、跨境犯法已令港人失去免於恐懼的自由。在香港境內再劃出一個由中國執法人員全面執行中國法律的口岸「租界」,還包括高鐵月台、車廂,不只縮小了香港法律實施的空間,也擴大了港人觸犯中國法律的空間。
有學者提醒港府,應參照香港特區《駐軍法》第20條,確保中國執法人員在香港的行為需要遵守香港法律及香港法院管轄。《駐軍法》規定:「香港駐軍人員非執行職務的行為,侵犯香港居民、香港駐軍以外的其他人的人身權、財產權以及其他違反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構成犯罪的案件,由香港特別行政區法院以及有關的執法機關管轄。」

口岸區內外執法打龍通然而,港人最擔心的正正是中國執法人員跨境拉人(名為執法、實為綁架)、恐嚇等「執行職務的行為」,最擔心的正正是口岸區的「合法」執法與口岸外的非法「執法」的打龍通。
如果中共在香港設立的口岸「租界」,純粹是為了服務高鐵通車,為甚麼不接納CIQ模式,即讓執法人員的權責只限於清關(Customs Clearance)、出入境(Immigration)、檢驗檢疫(Quarantine),而要全面執行中國的法律,包括可拘捕通緝犯等?
因此,把中國口岸「租界」比為領事館,同樣不能消除港人的政治恐懼、人身安全恐懼。港人從來不用擔心美、英駐港總領事館會挾持港人進入其中,執行美國、英國法律,但豈能不擔心由於參與紀念六四、悼念劉曉波等政治活動,甚至只因與中國商人有經濟糾紛被起訴被陷害,而被挾持進入港府不會高度設防的中國口岸「租界」,跟着不用搭洗頭艇而是搭高鐵就被送去中國。
林鄭月娥就職三個星期,以緩和行政立法關係的承諾,就輕輕鬆鬆地獲得民主派在增加教育撥款等方面的支持,但在DQ民選議員、一地兩檢事件上,就維持了個人的好打得風格和梁振英的語言偽術,還要表示失望,兼且唱政治、民生應分開的高調。港人善良且善忘,但港府呃得一時呃不了一世;港府搬大石會砸死蟹,但最終也會砸自己腳。
周一至周六刊出

李平

http://hk.apple.nextmedia.com/news/art/20170722/20097979

【維港外望】黎智英賣《壹周刊》 非戰之罪?

自由亞洲

壹傳媒集團作價五億港元,要賣香港與台灣《壹周刊》,被人質疑只屬「檯面人物」,曾營辦《都市日報》的香港商人黃浩,香港與台灣關心傳媒與新聞自由的朋友感到震驚;究竟《壹周刊》為何落得如斯田地?為何黎智英要收這五億,而不是直接把無法經營的雜誌關閉呢?

曾多年在《壹周刊》任職,至今仍是香港《壹周刊》的專欄作家李兆富指出,《壹周刊》落後於時代,已經不是一年半載的事情,而是將近十年的衰退;風光時期《壹周刊》,可以每星期主導香港該星期的輿論,然而今日是「即時新聞」的年代,《壹周刊》面臨與其他即時報導爭相發掘故事,在資訊爆炸年代,陷於絕對劣勢;由於有太多新聞發生,因此以往可能一單新聞可以討論一星期,如今卻做完專題時已經沒人再加以討論。加上智能電話興起,今日連老人家也一人一機,更重要的是政治原因,有很多免費報紙與網站,基本上不是為了賺錢,傳媒變成鬥燒銀紙,而不再是一盤可以經營的生意。

賣《壹周刊》當然令人傷感,但如果真的能夠成交,那麼能夠好好把這些錢用在《蘋果日報》的轉型方面,還是可「以空間換取時間」;但仍然有兩大問題,以《蘋果日報》的龐大架構,真的能夠轉型嗎?蘋果日報廣告被封殺,真的可以商業營運嗎?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vharbor/lktk1-07212017114605.html?encoding=traditional

【維港外望】 六民選議員被DQ 泛民哪有分裂的本錢

自由亞洲

再有四名立法會議員,被中共的粗暴釋法,加上政府以司法覆核,以此新的「解釋」去取消四個立法會議員的資格,很多投過他們一票的市民,都感到很憤怒,而早前已被取消資格的梁頌恆游蕙禎,也放開之前其支持者的爭議,一起去聲援這四位議員;今日中共的打壓,說明民主派沒有再分裂的空間,民主派不要再陷於之前的內鬥,而應仔細想想前路如何走,如何能抵抗中共更進一步的打壓。

然而問題的確令人震驚,是今次的判決結果,好似出乎多位議員及其支持者的意料,再回想之前他們一些支持者,或民主派內如民主黨的部份成員,竟然對梁游被DQ的打壓,居然指是他們自己一手造成,說明這些人都低估了中共打壓的決心,幻想自己「不是港獨」,就以為中共不會打壓,是自欺欺人;一如當年納粹黨分批打壓異見人士。

當中共針對本民前的梁天琦,大家沒有發聲,因為大家不支持港獨;當中共針對青年新政的梁頌恆、游蕙禎,大家沒有發聲,因為大家不支持本土派;當中共針對激進派與自決派,大家沒有發聲,因為大家不支持激進行動;當中共針對溫和民主派時,大家想發聲也沒有用了,因為其他人都全被中共收復了。

http://www.rfa.org/cantonese/commentaries/kl/vharbor/lktk2-07212017114613.html?encoding=traditional

陳文敏:劉曉波留給我們的疑問

評台

上星期是一段令人難過的日子。

劉曉波終於離開我們了。對他而言,多年的牢獄生涯終於可以解脫;對劉霞而言,多年的牽掛和身心的煎熬,心力交瘁,但前路會是怎樣?對世人而言,劉曉波給我們展示了一份崇高的人格和理想,他的離世,也給我們留下一連串的疑問!

劉曉波是中國目前唯一一位諾貝爾和平獎得主,但為什麼一位和平獎得主臨終仍要背負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他做了什麼罪大惡極的事要得到這樣一個罪名?劉曉波的前半生從事教研工作,專注於美學和文學評論。六四事件爆發,他放棄在美國哥倫比亞大學的訪問學人計劃,毅然回國支持學生,並懇求學生撤離廣場,不要平白犧牲性命,他亦因此被判囚於秦城監獄兩年。其後他草擬《零八憲章》,提出保障在中國憲法下已受保障的權利,促請政府走向民主選舉,並建議以聯邦制和平解決台灣問題。他沒有質疑中央政府的權力,亦沒反對共產黨的領導,更加沒有鼓吹任何行為推翻現政權。他只是一介書生,一個憂時傷國的知識分子,為什麼這些書生言論會構成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怎煽動?怎樣顛覆?是否提出和當權者不同的意見就是煽動顛覆,知識分子憑良心說實話就是顛覆國家?

第二十三條立法,是否就是要訂立這種煽動顛覆分裂國家政權的罪名?過往三十年,中國在經濟發展方面取得巨大成果,習近平主席在回歸二十年時亦提醒港人要發展經濟,但為何發展經濟和尊重民主人權不能同時並重?將劉曉波囚禁十一年和發展經濟有什麼關係?發展經濟是否就要出賣靈魂、放棄人性和忘掉良知和尊嚴?

還有,劉霞又犯了什麼罪,要遭多年軟禁?她只是嫁了一個愛國的丈夫,便因此失去了人身自由。中國已經是世界第二大經濟體,但為什麼她還是這樣懼怕——懼怕一個手無寸鐵的文弱書生、懼怕一個飽受煎熬的未亡人、懼怕一些真誠的言論?

請你告訴我,輕輕的告訴我,不要喧嘩!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19日),原文題為〈悼劉曉波〉,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9%99%b3%e6%96%87%e6%95%8f%ef%bc%9a%e5%8a%89%e6%9b%89%e6%b3%a2%e7%95%99%e7%b5%a6%e6%88%91%e5%80%91%e7%9a%84%e7%96%91%e5%95%8f/

鄭立:取消資格的原則問題

評台

最近再有4個議員被判取消議員資格,引起了公眾嘩然。特別是可能要追回所有的議員津貼和薪金,引致了很現實的財政問題,以及大量的議員助理失業。而他們如果申請破產,則不能再度參選,這部分無疑是吸引了大家的注意力。但是冰封三尺,非一日之寒,事情並不是突發的。

這不是單獨的事件,這是香港的制度與公民權利加速崩壞的過程的一部分。在上年的時候,已有梁天琦先生、陳浩天先生、陳國強先生、中出羊子先生、賴綺雯女士等人,因為其政治主張,被選舉主任禁止參選。根據《基本法》第26條,「香港特別行政區永久性居民依法享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上年取消參選資格一事,已經無視了基本法對香港永久居民權利的保障。

基本法信用 一去不返

作為憲制文件,它原本的功能,應該是約束公權力、保障公民權利。但在以上人等因為其政治主張而導致了參選權被剝奪時,基本法保障公民權利的能力,已客觀上失去效果。在這件事發生之前,公眾可以假定,香港任何人持有任何政治主張,皆可參選。這件事標誌着「香港只有部分人有參選權」的事實。基本法的信用,在這點後已經一去不返。

青政事件改變議員授權基礎

有人的參選權出問題已是明顯的警號;但可能會有人認為,這只是個別例子,政府應該不敢動當選之後的議員。結果去到青年新政兩名議員宣誓後,人大釋法,導致兩人被取消議員資格。選舉的意義,在於議員的權力,是源自人民選票的授權,因為受這麼多人的支持才會能成為民意的代表去進行立法。

先釋法再用宣誓的技術理由去把這些票數否定,本身就是把議員的權力來源從「人民的支持」改為解釋成「行政機構手續上的認可」,也就是直接否定了選票的神聖,而把行政機構的決定凌駕其上。青年新政兩議員的事件,其實就是改變了議員授權的基礎。

這個基礎改變,就會引致骨牌式的效應。今天再有4個議員被取消資格,基本上是可預期的結果。但這並不是突發的事件,而是從上年延續到今天一直在發生的,而且在可望的將來,可能是未來10年,香港的制度都只會持續地崩壞,因為有一股力量正在持續刻意地破壞香港的制度。故此它並不能看成一次獨立的事件,更不應該分割開來看。

但真正的問題並不在於那力量的存在,反而是受害者之間不願意看整個局勢,例如說今次取消資格的議員,而無視了之前被取消資格的議員,以及被妨礙參選的立法會參選人。在說有多少選票不被尊重時,只看到現在10多萬票,而沒有包括之前的幾萬票。這些多重標準或者有意無意的無視,實際上都是被分而治之、各個擊破。

實際上,只要原則一致,從梁天琦失去參選權,去到今天四議員被取消資格,再去到未來更多的可望的惡事發生,我們的立場應該都沒變,因為這些原因都在於政府侵犯了法治、基本法不保障公民權利反而變成政府對付市民的利器,以及香港的選舉欠缺民主精神。

因為政見不同,而選擇在異見者受害時不堅持原則,而對之前的事情沉默甚至落井下石,最終在自己也成為受害者時自然會四面楚歌,因為當你縱容政府取消前面的人的資格時,已經同時令公眾接受和習慣了這行為,衝擊也會被減少。對市民而言,如果能取消這些人的資格,為何又不能取消另一些人呢?

作者是企業家

原文載於《明報》觀點版(2017年7月22日)

http://www.pentoy.hk/%e9%84%ad%e7%ab%8b%ef%bc%9a%e5%8f%96%e6%b6%88%e8%b3%87%e6%a0%bc%e7%9a%84%e5%8e%9f%e5%89%87%e5%95%8f%e9%a1%8c/

梁家傑:沒有永恆的帝國

評台

劉曉波先生哲人其萎,成為歷來第二位被囚致死的諾貝爾和平獎得主。

遭逢同一厄運的第一人,是在納粹德國以提倡自由主義、和平主義和反法西斯的記者兼作家卡爾·馮·奧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他於1935年獲頒諾貝爾和平獎 ,當時的納粹當局拒絕讓他本人前往挪威領獎,希特勒甚至頒布禁令,禁止德國人領諾貝爾獎,認為和平獎頒給奧西茨基是一種恥辱,1938年奧西茨基因肺結核加上不堪集中營折磨,在柏林的一間醫院中病逝。

中共政府將劉曉波先生的遺體匆匆火化海葬,還安排他的胞兄在記者會多次感謝黨和政府對劉家的人文關懷,令人齒冷,盡顯中共是一部為保自己權力不顧一切的無情無義機器,獨裁威權泯滅人性,殘害忠良,無底線可言。

曉波先生離世後,有良知的人都有義務為其遺孀劉霞發聲,爭取長期被株連軟禁的她重獲自由。在國際間這股民間聲音愈響亮,向選票問責的政客愈要避忌為經濟利益而對中共政權低頭哈腰。

劉曉波夫婦被迫害一事舉世矚目,加深了中共領導人在國際社會的不仁形象。但這個不仁不義的政權恐怕還要待一些時間。前仆後繼推動民主、法治和人權的知識分子,要準備經歷一段運動低潮期。在前線犯險或隔岸支援的人只能持久地秉持一個信念,正如劉曉波先生2008年被中共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名拘捕前說:「很多事只要是你自己認定的東西,你就應該持有一種樂觀的態度,而這個樂觀倒不是因為你能看到將來多長時間這個事情會有一個結果,而是因為我認為我做這個事情是對的,我這樣做,我的人生很充實,我的良心能夠得到安頓。」

以史為鑑,捷克1968年的民主化運動「布拉格之春」受到鎮壓,但追求民主的人民意志一直沒有熄滅,直至1989年揭竿起義,和平方式的「天鵝絨革命」令共產政權垮台。威權政治倒台,可以是彈指之間,但在發生前,必先捱過消磨意志的漫長歲月。這段歲月,不是只有沉默等待,而是要保持不認命、不屈服、不忘初衷的心志不移,守護普世價值,熟讀歷史,了解其軌迹。只要民間力量自強不息,便可隨時就緒回應時代的呼喚,迎接變天的日子降臨。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0日)

http://www.pentoy.hk/%e6%a2%81%e5%ae%b6%e5%82%91%ef%bc%9a%e6%b2%92%e6%9c%89%e6%b0%b8%e6%81%86%e7%9a%84%e5%b8%9d%e5%9c%8b/

吳志森:議員DQ最壞情况還未到來

壞消息接踵而至。繼梁游被褫奪立法會議員資格後,再有四位民主派立法會議員被DQ。

特區政府強行用司法手段剝奪民意代表議席,立法會生態平衡頓時歪變。泛民馬上失去了關鍵少數,可幸建制議席也未達三分二,故包括政制改革在內的重大議案,政府暫時未能為所欲為。

立法會功能組別議席建制派佔優,分區直選議席泛民超過一半,是長期以來的政治生態平衡。四位議員被DQ後,政治平衡立即打破,功能組別和分區直選,兩個組別都是建制過半。以往由議員提出的私人議案,會在分組點票中被否決,今後,至少在立法會補選前,議案都會在分組點票中順利通過。

修改立法會議事規則,需要分組點票,在補選前的真空期,建制議員可以肆意大幅修改。點人數、響鐘、發言時間等等泛民拉布手段,將會武功全廢,立法會僅存的監察功能將大為削弱。今後,撥款、法例、議案,無論如何荒謬離譜,將會順利通過。

或許有人會說,搞到今天如斯局面,難道泛民不需負丁點責任嗎?為何要在宣誓時「玩嘢」,要宣示政治主張,不應入到立法會坐穩議席才做嗎?

這種指摘表面看似有理,但必須指出的是,起碼剛被DQ的四位議員的宣誓方式,以往幾屆立法會出現過,而且都相安無事,順利過關。更重要的是,這四位議員,都獲得批准重新宣誓,也得到當屆立法會主席同意,並認可有效。

議員宣誓在先,人大釋法在後,無遠弗屆的追溯力,更違反香港百年以來行之有效的普通法精神。龍門任擺,遊戲規則任改,經選舉產生、代表選民意願的議員資格任意被褫奪,先例已開,後患無窮。

更恐怖的是,最壞情况還未到來。

林鄭說特區政府未有打算再入稟DQ議員,但並不表示將來再沒有議員被剝奪資格,因為DQ議員這極具爭議的「污糟工」,早已「外判」到民間。

再有兩位議員朱凱廸和鄭松泰被司法覆核,入稟DQ的,是一位香港普通市民。更有報道稱,在宣誓中「加料」的另外六位泛民議員,都身處高危狀態,政府不需出手,由市民入稟,也會隨時中招。

我們對最壞的情况,有沒有足夠心理準備?

原文載於《明報》時代版(2017年7月21日),原文題為〈最壞情况還未到來〉,現題為評台編輯擬

http://www.pentoy.hk/%e5%90%b3%e5%bf%97%e6%a3%ae%ef%bc%9a%e8%ad%b0%e5%93%a1dq%e6%9c%80%e5%a3%9e%e6%83%85%e5%86%b5%e9%82%84%e6%9c%aa%e5%88%b0%e4%be%86/

馮敬恩已經成為最好的老師

立場新聞



【文:許澤霖(一個相當關注社會的中學生)】

最近前香港大學學生會會長馮敬恩強闖校董室一事要有定案他需要面臨牢獄之災之餘還要付出一生前途留下案底而不能完成他當上中學老師的夢想。

但在我眼中他已成為最好的老師他用自己的身體、自己的夢想丶自己的人生維護香港大學的傳統用最壯烈的方式抵抗極權的打壓他以行動展示了何秀煌《讀書人的責任和品德》中所指讀書人在政治黑暗代表群眾為公義發聲的形象。

反觀香港仍有老師摸不清為師的道路DQ6位民選議員後仍對36億撥款大呼小叫對民主派議員打出「票債票償」的口號要求盡快通過36億撥款難道為師者眼中窮金乎忘記了師說所曰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的宗旨還是失去是非之心不懂分衡輕重嗎?

老師為人民公義而被權貴逼迫古今中外皆有之明朝左光斗丶清末康有為均受當權者迫害前者徒弟史可法為民血戰壯烈殉國後者之徒梁啓超投身革命帶中華人民走向共和今以馮敬恩為師以行動換取學生公民覺醒揭竿起義維護香港核心價值拒絕強權侵佔所以在我眼中馮敬恩已經成為最好的老師了。

http://thestandnews.com/politics/%E9%A6%AE%E6%95%AC%E6%81%A9%E5%B7%B2%E7%B6%93%E6%88%90%E7%82%BA%E6%9C%80%E5%A5%BD%E7%9A%84%E8%80%81%E5%B8%AB/